“话虽如此,但我们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况且他是乔总身边的人,没有证据的话恐怕……”

  对方并没有直接把话说完,但什么意思却是不而喻。

  陆子熠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低声道:“这件事情务必要保密,不可以告诉别人。”

  “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守口如瓶。”对方爽快承诺。

  大家都是明白人,在没有得到准确证据的时候,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从医院体检完之后,风翊寒就送乔安好去了公司。

  “谢谢你啊寒哥哥,那么忙还被我叫过来帮忙,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

  乔安好笑着道,她是打从心眼里把风翊寒当成了哥哥。

  “客气了,你是我妹妹,陪你去胎检是应该的。”风翊寒挥了挥手。

  “那我先上去了。”

  两人简单说了几句后,乔安好就转身进了公司。

  看到她离去的身影,风翊寒脸上的笑容瞬间被其收敛。

  不知道为何,每次见到乔安好,他内心都百感交集,相当的复杂。

  风翊寒逐渐陷入了沉思,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视线中早就已经没有了乔安好的影子……

  乔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乔安好刚到门口,就发现办公室里有人,而且那个人正是陆子熠。

  看到陆子熠的那一瞬间,乔安好内心很是欣喜,但一想到他没有陪自己去胎检,小脸顿时怂拉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

  她故意冷着脸进了办公室,说话期间都没正眼看陆子熠一眼。

  见她来了,陆子熠淡淡的扫向了她,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风翊寒送的你。”

  这句话不是反问句,而是陈述句。

  很显然风翊寒送乔安好的画面,正好被陆子熠看到了。

  虽然自己没有做任何的亏心事,可当听到陆子熠提起风翊寒时,乔安好竟是觉得莫名的心虚。

  “咳咳!”她轻咳了几声,“他不但送我回来,还陪我胎检了。”

  “你这个哥哥还真是好哥哥啊!”

  陆子熠一改以往的低沉,着重强调了好哥哥这三个字,显然在隐忍着醋意。

  “我也觉得风翊寒这个哥哥做得挺好的。”乔安好顺着接了下去。

  她不是不知道陆子熠是什么意思,就是想故意的刺激刺激他。

  必须要让陆子熠知道,她乔安好身边不缺男人对她好。

  “……”回应她的是沉默。

  某人阴沉着脸,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让人难以接近。

  即便如此,乔安好也没有松口。

  她就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到了办公桌前,开始旁若无人的工作。

  原本还以为陆子熠能撑个个把小时,没想到刚过十几分钟,他就妥协了。

  “以后没事离风翊寒远点,否则又会有绯闻缠着你。”

  富有磁性的声音听着没有半分异样,然而他的余光却紧盯着她,生怕乔安好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乔安好头也不回的道:“不会有什么绯闻的,你放心。”

  “你传出来的绯闻还少么,不是祈书羽就是万阳,再这样下去,你的名声怎么也洗不白了。”

  陆子熠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显然完全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似是没想到陆子熠会说的这么直白,乔安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认真的直视着他。

  “我的绯闻不少,你的绯闻也不少,不是叶子沫就是穆子涵,你怎么不为你自己考虑考虑?”

  乔安好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如果真要谈谁的绯闻多的话,那不用说也是陆子熠。

  没等陆子熠开口,乔安好接着又道:“你的绯闻打算怎么处理?”

  看似云淡风轻的问话,可实际上乔安好心里却很在意。

  叶子沫那边已经无所谓了,她能够感觉得到,陆子熠对叶子沫腻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穆子涵,尤其现在是穆子涵最低谷的时候,乔安好真的很害怕陆子熠会同情她。

  “我没有绯闻,我现在唯一的绯闻就是跟你。”陆子熠低声道。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却不容置疑。

  这句话算是给乔安好吃了一颗定心丸,心里莫名安了下来。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自己是陆子熠唯一的绯闻。

  “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二人默契的朝着门口看去,只见沈凌拿着一堆文件夹走了进来。

  在看到沈凌的时候,陆子熠的神情明显有了变化,寒眸也微微眯起。

  “找我有什么事儿?”乔安好开口。

  沈凌走到了她跟前,先是看了陆子熠一眼,紧接着方才看向了乔安好。

  明白了沈凌的意思后,乔安好又道:“有什么你就直说吧。”

  “嗯。”沈凌点了点头,“这些东西是在公司门口发现的,不知道是谁给的,其中有很多都是现任市-长的罪状。”

  “哦?你确定?”

  乔安好瞬间有些欣喜,如果这些资料上的信息都是真的,那离她胜诉就又进了一步。

  沈凌迟疑了一会儿,抿唇道:“上面是这样写的,至于是真是假还没有核查过,我们也没办法调查。”

  毕竟他们的权力太小了,没有办法查过高的人物。

  “嗯,那就先去调查一下监控,看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乔安好点了点头。

  既然没有办法知道这些是真是假,那就只能先找到送资料的人。

  如果这些资料都是真的,那很明显对方是在帮她,如果资料是假的,那……

  那个人一定就是陷害她爸爸的人!

  乔安好心里已经有了想法,接着又道:“我们公司的摄像头一直都是好的,沈凌你抓紧去调查,绝对要查到送资料的人。”

  “你放心吧二小姐,我会查到的。”沈凌点头应声。

  “对了,我还有件事情要交给你,这个是律师的……”

  “这件事情我帮你解决,你下去吧。”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陆子熠就打断了她,直接挥手让沈凌下去。

  沈凌有些狐疑,在原地愣了片刻,最终也只能出去了。

  他走了以后,乔安好这才皱眉道:“什么情况?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