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能打人呢?我们总裁哪里得罪你了?”

  秘书最先反应过来,直接冲到了乔安好前面,生怕穆子涵的妈妈再打她。

  因为现在是休息时间,有些员工路过,就直接在不远处看热闹了。

  乔安好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经冷笑一声道:“你之所以拉我出来,就是想让我在他们面前出丑。”

  “那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吗?”穆子涵妈妈冷冷的看着她。

  “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该动手打人。”乔安好淡淡的道。

  她真的是太镇定了,完全不像是刚刚被打过的人。

  好似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她的气场依旧相当强大,没有任何的惧意。

  “你害得我女儿自杀,害得我永远都见不到她,你说我该不该打你!”

  穆子涵的妈妈忽然激动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尖锐,到最后眸中溢满了眼泪。

  听到她说的这些,乔安好也有些愣住了,“你说什么?穆子涵自杀了?”

  “你这恶毒的贱女人,你巴不得我女儿死了是不是?那可真是要让你失望了,她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穆子涵妈妈现在情绪很偏激,把穆子涵自杀怪到了乔安好头上。

  原本乔安好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听到穆子涵妈妈的话后,这才稍微落了一点。

  “我警告你,离陆子熠远一点,他是我女儿最后的救命稻草,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把他抢走。”

  没等乔安好说话,穆子涵妈妈便又再度开了口,话音刚落便准备离开。

  很显然,她今天过来就是命令乔安好的,命令她离开陆子熠。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好了情绪后,这才大声道:“我想有件事情你搞错了。”

  “什么事?”穆子涵妈妈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她。

  “陆子熠不是谁的专属东西,想要跟谁在一起是他的自由,我没有办法把他让给谁。”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接着又道:“穆子涵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她出事,可也不能把他出事的原因怪到我头上,所以……”

  “你必须要跟我道歉!”

  对于穆子涵的遭遇,她确实很同情。

  但是一码归一码,穆子涵妈妈来到她的公司当众打人就是不对。

  “呵!我恨不得直接杀了你,你竟然还敢让我跟你道歉?简直就是做梦!”

  穆子涵妈妈咬牙切齿的道,嘴脸已经扭曲到了可怕的地步。

  乔安好没有急着说话,反而是不紧不慢的走到了穆子涵妈妈跟前。

  可能因为她比较高,看着穆子涵妈妈就像是大人看着小朋友,完全是居高临下的姿态。

  “首先,我没有让你女儿自杀,她的手受伤了也不是我搞的,你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把责任怪到我头上。”

  “其次,你女儿和陆子熠的事情过去好多年了,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而我跟陆子熠才是现在。”

  “我们好几年的夫妻,刚离婚过,但又复婚了,所以我没有抢你女儿的男人,你女儿才是第三者。”

  乔安好一口气说了很多,完全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她之前没有底气说这些,是因为不懂陆子熠的心,不知道他爱的到底是谁。

  既然他已经明确了,那她绝对不后退。

  “你这个贱女人,你竟然敢骂我女儿是第三者,我要打死你,我……”

  穆子涵妈妈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踩着高跟鞋快速朝乔安好过来,举起手就准备打她。

  旁边的那些人都被吓到了,都以为乔安好又会被打。

  然而巴掌声迟迟没有传来,乔安好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

  她冷冷的直视着穆子涵妈妈,一字一字的道:“简直就是个泼妇!”

  “什么?你,你竟然敢骂我?你……”

  “如果你不是我长辈,我现在肯定会狠狠的扇你几个耳光,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没等穆子涵妈妈把话说完,乔安好就冷漠的打断了她。

  周围的人都震惊了,此刻的乔安好好像是天地之间的主宰,没有任何人的气场能够高过她。

  穆子涵妈妈也愣住了,看着乔安好的眼神竟然有些许的恐惧。

  “你还愣着做什么,送阿姨回去。”

  乔安好甩开了穆子涵妈妈的手,紧接着看向了秘书。

  秘书已经完全被吓得呆住了,直到听到乔安好的声音,方才回过了神,赶紧点了点头。

  清冷的目光缓缓扫视了一下人群,那些围观的员工纷纷低下了头,赶紧离开了。

  乔安好回到了办公室,脸上的疼火辣辣的袭来,疼得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其实她的脸一直都很疼,只不过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冷漠一点,她全程都装作不在意。

  “你没事吧?刚刚我不在,否则我一定会帮你拦住她。”

  门外传来了沈凌的声音,看他那样应该是听到消息急急忙忙赶来的。

  闻,乔安好撇了他一眼,“公司这些人的嘴可真长,我刚到办公室,你就知道这件事了。”

  “我问你的脸疼不疼,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转移话题?”

  沈凌一脸的严肃,完全不像以往那样,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乔安好的哥哥。

  见他是真的生气了,乔安好这才认真的道:“我不是转移话题,只是不太想提这件事情,我的脸也不疼了。”

  “别人打你为什么不知道打回去?我认识的乔安好,可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

  沈凌开门进来,径直走到了乔安好跟前,视线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听他这么一说,乔安好忽然翻了翻白眼,“怎么说也是长辈,不可能打回去。”

  如果这次来找出的人是叶子沫,那她不但会打回去,而且会还好几下。

  可对方毕竟是穆子涵的妈妈,她真心把穆子涵当成朋友,不想这么做。

  “你的脸已经肿了,我给你……”

  “我老婆我来照顾,不麻烦你。”

  沈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

  似是没想到陆子熠会过来,乔安好有些诧异,“你怎么突然过来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