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就过来找你了,没想到刚来就听说你被打了。”

  陆子熠径直走到了乔安好跟前,他伸手轻轻摸了摸她那红肿的脸,刚碰上乔安好就躲了一下。

  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她的脸真的很疼很疼,碰一下都疼。

  看到她这下意识的反应,陆子熠满眼心疼,俊脸也不禁沉了下来。

  “穆子涵那边我会去解决,不会再让她妈来找你麻烦。”

  这件事情只有他出面才能真正的摆平,否则穆子涵妈妈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乔安好。

  乔安好点了点头,“好,那就交给你了。”

  正好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穆子涵,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自从陆子熠来了之后,乔安好满脸都是他,完全忽略了在一旁的沈凌。

  沈凌苦涩的笑了笑,在那不为人知的眼底深处,有一抹忧伤在无声无息的徘徊着。

  “你的脸记得要冰敷一下,我去忙了。”

  沈凌不想再当电灯泡了,提醒完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沈凌离去的身影,乔安好皱眉道:“总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说不出来就对了,你不用懂。”

  陆子熠勾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把视线放到了他的身上。

  乔安好撇了撇嘴,“为什么不用懂?”

  “有些事情不知道才最好,你的脸还疼吗?”陆子熠转移了话题。

  可能是他的眼神太温柔了,乔安好忽然觉得自己好委屈,鼻子也酸酸的。

  她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的道:“疼。”

  是真的很疼。

  挨打的那一边,脸被灼烧的火辣辣的,麻麻的似是快要没有知觉了。

  “我给你冰敷一下。”

  陆子熠摸了摸她的头,寒眸深处的心疼和自责根本隐藏不住。

  女人之间的战-争大部分都是因为男人,因为他,乔安好真的经历太多大战了。

  “穆子涵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她妈妈说她自杀了。”乔安好忽然开了口。

  她是真的很担心穆子涵,也好害怕穆子涵会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陆子熠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还是做着自己的事情。

  他拿了一条毛巾过来给乔安好敷脸,沉默不语,逃避这个话题。

  “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陆子熠越是不说话,乔安好心里就更是五味杂陈,什么样的感觉都有。

  可能是她追问的太紧了,陆子熠这才认真的看着她,“撞墙自杀,幸好被护士及时发现拦住,没有大碍。”

  “你去看过她了吗?她现在的情绪会不会很激动?如果在这个时候说一些刺激她的话,恐怕她会承受不了。”

  她真的好想亲自过去探望穆子涵,可她知道人家不想见她。

  不但如此,她的到来只会加快穆子涵的病情,只会让穆子涵更加接受不了现在的自己。

  陆子熠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穆子涵那边我照常过去探望,什么都不说。”

  “嗯,那就好。”

  “不过她妈妈那边我必须要说清楚,我绝对不会让她再来找你麻烦。”

  这句话他已经说第二遍了,很显然陆子熠真的放在了心上。

  今天穆子涵妈妈让乔安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丑,陆子熠心里也很内疚。

  他甚至都能想象得到,那个时候的乔安好该有多么的委屈。

  “确实不能再来找我麻烦了,要不然打又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我会憋死的。”

  乔安好开玩笑的道,显然不想让陆子熠有太大的压力。

  现在的陆子熠被她们夹在了中间,左右为难,不管怎样做都不对。

  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能够理解他,也希望他也能够多为她考虑。

  “陆子熠,如果穆子涵还要自杀怎么办?她……”

  “嗡嗡——”

  乔安好的话还没说完,陆子熠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挂电话,可在看到来电显示时,只能赶紧接通了。

  “你姐姐又怎么了?”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见陆子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到他这样,乔安好也紧张了起来。

  “穆子涵怎么了?”她紧张的道。

  陆子熠薄唇微抿,“她喝药自杀了,现在正在抢救。”

  “什么!”

  乔安好瞪大了眼睛,心脏狠狠的揪了起来。

  来不及多想,她起身就往外面跑,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了。

  二人急急忙忙去了医院,一路上都是沉默没有语,神情都很凝重。

  乔安好沉重地闭上了眼睛,她一直以为穆子涵第一次自杀只是闹闹小性子,可她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穆子涵是真的不想面对现实,是真的想彻底的远离这个世界。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陆子熠真的是穆子涵唯一的救命稻草,那……

  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子涵她经历了很多,一定不会有事的。”

  忽然,有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无形之中给了乔安好好多力量。

  她点了点头,有气无力的道:“现在只能这样祈祷了。”

  只要穆子涵能够平安无事,什么都可以商量,她现在只希望他好好的活着。

  二人到了医院,夏薇薇也来了,站在穆尘旁边陪着她。

  看到他们来了,穆尘快速过来,忽然在乔安好面前跪了下来。

  “穆尘!”

  “穆尘!你做什么!”

  大家都被他的举动吓到了,显然都不知道穆尘想要做什么。

  尤其是乔安好,更是呆呆的看着他,大脑一片空白。

  “我求求求你演戏一下好吗?你先假装把子熠让给我姐姐好吗?我真的要疯了,我真的好害怕我姐姐出事。”

  穆尘哭了,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

  虽然知道他这样道德绑架很不好,可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躺在手术室的人是他的姐姐,他真的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他姐姐再一次自杀。

  乔安好红了眼眶,早在来医院的路上,她的内心就已经开始剧烈的挣扎了。

  如今听到穆尘的话,她不想在挣扎,不想再拒绝。

  “好,我答应你,陪你们演戏。”

  “乔安好,你……”陆子熠开口,显然没想到她会掺和进来。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