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来陪陪她。”

  风翊寒上了车,乔安好熟睡期间,他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眼睛从未离开过她的脸。

  不知过了多久,乔安好终于醒了。

  在看到风翊寒的那一瞬间,她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闭上眼睛又再次睁开。

  “不要以为自己在做梦,我是真的。”

  风翊寒宠溺的笑了笑,他伸手拉着她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道:“有温度,我是个大活人。”

  “不好意思啊寒哥哥,我没以为你会在这里。”乔安好收回了手,有些小小的尴尬。

  本来是夏薇薇在这里陪着她的,忽然间变成了风翊寒,她是真的吓到了。

  “微微跟我说你现在很不好,所以让我过来看看你。”

  风翊寒脸上的笑容缓缓被其收敛,取而代之的则是心疼和自责。

  他盯着她看了片刻,没等乔安好开口,便又接着道:“离开临城吧。”

  既然这个地方不适合她,那再留下来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管是陆子熠还是穆子涵,都让乔安好很是为难,如此一来,只有离开才是对她最好的解脱。

  乔安好摇了摇头:“临城是我的家,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现在不想离开。”

  她以前不是没想过要走,可那时候是因为她太绝望了。

  现在知道了陆子熠爱的是她,她根本就没有任何要走的渴望。

  现在最让她为难的就是穆子涵,如果只有让陆子熠跟穆子涵在一起,才能让那女人不继续自杀,那……

  她到底该怎么选择?

  “不要再傻了,只要有亲人的地方,哪里都会是家。”

  风翊寒拍了拍她的肩膀,“等把你爸爸救出来,我们带着你父母和我父母一起离开,去国外哪里都好。”

  只要不是在这个让人伤心的地方,去哪里都已经无所谓了。

  乔安好低头沉思,好长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

  车内的气息异常的沉闷,空气中也隐隐约约流动着苦涩的气味。

  不知过了多久,乔安好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最后我离开陆子熠了,那我就跟你一起离开。”

  “好,不管你什么时候想走,我都会陪你一起。”风翊寒爽快的点了点头。

  他巴不得乔安好现在就跟他离开,罢不得乔安好永远开心快乐。

  “我还是想知道穆子涵的消息,所以我们暂时先别回去。”

  她想看穆子涵一眼,只有亲眼确定平安无事了,她心里才能够真的放心。

  可她的手机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静,很显然手术还没有结束。

  也许是因为怀孕太累了,乔安好等着等着就等睡着了。

  看着她熟睡的容颜,风翊寒唇角微微上扬,忽然伸手触碰了一下她的脸,怕她醒了又赶紧松开。

  就这样反复着,他对她的脸莫名有一种上瘾,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真的很光滑,总想多停留一下。

  “她是我的女人,你想做什么?”

  就在风翊寒沉浸在她的容颜中时,一道微怒低沉的声音忽然传来。

  闻,风翊寒赶紧收回了手,他抬头看着陆子熠,眼神略有些闪躲。

  “她是你的女人,但她也是我的妹妹,这样有何不可?”

  风翊寒的解释略微有些牵强,几乎是个男人都不会接受。

  “妹妹?”

  陆子熠忽然冷笑一声,“我没有见过哪个哥哥是这样对待妹妹的,敢动心却不敢承认,还真是风总的作风。”

  “我只是把他当成我的妹妹,你不知道就不要瞎说。”

  可能是心思被人猜透了,风翊寒有瞬间的慌张,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还是被陆子熠察觉到了。

  陆子熠冷笑一声,冷漠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

  他着重强调了血缘关系这几个字,显然是在提醒风翊寒。

  有时候,心动了就是心动了。

  即便用再多的理由来提醒自己,也始终掩盖不了动心的事实。

  男人都是很了解男人的,尤其像陆子熠这样聪明的男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风翊寒的真正心思。

  “那又怎么样?你没必要吃我的醋,我也不可能会喜欢她。”

  风翊寒到现在还在辩解,怎么都不承认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乔安好了。

  他不是不想承认,而是不敢。

  因为他太清楚陆子熠对乔安好的意义,也知道乔安好不会喜欢别人。

  喜欢上一个不能喜欢的人,那或许才是最痛苦的事情吧。

  “我不会吃任何人的醋,只是讨厌别人觊觎我的女人。”

  陆子熠将视线转移到了乔安好的身上,眼神瞬间变得温柔宠溺。

  自从真正确认过自己的心思后,他就不会再掩盖自己对乔安好的爱,也不会掩盖想要占有她的野心。

  他的女人只能是他的,别人谁都不可以碰,哪怕是再亲的亲人也不行。

  在听到陆子熠的话后,风翊寒的身子忽然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不知为何,他莫名的羡慕陆子熠,羡慕他能肆无忌惮的说出这些话。

  而他……却是不可以。

  “罢了,我不会觊觎你的女人,也请你好好的对待她。”

  风翊寒苦涩的笑了笑,话音刚落,便起身下了车。

  既然正主已经来了,他就没必要再鸠占鹊巢,霸占人家的位置。

  陆子熠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你有接手的机会。”

  “最好如此,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风翊寒斜眼撇了他一眼,大步离开。

  两个男人都各怀心思,而占据他们心思的却是那个睡着了的女人。

  乔安好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她睡着的期间,两个男人因为她波滔暗涌,针锋相对。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躺在了自己的房间,而陆子熠正在一旁拼着乐高。

  可能因为睡得昏昏沉沉,乔安好揉了揉太阳穴,懒洋洋的开了口:“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在车上睡着了,都回家了也没醒来。”

  陆子熠放下了手上的乐高,起身走到了她身旁坐下。

  “原来是我睡着了,那穆子涵现在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