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医院。

  “子熠呢,我要见子熠,除了他我谁都不要见,求求你们出去好吗?”

  穆子涵披头散发的坐在病床上,泪眼模糊,尽管很憔悴,也依旧遮不住她的美色。

  看着自己那被包扎着的十个手指,穆子涵的心跌落到了谷底,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未来。

  “姐你能不能别闹了,我们知道你很难受很奔溃,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面对。”

  穆尘心疼的红了眼眶,看着自己姐姐这样,他的心真的超级疼。

  “我不想面对,我不接受这个现实!”

  穆子涵撕心裂肺的大叫着,她挣扎了两次选择了自杀,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们救了回来。

  如果就这样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煎熬。

  “你不接受又能怎样?”

  低沉醇厚的声音忽然响起,瞬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陆子熠俊脸微沉,看着甚是严肃,但在那不为人知的眼里深处却是隐藏着关心。

  见陆子熠来了,穆子涵的眼神逐渐有了光彩,身体也不停的往前倾,显然是想靠近他。

  “子熠你可终于来了,你好好劝劝我姐姐吧,现在除了你,谁说话她都不听。”

  穆尘上前拍了拍陆子熠的肩膀,紧接着就跟父母一起出去了。

  病房内顿时只剩下了陆子熠和穆子涵,穆子涵可能觉得太委屈,眼泪如那决堤的河流般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

  “不要哭了,我们大家都陪着你,你的手也一定会好的。”

  陆子熠走到了她身旁坐下,话音刚落,穆子涵就紧紧抱住了他。

  因为双手不能使劲,她用自己的臂膀很用力的抱着他,生怕下一秒陆子熠就不见了。

  似是没想到她会忽然如此,陆子熠怔了怔,低声道:“放开。”

  “我不想放开你,再也不想放开了。”

  穆子涵的声音哽咽的不行,但还是能让人听清她说了什么。

  对于现在的穆子涵来说,陆子熠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旦连陆子熠都没了,她的人生便彻底没了希望。

  尽管她没有把话说的很明确,可谁都不是傻子,都能明白。

  陆子熠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叹息道:“我们也不会放开你,但……”

  “不要再跟我说只是朋友了,我不相信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没等陆子熠把话说完,穆子涵就快速打到了他。

  就是因为猜到陆子熠想说什么,所以她不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陆子熠沉默了,想说实话,可又怕在这个时候激怒穆子涵。

  她已经自杀了两次,不能再因为他,而让她再有想轻生的想法了。

  “陆子熠你就跟姐姐说实话吧,你爱的人一直都是她,不要再隐瞒了。”

  门外忽然传来了穆尘的声音,原来穆尘一直都没有走,而是在外面等候。

  因为他太害怕陆子熠会刺激到姐姐,他姐姐也经不起折腾了。

  听到穆尘的话后,陆子熠便明白了。

  穆尘是在提醒他,现在到了该演戏的时候,他必须要装作‘爱她。

  穆子涵对此毫不知情,激动的看着陆子熠:“真的吗?穆尘说你爱我,你是真的还爱着我吗?”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生怕错过了陆子熠回答的眼神。

  许是被她看得不自在了,陆子熠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爱你。”

  “那真的太好了,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你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

  在说到后面的时候,穆子涵的声音哽咽到了极致。

  她再一次紧紧的抱着他,力道大的想要将陆子熠揉进她的身体。

  看到穆子涵情绪稳定了,在外面的穆尘和父母也都安心了。

  放心地将穆子涵交给了陆子熠,三人悄悄的离开……

  “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后再拨。”

  不管给陆子熠打几个电话,电话那头显示的终究还是这句。

  乔安好在医院外面坐了好久,终究还是因为不放心上去了。

  长长的走廊上异常的安静,因为穆子涵的原因,这条走廊上的病人都被转移了。

  “子熠你知道么,我曾经差点以为你真的爱上乔安好了,还好你没有变心,还好你爱的人还是我。”

  前方不远处传来了穆子涵的声音,乔安好朝着声音的方向过去。

  她正准备伸手敲门,结果便顿住了。

  “傻瓜,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怎么可能会变成别人,跟乔安好在一起,是因为她怀孕了,也是因为爷爷。”

  这道熟悉的声音,哪怕换了腔调她也能认得出来。

  除了陆子熠还能有谁?

  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犹如尖锐的刺,狠狠刺在了乔安好的心上。

  原来终究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原来陆子熠爱的人真的是穆子涵,原来他真的没有爱过她。

  乔安好心疼的捂住了心脏的位置,哪里钻心噬骨的疼,疼得她快要无法呼吸,快要没有力气支撑下去了。

  “嗯嗯,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子熠我失去太多东西了,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

  “好。”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如同电闪雷鸣般,彻底击垮了乔安好的心灵防线。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

  她没有勇气敲门,更没有勇气当着穆子涵的面跟陆子熠争论。

  复婚当天没了任何消息,甚至还让她听到了这种话,心再大的人,恐怕也只能死心了。

  乔安好落寞的离开,然而刚走了没多久,就遇到了穆子涵的妈妈。

  “刚刚他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想必你也听得很清楚,放弃吧,不要再做第三者了。”

  穆子涵妈妈双手环抱在胸前,甚是傲慢的看着她。

  闻,乔安好冷笑一声:“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他都是我孩子的父亲,谁是第三者你比我清楚。”

  “可他爱的是我女儿,他爱谁谁就是正主。”

  穆子涵妈妈忽然激动了起来,声音也比之前提高了几分分贝。

  这句话异常的扎心,即便乔安好面无表情,可内心深处还是深深的被刺痛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