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好了情绪以后,正准备开口说话,便又再一次被打断了。

  “算我求求你了好吗?我知道我之前对你态度不好,可我就是怕我女儿出事。”

  穆子涵的妈妈忽然没了方才的锐利,脆弱的像个小姑娘。

  她的眼眶红了起来,哽咽着道:“你也怀有身孕,你应该知道作为母亲的心情,我真的不想我女儿在出事。”

  如果可以的话,谁都不想妨碍别人的自由,可如果不妨碍的代价太大,那没几个人能够坦然接受。

  似是没想到穆子涵妈妈忽然服软了,乔安好有些愣住,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我没资格要求你,但我希望你能体谅一下,我想你也不想看到子涵出事,如果她真的因为陆子熠出事了,你们这辈子心里能安吗?”

  穆子涵妈妈一次性说了很多,显然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她说的这些不无道理,如果真的因为自己偏要跟陆子熠在一起,害得穆子涵在一次自杀出事。

  或许她这辈子都不会心安,这辈子都会活在深深的自责中。

  反正陆子熠也不爱她,他爱的本来就是穆子涵,那她还有什么好不能放弃的。

  “阿姨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会好好考虑考虑。”

  乔安好终究还是妥协了。

  她不是对穆子涵和她母亲妥协,而是对陆子熠妥协了。

  今天复婚没有成功,或许这就是一个不祥的征兆,也或者是……

  陆子熠从来没想过要跟她复合。

  “希望你能好好考虑,如果你想离开临城,所有的一切我都会听你安排,我们穆家绝对不会亏欠你。”

  穆子涵的妈妈说的很认真,她总是强调离开这两个字,既然希望乔安好永远都不要再出现了。

  乔安好沉默没有语,径直离开……

  从医院出来以后,乔安好一直魂不守舍,满脑子都是陆子熠说的那些话,压根无心工作。

  不仅如此,她甚至都没有看到人过来,完全把大家当成了空气。

  “你到底在想什么!”

  一道低喝声忽然在耳畔响起,这才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她一脸懵圈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竟发现万阳和祈书羽神奇般的同框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乔安好不解地看着他们,显然不知道他们来找她有什么事情。

  祈书羽翻了翻白眼,“还不是因为你爸爸的事情,万阳可以帮忙,所以我就请他过来了。”

  “哦?你请他过来?那你们……”

  “你可千万不要多想,我们就是小学同学而已,关系不怎么好的。”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祈书羽就赶紧开口解释。

  这个消息有些震惊,乔安好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会是同学。

  毕竟万阳跟祈书羽平日里完全没交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不认识呢。

  在今天之前,她也一直这么以为。

  世界果然是小的很啊,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发生了。

  “马上就要打官司了,下次绝对不能输,你打算怎么办?”

  万阳沉声开口,终于把话题转移到了主题上。

  闻,乔安好赶紧正经了起来,皱眉道:“该找的证据都找了,除了期待江教授醒来,没有其他办法。”

  “你确定江教授醒来会帮你们?”万阳皱眉,认真的询问着。

  乔安好摇了摇头:“我不确定。”

  “既然连你都不能确定的事情,那为什么还要抱有期待?”

  万阳的脸色越发阴沉,显然没想到连乔安好自己都不能保证。

  似是没想到万阳会这么在乎这个,乔安好心生疑虑,“你是不是……”

  “我已经请了专家过来,他是国外最有名的专治脑部的医师,性格很古怪,有再多钱都请不到他。”

  还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祈书羽就已经打断了她。

  大家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江教授的身上,只要江教授醒过来能帮乔安好说话,那这场官司肯定会胜利。

  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乔安好知道,万阳和祈书羽也知道,否则也不会费那么多的心思找专家过来。

  “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这个教授跟我有交情,正好又是万阳的亲戚,所以给了我们这个面子。”祈书羽接着又说道。

  当下只能期盼着江教授醒来,至于江教授会不会帮忙,他们都不确定。

  乔安好点了点头,没有语。

  她心里暖暖的,像是有一股暖流在缓缓的流淌着。

  明明是她的事情,结果别人却都比她上心,而她却还在这里想着儿女情长。

  乔安好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像话,也觉得他们越来越好了。

  “谢谢你们。”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是发自肺腑。

  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父亲的事情很难做到现在这个样子。

  “这本来就是我答应你的事,没什么好谢不谢的,我们现在要给江教授换医院,你抓紧安排一下。”

  祈书羽伸手拍了拍乔安好的肩膀,显然不想让她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换医院?”乔安好挑眉。

  如果在这个时间段换医院的话,肯定会招来很多的问题。

  现在有好多人都在盯着江教授,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

  这时候把人带走,肯定会引起动乱。

  似是看出了乔安好的疑惑,万阳低声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跟你母亲交代一下。”

  “差点忘了问了,你母亲跟江教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不同意换医院?”

  祈书羽一副八卦脸,兴致勃勃的看着乔安好,显然想从中听到什么。

  都到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有这种心情,也着实是个人才。

  乔安好轻叹一声,沉声开了口:“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我妈妈这边我来解决。”

  “那你要尽快了,时间不等人。”

  万阳刚说完话,便转身准备离开,一点时间都不愿意浪费。

  见他要走,乔安好赶紧跟了上去。

  “现在就去医院,我联系一下我妈。”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