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只能争分夺秒,晚一分钟都可能会影响结局。

  万阳撇了乔安好一眼,淡淡的道:“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你母亲应该不同意换医院。”

  “不同意换也要换,我会说服她的。”

  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接着又道:“我们现在过去吧。”

  两人默契应声,一同去了医院。

  他们前脚刚走,沈凌后脚就过来了。

  看着那几个人离开的身影,沈凌的神情复杂多变,犹豫了许久后,终究还是拿起手机拨了电话。

  “他们去医院了。”

  而电话那一头的人,正是叶子沫。

  “我知道了,希望我们这次合作愉快,也希望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

  叶子沫唇角微勾,勾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

  只要这次的合作成功,就再也不需要合作了……

  半个小时后,三人一起去了医院。

  果然跟万阳说的差不多,刚跟王海琴说起这件事,就遭到了拒绝。

  “我绝对不同意换医院,在这个节骨眼上,换医院不是明确的选择。”

  王海琴满脸拒绝,好似她所作出的决定就是对的,不允许别人更改。

  没想到母亲会这么坚持,乔安好隐隐觉得有些为难,硬着头皮开口解释。

  “现在换医院才是最好的选择,好多人都知道这里了,江教授的安危也存在威胁。”

  “你以为换医院就不会被人找到了吗?你就不担心他路上会出事吗?”

  王海琴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把很多会发生的事情都想到了。

  “我肯定担心他会出事,可……”

  “你不要再说这么多了,我坚决不同意转换医院。”

  没给乔安好把话说完的机会,王海琴就直接打断了她。

  万阳和祈书羽应该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了,两个人没有半分的诧异,神情也几乎没什么变化。

  最让他们诧异的,应该就是王海琴和江教授的关系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能让王海琴做江教授转院的主,而且医院也说了,只有王海琴同意才可以。

  乔安好眉头紧蹙:“陈医师是国内外最好的脑部医师,如果不是万阳他们帮忙,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请到他。”

  说到这里,乔安好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字的道:“现在人家好不容易过来了,你真的要错过吗?”

  “我不想错过任何救江教授的方法,但他现在真的不能转院,有太多人盯着他了。”

  王海琴的语气没有之前那么坚硬,但也还是坚决不松口。

  说了好多以后还是如此,乔安好也没了什么耐心:“江教授的医院我转定了,妈你不要再阻止我。”

  “没有我的同意,没有人会给你转院。”

  王海琴对自己相当的自信,只要她不松口,谁都没有这个权利。

  每次听到王爱琴说这些话,乔安好心里都很复杂,这次更是五味杂陈。

  她盯着自家母亲看了一眼,接着将视线转向了万阳和祈书羽。

  “我有些话想单独跟我妈说,你们能先出去一下吗?”

  闻,万阳沉默没有语,祈书羽了了一下,继而笑着道:“可以可以,你们好好商量。”

  二人离开了病房以后,乔安好认真的看向了王海琴。

  “你跟江教授到底什么关系?江教授的家人呢?”

  这个问题在她心里藏了好久,之前每一次问王海琴,对方都是推脱不解释,可现在她没办法不问了。

  她好害怕妈妈跟江教授是那种关系,好害怕她的原生家庭破碎。

  王海琴神情凝重,“你这是在怀疑我跟江教授有私情?安好,谁都可以这样怀疑,唯独你不可以。”

  “为什么我不可以?”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因为江教授是你的救命恩人,也是你爸爸最好的朋友。”

  王海琴终于不再隐瞒了,苦笑着道:“我没日没夜的在这照顾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给你们父女俩还恩,结果呢,你竟然……”

  说到这里,王海琴再也说不下去了,泪水早就已经打湿了眼眶。

  他们之前确实有过旧情,可能早就已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自从各自成家之后,大家便变成了最好的朋友和亲人,所有的谣都是假的,江教授从未针对过乔父。

  听到母亲的话后,乔安好呆呆的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只觉得异常的内疚和自责,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话,越来越不懂事。

  看出了乔安好的心思,王海琴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是为了你叔叔好,可你爸爸说过,绝对不能换医院。”

  “爸爸说过原因吗?”乔安好询问。

  因为爸爸是铃铛入狱,就算是家属也没有办法过去探视,所以这几年来,她们连爸爸一面都没见到。

  如果不是那仅存着的照片,恐怕都快忘记爸爸的模样了。

  王海琴摇了摇头:“具体不清楚,他就说过这家医院的院长是他的亲信,在这里可以很好的保护我们。”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母亲之前都没有过来陪护过。

  可现在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再不转换医院,不让陈医师看一下情况,江教授很难抓住最后的机会醒过来。

  乔安好挣扎了片刻,眸中有着难的坚定和认真:“最后赌一把!”

  “你什么意思?”王海琴愣住了。

  “江教授必须换医院,所有后果我来承担。”

  乔安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堵的王海琴哑口无。

  片刻后,王海琴忽然欣慰的笑了。

  “你果然是真的长大了,既然你坚定如此,那我就听你的。”

  “谢谢妈,我……”

  “嗡嗡——”

  乔安好的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

  在看到来电显示是陆子熠时,她的心猛烈的颤抖了一下,想要接电话,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子熠打来的吗?你怎么不接啊,我听说你们要复婚来着,是……”

  “现在当务之急是江教授的事,我跟陆子熠的情况等有时间再跟你说。”

  没等王海琴说完,乔安好便打断了她。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