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她不想跟陆子熠复婚,而是人家从头到尾都在耍她。

  明明不是真的想复婚,可却演的真情实感,如果不是听到他跟穆子涵说的话,她就真的相信了。

  乔安好自嘲的笑了笑,用几分钟整理好了情绪后,这才出了病房。

  大家一同找来了院长,跟院长说明情况以后,便悄悄的将江教授带到了私人地下车库。

  “这个地下车库是我专用的,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把江教授从这里送出去,应该可以掩人耳目。”

  为了不让有心之人发现,大家可谓是煞费苦心,连院长的私人地下车库都奉献出来了。

  “谢谢你啊院长,如果不是你一直以来的照顾,江教授恐怕早就遭人陷害了。”

  王海琴说的是实话,毕竟当年的事情很严重,江教授又是最具威信的当事人。

  江教授的存在,对敌人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只有他彻底的死了,他们才能放心。

  院长摇了摇头道:“夫人客气了,市-长对我有恩,我所做的跟他做的比起来差远了。”

  “千万别这么说,你是我们一家的恩人。”乔安好勾唇浅笑。

  “客套话等以后再说,先把人带走。”

  万阳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停的看着手机,显然怕耽误事情。

  闻,大家这才赶紧进了地下车库,院长也把他的车开了出来。

  “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这辆车在地下车库从来没开过,我也没从地下车库出去过,不会被人发现的。”院长道。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王海琴跟院长打了声招呼后,大家便一同上车离开。

  这辆车显然经常有人打理,否则也不会这么久了还如此崭新。

  万阳开车出去,大家故意装的跟个没事人似的,一路上都在低头玩手机,生怕被跟踪的人发现。

  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大家成功把江教授转移到了祈书羽家的私人医院。

  陈医师就在里面等候,刚把江教授接回病房,陈医师就过来给江教授做了检查。

  “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如果错过最佳时间段,那他永远都醒不过来。”

  检查完之后,陈医生也说了同样的话。

  虽然这句话听过无数次,可这一回乔安好的心却在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她抿了抿唇,唇瓣瞬间变得苍白,“最佳时间过去了吗?”

  “目前还没有,如果再晚几天,那就彻底过去了。”

  陈医师低头看了一眼时间,紧接着又道:“这几天他就交给我了,我会尽全力用我的方式来救他。”

  “谢谢陈医师,谢谢你。”

  王海琴忽然被感动到了,话语听着也是相当的哽咽。

  此时此刻,乔安好能够理解母亲的心情,她将王海琴搂进了怀里,无声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有时无声胜有声,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默默的陪伴才是最好的安慰。

  成功将江教授转院以后,王海琴继续留在医院陪护,乔安好则和祈书羽万阳出去了。

  “开庭之前的这几天,千万不要再来这家医院,免得被人发现。”

  离开之前,陈医生特意提醒,显然不希望大家的努力功亏一篑。

  江教授现在就在关键点,治好了就可以醒过来,所以对他们而,这确实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只要江教授显然能够帮他们,这场官司必胜无疑。

  大家都心知肚明,自然会乖乖听话。

  “乔大小姐,这件事情我们可帮了你大忙了,你是不是该请客吃饭啊。”

  车上的氛围异常地沉闷,还好有祈书羽这个话多的人,知道主动找话题。

  乔安好点头,爽快的应了下来:“现在就可以,想吃什么随便点。”

  “那我们就不跟你客气了。”祈书羽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从头到尾万阳都没说几句话,但他的余光却一直定格在乔安好的身上,从来没有转移过。

  因为祈书羽要求吃西餐,大家就去了一家西餐厅,到了包厢以后,大屏幕上放的就是纳兰颜的mv。

  这个mv的内容乔安好很熟悉,因为原本是她和陆子熠拍摄的,只是无奈后期出了很多事,所以只能换人。

  刚看到这个mv,乔安好就想到了和陆子熠的拍摄过程,两人拍摄的第一幕就是吻戏,之后……

  就再也没机会接着拍了。

  乔安好逐渐陷入了沉思,满脑子都是拍摄当天的画面。

  “啧啧啧,你跟陆总是不是也太浪漫了,竟然在mv里接吻哎。”

  前方忽然传来了祈书羽惊讶的声音,这才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回。

  她赶紧认真的看着大屏幕,发现二人拍摄的那一幕没有被删减。

  原本只有一分钟的戏份,在mv里硬是变成了好几分钟,原本似蜻蜓点水般的吻,竟被剪辑成了长吻。

  乔安好心情很是复杂,不知道这个mv出来后会引起怎么样的躁动。

  “这个mv今天才刚刚发布,刚发布就不停的上热搜,热搜内容大部分都是你跟陆总,你们还真是流量明星啊。”

  祈书羽真的是哪壶不提提哪壶,越提这些乔安好心情越复杂。

  “吃饭也塞不住你的嘴,放下手机,乖乖吃饭。”万阳沉声开口。

  刚开始祈书羽还准备反驳,在开口的那一瞬间就明白了,只好乖乖闭上了嘴巴。

  纳兰颜的这个mv,刚一发出就引起了热议,有争议的是乔安好和陆子熠,受益的完全是纳兰颜。

  乔安好看到了这个视频,陆子熠自然也已经知道了。

  “我已经把我姐姐的手机都收起来了,她没有机会看到这些,可她现在看不到,迟早还是会看到,所以……”

  穆尘一直在陆子熠耳边嘀咕着,而当事人却在不停地给乔安好打电话。

  许是被说的不耐烦了,陆子熠皱眉道:“我跟你姐姐只是在演戏,我的女人只能是乔安好。”

  “我知道,可现在不是特殊情况么,真的不能让我姐看到这个mv。”

  穆尘也真的是操碎了心,一方面是自己的兄弟,一方面是自己的亲姐姐,他真的是左右为难啊。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