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戏要有个度,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最后死缠着我不放,乔安好该怎么办?”

  陆子熠难得说了这么多话,显然很重视这件事情。

  他可以帮忙演戏,但如果太过分,以至于伤害到了乔安好,但他绝不答应。

  穆尘愣住了,好一会儿后方才结结巴巴地道:“我,我现在根本管不了这么多啊,我就害怕我姐出事。”

  “没有谁是谁的救命稻草,谁都不是傻子,她慢慢会发现我爱的是谁,这种假戏演不了多久。”

  说到这里,陆子熠接着又道:“这段时间好好看着她,没大事就别让我来了。”

  “不是吧,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啊,你……”

  穆尘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子熠就大步离开了,从始至终一直在给乔安好打电话,然而就是无人接听。

  他不知道她那边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乔安好为何不接电话,正因如此,心里才更加的着急。

  “滴滴——”

  手机来了信息,陆子熠赶紧查看。

  然而手机彩信刚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乔安好和万阳祈书羽的照片。

  陆子熠脸色阴沉,寒眸深处有着难掩的愤怒,握着手机的手也是青筋暴露。

  “乔安好……”

  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声音虽然不大,却是不怒自威。

  与万阳和祈书羽分开以后,乔安好就回到了自己家。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子熠,也不知道怎么问他复婚的事,更不知道怎么谈起医院听到的那些话。

  两个人之间好像忽然有了间隙,瞬间就让所有的信任崩塌了,

  “哎!”

  乔安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她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莫名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她家?

  她妈妈一直在医院,根本不可能回来,难道是……

  沈凌回来了?

  乔安好起身走到了窗口,发现开车回来的人正是沈凌。

  可这也就奇怪了,他怎么会来这里?

  “嗡嗡——”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乔安好低头看了一下,是沈凌打过来的。

  “怎么了沈凌?”

  “二小姐,你现在在哪里?夫人还在医院照顾江教授吗?”

  电话那头传来了沈凌的声音,他站在别墅外面,好像是在查看什么。

  他的举动引起了乔安好的怀疑,只能赶紧走到了一旁,故作镇定的道:“我妈妈还在医院。”

  “你在哪里?网上的那些热搜评论你看到了吗?纳兰颜已经出来回应了。”

  沈凌的着重点还是在问她在哪里,这个真让乔安好难以回答。

  如果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家,不知道他会不会进来。

  如果跟他说自己不在家,万一他直接进来了,那岂不是穿帮了?

  乔安好沉思了许久,抿唇道:“我刚跟万阳他们吃完饭没多久,你在哪里啊?”

  “我在你们家门口,有东西忘拿了,但我忘了带钥匙。”

  听到沈凌的话后,乔安好莫名松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因为陆子熠一个人把别人想得都很坏。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开口道:“我也在家,我过去给你开门。”

  “好。”

  沈凌爽快的应声,似是早就知道她在家了,没有半分的诧异。

  乔安好过去给沈凌开门,他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进来。

  “你拿的这些都是什么?怎么带了这么多啊。”乔安好不解的道。

  闻,沈凌笑着回应:“家里冰箱里的东西都是我买的,我怕夫人回来没东西吃,所以会提前给她备上。”

  “辛苦你了。”乔安好红了眼眶。

  对于她而,沈凌真的就像是亲人,早就已经成为了乔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刚刚她竟然还怀疑他,实在是太过分了。

  乔安好有些自责,好长时间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你不是住在陆家吗?怎么忽然回来了,你个陆子熠怎么了?”

  沈凌是个聪明人,一眼就发现乔安好心情不好了。

  “没事。”乔安好摇了摇头,“我跟陆子熠就是这样,三天两头就闹别扭,习惯了。”

  “那说明他还是不爱你,真正爱你的人,一定会牢记你说的话,一定不会这样对你。”沈凌道。

  听到他说的话,再加上今天在医院看到的那一幕,乔安好心里更加难受了。

  心脏那里隐隐作痛,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不停的拔出来又放进去。

  这份感情太过煎熬,她真的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乔安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苦笑着道:“或许就是不爱吧。”

  他也许只是习惯了她是陆夫人,再加上她怀了他的孩子,还有爷爷的施威,所以才对她好。

  可实际上,不爱就是不爱。

  用了4年的时间都没有让他爱上她,她还能有什么样的自信。

  “离开临城,不要再牵扯陆子熠了,等市-长的事情解决完,我们一起离开。”

  沈凌忽然很认真地看着她,眼底深处有着无法掩饰的坚定。

  在看到沈凌的眼神时,乔安好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好陌生,陌生到了让她觉得可怕的地步。

  可能也察觉到自己失态了,沈凌平复了一下情绪:“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不要吊死在陆子熠那棵树上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吧,这段时间内,我不会再接受感情了。”

  乔安好已经彻底下定了决心,爸爸的事情才是最大的事,其他的都暂时不管。

  “好,市-长的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我能帮上的我都会帮。”

  沈凌点了点头,之后便转移了话题。

  “暂时没有,有用到你的地方,我一定会找你帮忙。”

  这件事大部分都是祈书羽帮忙的,自从让祈书羽调查以后,她就没怎么让沈凌插手了。

  毕竟沈凌平时有很多工作,她不想让他再分心调查爸爸的事。

  沈凌眼神闪躲了一下,干笑着道:“这样啊,看来你对这次的官司势在必得,是江教授醒了吗?”

  “还没有,但我依旧抱有期望。”

  不管江教授能不能醒来,她都必须要自信,不能还没开庭就认输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