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教授他……现在还在那个医院吗?”

  沈凌忽然问到了这个问题,瞬间让乔安好警惕了起来。

  她下意识的撇了他一眼,犹豫了片刻,敷衍的道:“我不是太清楚,一直都是妈妈在照顾。”

  “也是,你平时太忙了,不会有那么多时间插手这件事。”

  “不是没有时间插手,而是我妈不让问。”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只能把王海琴拿出来当挡箭牌了。

  她并不想跟沈凌撒谎,但是这件事情事关重要,哪怕是沈凌也不能告诉他。

  沈凌点了点头:“夫人就是这样,公司还有些事情,没其他事的话,二小姐我就先走了。”

  “好。”乔安好点头应声。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跟沈凌在一起有种莫名的压力。

  两人的谈话很正常很平淡,可她内心就没有办法保持平静,直到沈凌走了以后,才恢复了正常。

  她从来不会怀疑沈凌任何事,但现在也觉得沈凌有点奇怪了。

  “嗡嗡——”

  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陆子熠打的。

  她心里很想接电话,可理智又告诉她不能接听。

  万般纠结挣扎之后,乔安好干脆直接将手机关机,不想让这些琐事烦她了。

  次日乔氏集团。

  “乔总早。”

  “早。”

  乔安好早早就来了公司,之所以来的这么早,还是因为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

  因为这个品牌在国内卖的很好,好多商家都想跟他们合作,今天过来也是为了谈这件事的。

  幼儿品牌奶粉是万氏集团跟乔氏集团共同的产物,所以万阳也早早过来了。

  “幼儿品牌奶粉的发展超乎了我的想象,也给我们两家集团创造了很大的收益,现在有好多信用商想合作,你有没有好的推荐?”

  乔安好直接把选择权交给了万阳,毕竟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就是他的。

  万阳耸了耸肩,淡然道:“无所谓。”

  对于他而,所有的信用商都一样,生意人只是讲利益,不会讲太多的感情。

  “这个回答真的很万阳,好吧,既然你无所谓,那就由我来选了。”

  对于万阳的这种回应,乔安好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等所有股东都到齐了之后,会议正式开始,谈了整整4个小时才散会。

  会议结束以后,会议室内只剩下了乔安好和万阳。

  她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有气无力的道:“这些股东真的太难搞了,谁的意见都不一样。”

  “股东只能是股东,到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你的身上。”

  话音刚落,万阳起身离开,刚到门口便又停了下来。

  “中午想吃什么,我请你吃饭。”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万阳的眼神四处闪烁着,根本不敢直视乔安好。

  乔安好此刻已经累得不行了,压根注意不到那么多,点头道:“好,那我们走吧。”

  到了公司门口,乔安好正准备上万阳的车,结果就看到了陆子熠。

  男人大步朝着他们走来,尽管隔着一定的距离,乔安好依旧感觉有一股冰冷的寒气朝着自己侵袭而来。

  她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虽然努力平复了情绪保持镇定,但实际上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紧张。

  “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一直不接?”

  陆子熠径直走到了乔安好跟前,低沉醇厚的声音冷声溢出。

  乔安好别过了视线,没有直视他:“是你先不接我电话的。”

  “那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听我解释?你又在闹什么?”陆子熠低声道。

  他拼了命的打电话给她,拼了命的找她,结果人家跟个没事人似的,现在还跟跟男的在一起。

  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这种事,更何况还是陆子熠那么骄傲的男人。

  乔安好皱眉:“你说我在闹什么?闹的人不是你吗?你昨天说好跟我复婚的,结果你人去哪儿了?”

  一想到昨天的事情,乔安好就觉得特别的委屈。

  明明只过了一天,可她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因为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的让她疲倦不堪。

  “我昨天临时出了点事,我……”

  “临时出了点事?我明明看到你在医院跟穆子涵搂搂抱抱,现在你还在跟我撒谎?”

  没得陆子熠把话说完,乔安好就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他果然还是不会撒谎啊,说的谎漏洞百出,刚开口就让人听不下去了。

  不管有什么事儿,不去民政局都应该要跟她说一声,这样她就不会遭受那么多异样的眼神了。

  看着人家都一对一对的,要么结婚要么复婚,而她呢,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

  乔安好越想越觉得自己爱的卑微,再度开口道:“我现在不想见你,也不想听你的解释。”

  在爸爸的事情没有解决完之前,她不想再被儿女情长影响情绪了。

  “不听解释可以,但不能跟他在一起。”

  陆子熠爽快的应了下来,显然也不想再提过去的事情。

  话题转移到了万阳的身上,万阳自然不会安静的站在那里看戏。

  “我跟乔总在谈合作,我们是朋友也是合作伙伴,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

  万阳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两人针尖对麦芒,都不是好惹的主。

  “她是我的人,我说不行就不行。”

  低沉磁性的声音不容置疑,陆子熠寒眸微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没等万阳和乔安好说话,就直接强行把乔安好拽到了自己车上。

  二人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冲动,刚开始都愣住了,等万阳反应过来的时候,乔安好已经不在视线范围内了。

  上车以后,陆子熠沉着脸,二话不说直接开车离开。

  “你要带我去哪里?陆子熠你能不能冷静一点,我现在真的不想跟你谈这些事。”

  乔安好开始紧张了,完全不知道这男人现在想要做什么。

  “身份证户口本带了没有,现在就去民政局复婚。”陆子熠道。

  复婚?

  乔安好眉头紧皱,沉声道:“我身份证和户口本都没带,我也不打算复婚了。”

  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她现在确实没有复婚的想法。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