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打算复婚?昨天没接你电话是我的不对,但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陆子熠挑眉看她,即便乔安好说不复婚,他也依旧朝着民政局开过去了。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的行动已经证明了所有。”乔安好自嘲的笑了笑。

  她真的不想再这么卑微的爱着一个人了,也不想对陆子熠抱有期待。

  因为现实很残酷,每一次她的期待都会被现实狠狠的破灭。

  她真的没有勇气再赌了。

  更没有勇气在这个男人身上赌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讲理了?都没有听我的解释,就把所有的错怪到了我头上?”

  陆子熠的脸色越发难看,眉宇之际有着明显的不悦。

  他为了去跟她复婚,一路闯红灯导致出了车祸,为了不让她担心撤销热搜。

  结果发现所做的都是徒劳,这女人对他压根就没有半分的信任。

  “那我现在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解释吧。”乔安好淡淡的道。

  她的眼睛空洞无神,神情冷漠,看起来完全不想搭理陆子熠。

  看到她这个样子,陆子熠薄唇轻启,准备了好长时间的解释,可在这个时候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等了他好长时间,都没有听到他说话。

  乔安好是真的失望了,只能深吸了一口气,故作不在乎的道:“不想解释就别说,我本来也不想听。”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乔安好的心竟然莫名的揪了起来,心里也在猜测陆子熠会怎么回答。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回应她的是空气,陆子熠什么话都没说。

  “既然你无话可说,是不是可以让我下车了?”

  又等了几分钟后,乔安好终于忍不了了,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呆。

  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他责怪她,给他解释的机会他又不解释。

  说到底就是在敷衍她,既然如此,继续纠缠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有些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的,我……”

  “陆子熠你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曾经那个冷酷无情的霸道总裁呢?”

  没得陆子熠把话说完,乔安好就非常不耐烦的打断了他。

  可能也是被她的这句话刺激到了,陆子熠沉着脸,像疯了似的调转车头,直接将车停到了路边。

  “下车!”

  低沉冷漠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好似他本身就是一个冷血机器。

  乔安好紧紧的抓着包,手指在轻微的颤抖着,咬牙道:“下车就下车。”

  她打开车门就下了车,前脚刚下,陆子熠后脚就开车离开了。

  看着那疾驰离去的豪车,瞬间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乔安好差点有种错觉,好似陆子熠没有出现过。

  “哎!”她再度叹息了一声。

  心中总是有太多的苦涩和无奈,也只能自己慢慢的消化。

  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谁都不是当事人,都没办法理解当事人当下的心情。

  这边这条路乔安好不是很熟悉,只能打电话给沈凌,让他过来接她。

  但没想到最后来的不是沈凌,而是万阳。

  “怎么会是你?我不是让……”

  “你给沈凌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在旁边,顺便过来接你。”

  乔安好的话还没说完,万阳就顺其自然的接了过去。

  额……真的顺路吗?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条路跟万氏集团完全是相反的路线。

  他再怎么顺路,也不可能顺到这里来。

  乔安好撇了撇嘴,看透不说透,默默的上了车。

  不管怎么说,人家万阳愿意过来接她,那就是她的福气。

  “你别想太多了,我们是合作伙伴也是朋友,况且说好要请你吃饭,就绝不会食。”

  可能万阳自己也知道说错话了,这才开口找补解释。

  闻,乔安好了然的点了点头:“那就请我吃最好的。”

  “可以,想吃什么随你挑。”

  万阳也是豪爽之人,爽快的应了下来,唇角也勾起了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接连几天过去,大家都在努力的做着手头上的工作,陆子熠没有联系乔安好,乔安好也没联系他。

  两人好像就这样冷下来了,谁也没有去打扰谁。

  乔安好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跟前,美眸一直盯着公司门口那里。

  她已经连着看了好几天了,但从来没有看到过陆子熠的车,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没有。

  这明明是她最想要的结果,可真的这样了,她心里反而空落落的,闷闷的,好像喘不过气来。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这才成功的让乔安好转移了视线。

  “进来吧。”

  “二小姐,这个录音是有人邮寄给我的,但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目前也没有查到,不过你可以先听一下。”

  沈凌急急忙忙走了进来,脸色很难看,看样子应该是听过那个录音了。

  一见他这个样子,乔安好的心就咯噔一声响了一下,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颤颤巍巍的接过了那个录音笔,心情复杂的打了开来。

  “乔安好父亲的事情由我来解决,你最好不要再插手,这条人命我还给你们家了。”

  录音笔刚放出来的第一条消息,就是陆子熠的声音。

  刚听到这句话时,乔安好忽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

  原来陆子熠在拿她爸爸做交易,原来她爸爸的事真的陆子熠脱不了关系。

  “乔安好马上就要查到我们了,如果被她查到了该怎么办?”

  这个声音明显就是叶子沫的,即便这个录音笔听的不是很清楚,乔安好也能够100%确认。

  “我说了这件事情我来解决,我绝对不会让他查到我们头上,你放心吧,那个女人那么蠢,有的是办法对付她。”

  呵!原来在他心里她就是蠢女人。

  是啊,也就是蠢女人才爱了他这么多年,到现在还死心塌地的在等着他。

  原来这一切全都是骗局,她从一开始就掉进了他们设置好的陷阱里。

  原来她真正的仇人不是那些人,而是陆子熠。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