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沈凌发来的短信。

  因为担心有人会在今天对江教授下手,她特意让沈凌过去跟着。

  可没想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江教授竟然在眼皮子底下失踪了。

  “原告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的证据还有没有补充说明的?”

  法官不停的对着他们说话,可乔安好却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最后的救命稻草彻底被人拔走了,她所有的希望也在瞬间破灭。

  乔安好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比起赢了这场官司,现在她更担心江教授的安危,还有……

  对了,她妈妈呢?

  乔安好忽然睁开了眼睛,直接起身离开,边走边说道:“我有个很重要的电话要打,请等我几分钟。”

  “你现在不可以出去,快点回来。”

  身后不停的传来声音,然而乔安好却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她必须要打电话给沈凌,必须要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给摸清了。

  尤其是她妈妈跟江教授,如果江教授失踪了,那她妈妈呢?

  “沈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妈妈现在在哪里?江教授什么时候失踪的?”

  电话里头刚接通,乔安好就赶紧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夫人也不见了,我就出去帮他们拿个药,结果回来的时候他们就不见了。”

  沈凌的声音听着很是着急,显然是真的找不到他们了。

  乔安好紧紧的抓着手机,咬牙道:“快点报警吧。”

  他们个人的力量太小了,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到江教授和她妈妈。

  现在只有求助警察,只能让警方来协助调查了。

  “好,我马上报警。”

  沈凌应下以后,乔安好就挂了电话。

  即便她在努力的掩饰情绪,可额头上冒出的冷汗还是出卖了她。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紧张多害怕,太多的情绪涌上心头,接下来迎接她的更会是无尽的黑暗和痛苦。

  她真的太难了。

  想要完成的事情不但没有一件顺心,反而却是恰恰相反。

  可能见她太长时间没有进去,祈书羽特意出来找她。

  “不管什么结果,我们都一起面对,别害怕。”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虽然没有过多的话语,可却让乔安好万分感动,似是又看到了一点希望。

  乔安好点了点头,努力挤出了一点笑容,“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抓紧进去吧,该来的总归要来,不能逃避。”

  祈书羽显然也已经猜到结果了,眼底深处的失落根本就藏不住。

  他们虽然找到了很多证据,可这些证据不足以放了乔父,顶多就是惩罚现任市-长,还有那些犯错的人罢了。

  所有的努力都在瞬间功亏一篑,换做是谁都会崩溃。

  “嗯。”乔安好努力平复了情绪,只能强装镇定的进去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定格在了她的身上,竟然对她出去的举动感到怀疑。

  乔安好面无表情的走到了位置上,手心内早就已经溢满了冷汗。

  “原告还有什么要说的?如果你们没有要补充的,那我们那就要结案了。”

  说话的是现市-长请来的律师头头,这场官司从一开始就是他在掌控。

  乔安好抿了抿唇,故作镇定的道:“就算江教授没有醒过来,不能到场作证,也无法否定你们那些肮脏的行为。”

  “说话是要讲究正确的,你们证据不足,凭什么这么说?”

  “我们怎么证据不足了?好几个证人都在,这些全都是你们犯罪的证据,还有这些伪账单,你们还想怎么解释?”

  那些数据全都清晰的摆在眼前,而这些人却还能如此淡定,这倒是让乔安好没有想到。

  “证人?你就这么确定他们是你的证人?如果我说他们之前做假证呢?”

  被告方的律师很自信的站了起来,对着法官道:“我要求与那些证人对峙。”

  “你们第一次的时候已经对峙过了,这一次为何还要对峙?”祈书羽皱眉。

  这些人的目的太明确,任谁都能猜到他们想要做什么。

  现在要求与那些证人对峙,很有可能是那些证人已经被他们收买了。

  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利更能让人不得不从。

  “第一次是第一次,第二次是第二次,一码归一码,必须要对峙。”

  对方的语气非常强硬,很明显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乔安好脸色苍白,尽管她已经努力的压制住了情绪,可手中那只颤抖的笔,依旧还是出卖了她。

  难道今天就真的输的彻底了吗?

  不但没办法努力地救出爸爸,反而连那些原本的证人都被收买了。

  如此一来,她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救出爸爸了。

  “既然被告人要求对峙,那就对峙,把那些证人带上来。”

  法官敲锤发话,很快那些证人就被带了上来。

  那几个人的眼神都在不停的闪躲着,根本就不敢与乔安好对视,显然已经完全被收买了。

  “这里是法庭,把你们知道的真实情况都说出来,撒谎的话后果相当严重,希望大家慎重说话。”

  祈书羽再三提醒那几个人,是真的很害怕这几个证人会临时改了证词。

  原本这些话不该由他来说,但现在乔安好的压力太大了,他是真的想为她分担。

  “我上次说的都是假话,是他们花钱收买我的,故意让我诬陷他们,我,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毫不知情,只是因为我当时急需用钱,一时鬼迷心窍了,所以才答应的。”

  “……”

  那几个证人全都改了证词,甚至还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到了乔安好的身上。

  乔安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好似自己现在漂浮在深海之中,四处看不到人,想求救也没人搭理。

  此刻的她完全被绝望和失望笼罩,她已经忘记自己现在在哪儿了,更忘记接下来要说什么话了。

  “经过我们共同的讨论,原告败诉,被告人无罪释放,其秘书因一己私欲收贿做假证,罚款……”

  法官说的话,乔安好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好无助,觉得自己特别的没用。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