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自责,你已经尽力了。”

  祈书羽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神情也是相当的凝重。

  这场官司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胜算,如今完全被对方牵制,败的一塌糊涂。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笑得比哭还要难看,整个脸都开始抽搐僵硬了。

  所有的希望就此崩塌,妈妈和江教授现如今下落不明,她怎么可能笑的出来。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争议,那就……”

  “慢着!”

  就在法官即将要落锤之时,大门忽然被人打开,映入眼帘的竟是那个她怎么都想不到的人。

  江教授在王海琴的搀扶下进来,他面色苍白,身体异常的虚弱,一看就是大病初愈的模样。

  在场的所有人都起身了,大家都对江教授肃然起敬,也都没有想到江教授真的醒了过来。

  尤其是被告的那些人,在看到江教授的那瞬间,就像老鼠见了猫咪,已经吓的僵硬了。

  “这件事情的真相只有我知道,我说的话就是权威!”

  江教授毕竟是德高望重的江教授,在场的人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可能因为江教授醒了,案件瞬间被推到了高峰,江教授将当年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说出来。

  那些已经被策反的证人,可能知道被告已经完全不行了,又开始倒戈,帮衬江教授数落那些人的罪行。

  总而之,这场官司打的很漂亮。

  因为现任市-长勾结同伙陷害乔市-长,还害得江教授在医院躺了那么多年,被上面革职拿问,乔市-长也被无罪释放。

  都已经离开法院了,乔安好都没有办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她妈妈和江教授不是失踪了吗?

  怎么会忽然出现,甚至江教授还真的醒过来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早就知道江教授醒了,他之所以会那么及时的到来,也是我给万阳通风报信的。”

  祈书羽终于说出了真相,他一路上都面带笑容,显然心情很不错。

  闻,乔安好停下了脚步:“你为什么要骗我?这种事情骗我好玩吗?我差点以为这场官司真的败了。”

  天知道那个时候她有多害怕多绝望,好在上帝是公平的,最终还是让奇迹发生了。

  “可是这个绝对要骗你,对方的律师团队里有一个是演员,他的目标一直都是你,你必须得真情实感。”

  对方为了胜利,可谓什么手段都用了,他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闻,乔安好这才了然的点了点头。

  她毕竟不是演员,没办法装的很像,很容易露出破绽。

  不管怎么样,结局是好的就行了。

  好几年都没有见到父亲,真的万分想念,好担心父亲已经变了模样。

  “走吧,我们去接你爸爸出来。”

  万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乔安好的身后,一语惊醒了梦中人。

  “好,现在就去。”

  乔安好点了点头,忽然笑了,笑容如那盛开的莲花,美丽而又光彩炫目……

  医院。

  “江教授失踪了,你们快点帮忙找啊,怎么还这么悠闲?”

  沈凌到现在都以为江教授是真的失踪了,一直在医院忙活着。

  然而医院的那些人像个没事人一样,好似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刚刚问过院长了,江教授不是失踪,而是出院了。”医院负责人道。

  沈凌呆呆的愣在原地,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手机不停的响着,可他却如同石化了一般,完全没有半点反应。

  “先生,你的手机响了。”

  身旁有人提醒,沈凌怔了怔,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喂——”

  “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让江教授失踪了吗?他怎么还会去医院?好端端的忽然醒过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显然怎么也没预料到是这种结果。

  沈凌嘴唇发白,额头上早就已经溢满了冷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这次我们败的彻底,沈凌你给我记住了,我们已经没有别的机会了,只能对乔安好一家下手。”

  对方再度传来了女人的声音,这一次倒是比之前低沉了许多。

  沈凌眉头紧皱,“既然已经结束了,那就算了。”

  “你疯了吗你?这怎么能算?如果不解决他们,他们迟早会查到我们头上,到时候遭殃的就是我们了。”

  女人气得大喊,声音大到没按扩音都听得相当清楚。

  “那你想怎样?”沈凌的脸色越发难看。

  “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今天必须要对他们下手,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女人的口气很坚决,完全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沈凌犹豫了,握着手机的手青筋暴露,内心正在做强烈的挣扎。

  他不想对乔安好下手,可事实却偏偏不让他如愿。

  “你放心吧,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我绝对会留她一条性命。”

  许久没有听见沈凌说话,女人显然更加着急了,不停的在降低条件。

  尽管如此,沈凌还是不想答应,沉声道:“到此结束了,够了!”

  “够了?你忘记以前发生的事了?你忘记他们是你的……”

  “我说够了你听见了没,闭嘴!”

  没等女人把话说完,沈凌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挂断了电话。

  接下来不管电话再怎么响起,他都始终没有接听,显然已经没有那个勇气了。

  与此同时,乔安好也正在给沈凌打电话,却迟迟无人接听。

  “奇怪,沈凌怎么回事,到现在都没有接我电话。”

  乔安好眉头微蹙,她想让沈凌过来接妈妈和江教授去医院。

  可没想到那家伙一直不接电话,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沈凌是个好孩子,他不会无缘无故不接电话的,他会不会出事了?”

  王海琴对沈凌的印象很好,也是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家人看待。

  乔安好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送教授阿姨回医院吧,这边有我在你们不用担心,你们抓紧去接叔叔。”

  身后传来了祈书羽的声音,他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对乔安好伸出援手。

  “好,那就先这样。”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