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分头行事,各自奔着各自的目标。

  一路上乔安好都很紧张,她太长时间没有见到爸爸了,不知道刚见到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爸爸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乔安好闭上了眼睛,一直在幻想着见到爸爸的画面,可越想她越紧张,心脏扑通扑通狂烈跳动个不停。

  “你爸爸出来,你应该高兴才对,没什么好紧张的。”

  万阳一边开车都能发现乔安好的紧张,可想而知她心中的压力。

  话虽如此,可乔安好总觉得有些尴尬,苦笑着道:“毕竟太久没见了,爸爸对我而有些陌生。”

  “那以后有时间就多陪陪他,时间一长就好了。”万阳柔声安慰。

  听到他的话后,乔安好稍微松了口气,已经在努力压抑情绪了。

  二人到了目的地,在警察同志的带领下到了指定区域。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的画面,修长的指甲也早在不知不觉间插进了手心。

  万阳在她旁边站着,见她紧张的不行,便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二人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完全没有发现有两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你默默的为她做了这么多,真的不打算告诉她?”

  穆尘撇了撇嘴,怎么看都觉得陆子熠是在给别人制造机会。

  明明他是这件事情的大功臣,可到最后功劳全变成了别人的。

  陆子熠摇了摇头,低声道:“这件事我不好掺和进去,只要他们一家能团聚,其他的都无所谓。”

  “啧啧啧,那你也不怕老婆被抢走啊,还是说你打算跟我姐假戏真做?”

  都到这个时候了,穆尘竟然还有心思调侃他,看样子也是快从穆子涵的事情中走出来了。

  陆子熠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对你姐姐没兴趣。”

  “唉,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姐姐哪里差了,怎么就不能对她有兴趣了?”穆尘瞬间来了脾气。

  他的姐姐只能由他自己来数落,任何人说一句不好他都心里不舒服。

  陆子熠懒得搭理他,乔市-长刚从里面出来,他就转身离开了。

  只要圆了乔安好的心愿,其他的他都不会放在心上。

  只要她开心就好……

  乔父出来以后,乔安好完全懵了,如同石化一样呆呆的愣在原地。

  二人四目相对,在那不为人知的眼底深处,都有着难掩的泪花和心酸。

  “叔叔出来了。”

  见乔安好太长时间没有反应,万阳开口提醒。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好了情绪以后,这在朝着父亲走去。

  “辛苦了!”

  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却异常的哽咽深沉。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瞬间让乔安好泪目,她哭着上前抱住了乔父,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天知道她这几年过得有多辛苦,没有了爸爸的庇护,她就像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

  “对不起了安安,是爸爸让你担心了。”

  乔父紧紧的抱着乔安好,一滴眼泪缓缓从眼角流下。

  二人就这么紧紧的相拥着,虽然没有说太多的话语,可却让旁观者相当感动。

  就连一向冷漠的万阳,也都不禁红了眼眶。

  “回家再说吧。”

  不知过了多久,乔父终于拍了拍乔安好的后背,松开了她。

  “好。”乔安好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整理了一下情绪,紧接着上了万阳的车。

  回去的路上,乔安好一直在跟乔父说话,两人之间的交流没有任何障碍,完全没有任何的陌生。

  “你看看后面,是不是有一辆车在跟着我们?”万阳指了指后视镜,眉头微蹙。

  闻,乔安好赶紧警惕了起来,紧盯着后面的那辆车。

  万阳说的没错,那辆车一直在跟着他们,已经接连过了好几个红绿灯了,还在他们的后面。

  难道这就是敌人派过来的人?

  乔安好脸色难看,沉声道:“我们先去人多的地方,调整路线。”

  “好。”万阳点头,迅速调整了方向。

  后面的人可能没想到他会变换方向,一时没反应过来,快说开了出去。

  但没过多久便也跟着掉转车头,完全把乔安好他们当成了目标。

  “那辆车上的人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乔安好也隐约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直觉告诉她这些人是冲着她爸爸来的,亦或者说是冲着她来的。

  看来这些人真的见不得人好,巴不得他们一家死绝了才甘心。

  “不管那些人是谁,都不是好人,你们坐好了,我要加速了。”

  话音刚落,万阳唇角勾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油门瞬间踩到了底。

  只是瞬间的工夫,豪车便疾驰而去,很快就把那辆车甩得无影无踪。

  脱离危险之后,乔安好松了口气,唇瓣早就吓的没有任何了血色。

  “回去以后我多给你们派几个保镖,你和叔叔都不能一个人出门。”

  万阳认真嘱咐,显然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现在不是什么小打小闹了,已经到了人身威胁的地步,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乔安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就特别害怕自己出事。

  现如今父亲也已经被救出来了,他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她更不允许自己出事。

  可背后想害她们的人到底是谁?

  如果查不出来的话,他们一直在明,迟早会被伤害。

  回到乔家后,乔安好才发现王海琴和江教授都在家中等候。

  江教授因为刚醒过来参体很虚弱,只能坐着轮椅,脸色也很难看。

  “市-长,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江教授哽咽着开了口,对他而,乔父就是他永远的市-长。

  市-长这两个字刚叫出来,在场的人都有些泪目,乔安好更是没有办法再待下去,悄悄的离开了。

  “怎么不在里面陪陪他们?”

  万阳前脚刚出去,就发现乔安好也跟了上来。

  他以为乔安好是特意过来送她的,特意装作无动于衷之样。

  乔安好抿了抿唇,浅笑着道:“他们应该有很多话想说,我就不掺和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