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说说你吧,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陆子熠怎么没有陪你?”

  万阳憋了好长时间,终究还是把心里想问都问了出来。

  一提到陆子熠这几个字,乔安好的脸色就瞬间变得难看。

  “不要再跟我提到这个人了,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

  既然他从来没有爱过她,既然她爸爸的事也是他一手策划的,那他还有什么脸面来见她。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万阳有些诧异。

  “怎么了?你们之间又闹矛盾了?”

  万阳隐约已经发现了什么,可根本不敢轻易的下定结论。

  “我不想再提他。”乔安好完全拒绝这个话题。

  现在只要听到陆子熠这三个字,她的内心就相当的煎熬和挣扎。

  她从来不否认自己爱他,可陆子熠真的是彻底伤到她了。

  亲人永远是她的底线,不管她有多爱这个男人,都永远没办法超越底线。

  “你确实不想提他,但他来了。”

  万阳的视线忽然定格在了一个方向,朝着视线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庞。

  似是没想到他会过来,乔安好的第一反应就是躲避。

  可她正准备转身离开,就被万阳给阻拦住了。

  “既然他都已经来了,就把话说开,逃避永远都解决不了问题。”

  万阳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乔安好确实也不好意思再逃避,只能硬着头皮的愣在原地。

  她不知道万阳是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陆子熠什么时候到了她跟前。

  “如果我不来找你,你是不是都不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嗯?”

  陆子熠挑眉看她,应该还没有察觉到乔安好的异样。

  闻,乔安好忽然冷笑一声,“这个对你来说应该不是好消息吧。”

  他如果真的很关心她,绝对不会在今天什么忙都不帮,绝对不会在她特别无助的时候,连一个信息都没有。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陆子熠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俊脸之上也有着明显的不悦。

  他这一天为了她的事忙前忙后,甚至帮江教授出来都是他在暗中帮忙,可这个女人,却完全察觉不到。

  “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你来找我做什么?”乔安好的神情相当冷漠。

  此刻的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热情,看着他的眼神也没有了半分爱意。

  眼前的女人越来越陌生,陆子熠有些蒙了,是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在原地愣了片刻,终于回过神来:“你到底在发什么神经?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了?”

  “是的,不能。”

  清冷的话语缓缓从口中溢出,乔安好面无表情的直视着他,美眸深处满是疏离与淡漠。

  “呵!”陆子熠冷笑一声,薄唇处的嘲讽异常的明显:“你们乔家人,还真是喜欢过河拆桥啊。”

  “喜欢过河拆桥的明明就是你们,陆子熠你不要再装了,你敢保证我爸爸的事情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乔安好眉头紧皱,目不转睛的盯着陆子熠。

  她好希望这个时候他能干脆一点,很爽快的说此事与他无关,可他并没有。

  他犹豫了。

  甚至好长时间都没有回应。

  “纸是包不住火的,该知道的我迟早都会知道,陆子熠,你真让我失望!”

  不知过了多久,乔安好再度开了口。

  尽管她已经努力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可依旧能听得出其中的愤怒和难受。

  话音刚落,她没给陆子熠任何解释的机会,大步离开。

  看着她那离去的身影,陆子熠薄唇微张,多次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但最终还是欲又止。

  在乔父的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没有办法全身而退。

  尽管陷害乔父不是他做的,可他却是知晴人,只不过知道的少之又少罢了……

  前任市-长无罪释放的消息,很快就上了各大热搜头条。

  可能因为乔安好和陆子熠的影响力,这件事情相当的轰动,所有人都说让乔父重新担任市-长。

  毕竟这原本就是人家的职位,铃铛入狱这么多年也是被冤枉的,该好好的补偿乔父。

  总之说什么的人都有,最大的争议就是乔父该不该重新当市-长。

  网友讨论的沸沸扬扬,而当事人却完全无动于衷。

  乔家别墅。

  “安安啊,你和子熠现在怎么样了?他怎么到现在都没来看过你?”

  乔父在牢里与世隔绝,根本就不知道外界的事情,也不知道乔安好和陆子熠已经离婚了。

  乔安好抿了抿唇,难为情的道:“我跟他已经分开了。”

  “分开?可你不是怀了他的孩子吗?怎么会……”

  “你们好多男的怎么又分开了?上次明明跟我说复合的,现在到底怎么回事?”

  乔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王海琴给打断了。

  父母二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乔安好,显然想得到一个解释。

  被逼无奈之下,乔安好只能硬着头皮道:“我已经不喜欢他了,也不想继续呆在临城。”

  “什,什么?”

  乔父和王海琴都震惊了,互相对视了一眼。

  他们好不容易才一家团聚,结果乔安好却想要离开,这……

  “爸妈你们先不要紧张,我只是先去国外休养一段时间,国外的条件好,更有利于我生孩子。”

  见二人一脸的担忧和难过,乔安好赶紧开口解释,显然不想让他们伤心。

  可即便如此,二人的脸色还是没有缓和下来。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国内也有很多好的医院啊,连你江叔叔都有医学奇迹了,你的孩子肯定不会有问题。”

  王海琴还在不停的劝说着,显然不希望乔安好去国外。

  他们现在只剩下这一个女儿了,真的不希望女儿离家很远。

  家长的心思乔安好都懂,但她还是坚持自己的意思。

  “妈,我想安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我真的觉得太累了。”

  她不敢再留在这里,不敢再面对陆子熠,更不敢面对自己不愿面对的真相。

  万一背后那个操控全局的人是陆子熠,她又该如何承受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