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父无罪释放之后,各个部门的人都前来拜访,尤其是乔父以前的下属部门。

  短短几天内,乔家大院的门都快被踏出花来了,这些人太懂现在的局势,都在巴结乔父。

  一切好像又恢到了儿时那样,那些人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们当事人知道。

  乔安好关上了窗户,无奈叹息了一声。

  她伸手揉了揉肚子,隐隐感觉肚子里有个小东西在踹她,让她觉得异常的安心。

  “二小姐,陆老爷子和陆子熠来了。”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传来了沈凌的声音。

  刚听到陆子熠这三个字,乔安好的心便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这几天她考虑了好多,也努力的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她终究还是做不到。

  没办法面对就是没办法,她不想见他。

  内心深处就像扎了一根刺,拔出来就会溅了一地的血,伤的她痛不欲生。

  而每见陆子熠一次,那根针就会更深一层,一点一点的挤垮她。

  “陆老爷子说了,今天必须要见到你,见不到他就不回去了。”

  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听到乔安好回应,沈凌的声音再度响起。

  乔安好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我知道了。”

  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除非真正的离开,才能躲过一阵。

  大厅内异常的安静沉闷,大家的神情都很严肃,就连王海琴也乖乖的坐在乔父跟前,没有多说话。

  “安好你来了,快点过来坐。”

  王海琴眼尖的发现了乔安好,赶紧冲着她招手。

  两家人如此严肃的坐在一起,能谈的话题也就那么几个,就算不用猜,乔安好也能知道。

  她走到了王海琴身边坐下,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沉默不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有一股炽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让她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安好啊,你们之前跟我说真的复婚了,爷爷一直都很相信,可为何现在又不复婚了?”

  陆老爷子开口,话语中满是无奈和心酸。

  为了这两个年轻人,陆老爷子可谓是什么办法都想了,可结果这两人就是不让他省心啊。

  果然是这个话题,害怕的还是来了。

  乔安好抿了抿唇,抬头看向了陆老爷子:“对不起啊爷爷,感情的事情没法勉强,我不喜欢他了。”

  “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我可能会信,但从你口中说出来,我不信。”

  陆老爷子相当的坚定,他太了解乔安好了,也知道不会是这个原因。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看来真的什么都瞒不过爷爷。”

  “既然不是因为感情问题,那到底是因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联系了?”

  陆老爷子完全把陆子熠想问都问了出来,他之所以一直没说话,也是因为十分的不理解。

  从头到尾,陆子熠的余光都没有离开过乔安好,不想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爷爷,有些事情真的说不清。”

  乔安好回答的很敷衍,毕竟有些东西是真的没有办法说的清楚。

  她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跟陆子熠谈起父亲的事。

  那样大家都会很尴尬,她亦是如此。

  “竟然跟他们说不清,那就单独跟我说。”

  低沉冷漠的声音缓缓响起,下一秒乔安好就被陆子熠拉起,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哎——这,这是做什么?”

  王海琴急了,想上前拉住女儿,但却被乔父给阻止了。

  “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就不要再插手了。”乔父道。

  王海琴松开了乔父的手,“我当然知道了,我巴不得他两真的复婚,可安好忽然太冷静了,我有点担心。”

  知女莫若母,王海琴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就连陆老爷子也是一不发。

  与此同时,乔安好被陆子熠拉到了外面,为了不让人偷听他们说话,陆子熠又将她拉到了车上。

  “你能不能放开我了。”

  都到了车上,陆子熠还是没松开她,乔安好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陆子熠全然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低声道:“你到底还要闹多久?”

  “陆子熠你以为我在跟你闹吗?你的所作所为都被我知道了,你还想让我怎么原谅你?”

  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已经顾不上手上的疼痛了。

  既然想要把话说清楚,那就说清楚,反正她身正不怕影子歪,也绝对没有错怪陆子熠。

  “我承认你爸爸的事跟我有关系,我知情不报,可我没有伤害过他。”

  每当说到这件事,陆子熠都有些心虚,毕竟这件事真的是他做错了。

  “呵!”乔安好冷笑一声,“知情不报就是最大的过错,这就是最大的伤害。”

  他可以讨厌她不喜欢她,可没必要牵连到家人。

  如果那时候陆子熠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许她爸爸就不会坐牢那么久了。

  “当初的事情确实是我的错,所以事后我也弥补了,你爸爸之所以……”

  “你该不会想说,我爸爸能出来都是因为你在帮忙吧?陆子熠,你真的是够了!”

  没等陆子熠把话说完,乔安好就实在听不下去了,急急忙忙的打断了他。

  她特别讨厌别人骗他,尤其还是她最在乎的人。

  但凡陆子熠能够早点说实话,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生气。

  “你和叶子沫聊天的录音我都听到了,你一直以来都在阻止我调查真相,一直都在为叶子沫打掩护,你到底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一想到录音的内容,乔安好就抓心挠肝的疼,心里闷闷的像是无法呼吸。

  “什么录音?”

  陆子熠眉头紧皱,俊脸之上有着明显的疑惑,显然对此毫不知情。

  但此刻的乔安好完全笼罩在了自己的情绪中,根本注意不到这些。

  冷声开口道:“不要再装了,我们之间到此结束,也别再缠着我了。”

  “你不把话说清楚,就不准离开。”

  低沉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却不容置疑,话语中有着明显的命令口吻。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