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既然你想把话说清楚,那我就一五一十的跟你说清楚。”

  乔安好也不想再这样僵硬下去了,只能硬生生的揭开伤疤。

  “我爸爸的事是叶子沫和现市-长一手操控的,这件事情你知道,而且是你帮忙善的后,你承认吗?”

  她已经说的很委婉了,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陆子熠迟疑了片刻,轻声道:“我只知道这件事跟她有关,但不知道实情,也没有帮她善后。”

  “你到现在还不承认?”

  似是没想到他敢做不敢当,乔安好失望至极,心中又凉了几分。

  陆子熠皱眉:“没做过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

  “可是录音里说的清清楚楚,而且那个就是你的声音,我不相信那些是假的。”

  如果没有那个录音,她可能就相信陆子熠说的了,但她现在绝对相信不了。

  她对陆子熠的声音太敏感,不可能连他的声音都听错。

  “什么录音?”陆子熠俊脸阴沉。

  “录音已经被销毁了,我没有办法拿录音过来跟你对峙,但这不是你撒谎的理由。”

  乔安好已经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不管陆子熠怎么辩解她都不信。

  可她越是这样说陆子熠越生气,低声道:“我以前确实对你不好,但你没必要这样诬陷我。”

  “你若真不想跟我在一起,我不强迫你,但别给我乱按罪名。”

  陆子熠的声音越发低沉冷漠,就像地狱来的撒旦,令人闻风丧胆。

  不知道是不是被震慑住了。

  在听到他说的话时,乔安好竟觉得自己冤枉他了。

  但那也只是瞬间的功夫,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沉声道:“我不想在纠结过去,到此为止吧。”

  话音刚落,她便打开车门下车。

  原以为陆子熠会下车挽留她,可没想到他却是无动于衷。

  虽然内心是希望他如此,但当他真的如此时,乔安好心底却是格外失落。

  大厅内异常的安静,家长们都在等着他们回来。

  “对不起爷爷,我跟陆子熠彻底结束了。”

  乔安好特意走到陆老爷子跟前,对着陆老爷子鞠了一个躬之后,便转身离开。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陆老爷子也没想到等到的会是这个结果。

  能如此安静的说出结束二字,尤其还是从乔安好的口中说出来,那就意味着他们真的结束了。

  “这,这怎么能行呢,安好现在还怀了子熠的孩子,他不能不负责任的。”

  回过神来以后,王海琴赶紧为乔安好打抱不平,生怕乔安好和孩子以后没人照顾。

  “你放心吧亲家,我的孙媳妇只有乔安好一个人,我绝不允许他们离婚!”

  陆老爷子到现在还在坚持着,说什么都不会放弃这一对。

  大厅内的谈话乔安好听到了一点,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该结束的就结束吧,不能再拖了。

  她跟陆子熠中就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继续下去也是互相折磨。

  整个晚上,乔安好都在沉思。

  明明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可第二天却起得非常的早。

  蓝山咖啡厅。

  乔安好早早就来了这里,点完三杯咖啡之后,就开始低头玩手机了。

  “乔大小姐,你这么早把我们叫来做什么?该不会就为了请我们喝咖啡吧?”

  没过一会儿,祈书羽和万阳就来了。

  祈书羽还是一如既往的贫,他刚过来气氛就热闹了起来。

  闻,乔安好抬头看着二人,浅笑着道:“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了,我是来跟你们告别的。”

  “告别?为什么要告别啊?”

  祈书羽顿时懵了,脸上的笑容也缓缓被其收敛,不敢在开玩笑了。

  万阳沉默,可目光却一直定格在她的身上,眼底深处有着难掩的紧张。

  “因为我想换一种生活,想换一个地方生活。”乔安好轻声开口。

  这个地方她是真的不想待了。

  虽然有很多小伙伴,也有很多让她不舍留恋的地方,可她没办法静下心来好好生活。

  这几年发生了太多事,就好像梦一样,让她觉得很不安。

  如今乔氏集团发展的不错,乔父也已经被救出来了,她不再有压力。

  只想换一个地方,好好养胎,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

  “你真的决定好了?不再考虑了?我还想跟你合作别的项目呢。”

  祈书羽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显然是真的不想乔安好离开。

  但乔安好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已经决定好了,明天就离开。”

  “为什么这么早?”

  一直沉默不语的万阳终于开了口,脸色难看的盯着乔安好。

  乔安好耸了耸肩,笑着道:“因为想早一点离开啊。”

  想早点逃避那些不想面对的事,也想早点逃避陆子熠。

  现在的她内心太过脆弱,只是听到陆子熠这三个字,就钻心的刺痛了起来。

  “我今天来就是跟你们告别的,不过你们放心,我还是会回来的。”

  乔安好再度开口,接着朝着他们伸出了手。

  见状,祈书羽和万阳相视一眼,二人虽然都不舍得她离开,但最终还是尊重她,与她握了握手。

  与二人分开后,乔安好又去见了风翊寒,夏薇薇……

  到了最后,她才去了医院。

  去跟穆子涵告别,也算是跟自己的姐姐告别了。

  “不是说好了让子熠来陪我吗?他人呢?怎么还没有来?”

  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对于现在的穆子涵来说,陆子熠就是她支撑下去的所有希望。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或许她离开,对于穆子涵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

  穆尘从病房出来,见乔安好来了,一脸诧异的道:“你怎么来了?”

  “我有些话想跟你姐姐说。”

  “可是她现在肯定不想见你,你还是先回去吧,我怕她会误伤你。”

  穆尘还是很担心乔安好的,生怕她会被自家姐姐伤害到。

  “她不会伤害我的。”

  乔安好一脸的坚定,话音刚落,没等穆尘再开口说话,就径直进去了。

  病房内除了两个护工外没有别人,乔安好刚进来就顺手关了门。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