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要进来?想来看我笑话吗?”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会来,穆子涵满脸的不自在,显然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很糟糕。

  乔安好轻声叹息着:“你有笑话给我看吗?如果有的话,我不介意看一下。”

  “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我现在不想见到你,安好你不要再来了。”

  在说到后面的时候,穆子涵的声音有些哽咽。

  连她自己都看不起现在的自己,更何况是别人呢。

  “你放心吧,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我以后不会再来了。”

  乔安好的声音有些落寞,别人听着也能感受到其中的伤感。

  听到她的话后,穆子涵沉默了,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她。

  乔安好走到了她跟前坐下,自顾自的握住了穆子涵的手,轻声道:“还疼吗?”

  三个字刚落下,穆子涵泪如雨下。

  所有的坚强和伪装在瞬间崩塌,她根本没办法听到这些安慰的话。

  见穆子涵哭了,乔安好心里也很难受,声音也因为情绪的变化有些哽咽。

  “没关系,只要你不放心一切都会好的,江教授做了几年的植物人,他最后还是醒了。”

  大家都以为江教授不会在醒来,可江教授用事实打败了很多人。

  所以乔安好坚信,穆子涵的手一定会好。

  穆子涵擦了擦眼泪,别扭的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我是说了么,这是最后一次来看你,所以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你要去哪里?”穆子涵忽然急了。

  二人虽然是情敌关系,刚受伤的时候,穆子涵也确实很讨厌乔安好,把所有的怒气迁怒到了她身上。

  可在她们两人的心中,彼此都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如果不是因为陆子熠,她们的关系绝对会更好,也绝对不会有隔阂。

  “还不知道呢,不过肯定会离开这里。”乔安好苦涩的笑了起来。

  天大地大,总有一个是她的容身之地。

  只要能够逃离陆子熠,现在不管让她去哪里都可以。

  “子熠……他知道吗?”

  乔安好点了点头:“我跟他说过了,他知道这件事情。”

  闻,穆子涵陷入了沉默。

  二人谁都没在开口说话,各有所思,都有自己的想法。

  “或许你离开是对的,因为他跟我说过,他最爱的人其实是我。”

  不知过了多久,穆子涵终于开了口。

  听到穆子涵说这句话时,乔安好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这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决定放弃,决定重新做回自己。

  “好好照顾自己,我希望回来的时候,你还是那个出名的钢琴家。”

  乔安好拍了拍穆子涵的肩膀,临走之前还给了她一个拥抱。

  在乔安好离开后,帮忙关上的那瞬间,穆子涵忽然笑着哭了。

  有时候放过自己,就是放过别人。

  不管是乔安好还是穆子涵,她们都是好人,只是无奈爱上了同一个人。

  从医院出来后,乔安好深深的松了口气,忽然感觉心空了。

  “妈妈有你就够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微微隆起的小腹,眼神逐渐变得温柔。

  既然决定要离开,那就必须断的干净,自己留在陆家的东西,也是时候该彻底的拿完了。

  陆家庄园。

  乔安好刚回到陆家时,大厅内还是相当的安静。

  可她刚回来没一会儿,叶如烟就过来了,屁颠屁颠的笑嘻嘻的走到了她跟前。

  “安好回来啦,你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啊,妈去给你做。”

  叶如烟好似变了一个人,开始对乔安好献殷勤了。

  看到这副恶心的嘴脸,乔安好是真的很想吐,她不由得冷笑一声,沉声道:“不用了。”

  “怎么能不用呢,你这几天那么累,肯定要吃好东西补补的。”

  叶如烟真的是没脸没皮,好像以前的事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她越是这样乔安好越讨厌,低声道:“我爸爸不一定还会是市-长,所以你没必要巴结我,我跟你儿子也离婚了。”

  “什么?你不是跟我儿子复婚了吗?怎么……”

  “那些都是骗你的,我们离婚了。”

  没等叶如烟把话说完,乔安好就冷冷的打断了她,紧接着上了楼。

  叶如烟呆呆地愣在原地,连陆子华什么时候来了也不知道。

  “我嫂子真的跟我哥离婚了吗?”

  安静的大厅内忽然响起了他的声音,这才将叶如烟从思绪中拉回。

  叶如烟紧咬着下唇:“按照现在这个趋势,乔市-长肯定会官复原职,我一定不会让他们离婚的。”

  “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伪,离不离婚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陆子华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为乔安好和陆子熠说话。

  然而他说的话彻底惹怒了叶如烟,怒瞪着陆子华道:“我知道你对乔安好有想法,别打她主意了,她只能是你哥的。”

  “凭什么?我也是真的爱她。”

  可能是被叶如烟说的急了,陆子华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她身边男人这么多,你没机会,明天我就给你相亲去,别瞎想那些没用的。”

  叶如烟瞪了陆子华一眼,紧接着就回到了自己房间。

  大厅内只剩下了陆子华一人,他的视线还停留在乔安好离去的方向,许久都没有转移视线……

  乔安好收拾好行李从陆家离开,路上总觉得有人在跟着她。

  可身后的车辆来来往往,又不像是有车辆在跟着她。

  “嗡嗡——”

  手机忽然响起,乔安好接了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就传来了沈凌着急的声音。

  “二小姐你现在在哪里?千万不要开车出门,不要碰你的车。”

  车?可她现在正在开啊。

  乔安好皱眉,不解的道:“我的车开了一天了,怎么了沈凌?”

  “开了一天?那你现在在哪?”

  “现在在回家的路上,怎么了,我的车有问题吗?”乔安好不解。

  开沈凌的车开习惯了,她早就已经把他的车当成自己的了。

  “遭了,你快点找个地方停车,然后把地址告诉我我去接你。”

  “到底怎么了,我——砰!”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