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啊,叶子沫把她害得太惨了,这笔账她无论如何也要讨回来。

  “那你回来之后有什么打算?继续发展公司,还是尝试一些没有尝试过的?”

  风翊寒的话刚说完,乔安好的唇角就不禁微微上扬。

  她不但想好了以后的路,甚至也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乔安好耸了耸肩,有些小小的得意:“过不了多久,你就知道我朝哪些路上发展了。”

  “现在不能说吗?还非要卖个关子啊?”风翊寒皱眉。

  大家都是好奇心比较重的人,尤其还是对自己在乎的人,就更想继续探究下去了。

  乔安好摇了摇头:“当然不能了,现在说了那还有什么惊喜。”

  公司发展这一块她已经不想做了,乔氏集团早就已经让沈凌接手。

  不得不说沈凌是真的很重情重义,到现在都没有改公司名称,他也一直以副总据称,总裁还是她的。

  “好吧,等会儿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婚礼现场吗?”

  风翊寒聪明地转移了话题,如果继续交流下去的话,他会更加好奇。

  “当然需要了,你得给我镇场子,装一下我男朋友也挺好。”

  乔安好随口开了一个玩笑,对她而确实只是开玩笑,然而风翊寒的脸却是情不自禁的红了起来……

  hjfjd.co说边掏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主人公正是乔安好和风翊寒。

  看到照片上的女人,陆子熠薄唇微微上扬,轻声呢喃道:“她果然没有死。”

  “既然她已经回来了,那这个婚……”

  说到这里,穆尘犹豫了,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什么意思确实不而喻。

  “照常进行,你自己说的,有些戏该演还是要演下去。”

  陆子熠寒眸微眯,唇角的笑意逐渐变得嗜血,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演戏是可以啦,但绝对不能太过分了,否则到最后无法收场。”穆尘开口提醒。

  女人都是不好惹的,尤其还是非常记仇的女人。

  他说的这些陆子熠怎么可能不知道,低声道:“我自有分寸。”

  “那你就抓紧过去呗,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人过来凑热闹。”

  穆尘已经隐隐有些期待了,如果乔安好知道陆子熠和叶子沫结婚,她绝对不会无动于衷。

  到时候……可就是一出好戏了。

  这场婚礼,原本对于陆子熠来说,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可跟穆尘聊完天之后,他越来越期待婚礼进行,越来越期待见到那个女人。

  不知道几年以后,她变成什么样了……

  然而这一切叶子沫浑然不知,她和叶如烟都还沉浸在喜悦的氛围中。

  “谢谢大家今天来参加我儿子的婚礼,我实在是太荣幸了。”

  叶如烟穿着一袭隆重的旗袍,头上身上带了好多首饰,一看就是阔家太太。

  “哪有,叶夫人能让我们来参加婚礼,那才是我们的荣幸呢。”

  “就是啊,可不是所有有钱人,都能有幸看到大名鼎鼎的陆总结婚的哦。”

  “……”

  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能说,一个比一个会谄媚,夸的叶如烟高兴的不行,嘴巴都快咧到下巴了。

  婚礼现场真的相当的隆重,听说这场婚礼从头到尾都是叶家筹划的,足以可见叶子沫对婚礼的重视性。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已经有很多记者开始拍摄了。

  宾客们陆续回到了位置上坐好,等人都到齐了以后,婚礼才正式开始。

  “欢迎大家来参加陆子熠先生和叶子沫小姐的婚礼,现在是上午十点,二位新人的婚礼正式开始。”

  主持人的一番话彻底拉开了婚礼的序幕,所有的一切都在跟着流程走,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很顺利。

  “叶子沫小姐,你愿意嫁给陆子熠先生,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都不离不弃吗?”

  叶子沫深情地凝望着陆子熠,烈焰红唇微微轻启:“我愿意。”

  “那陆子熠先生,你愿意娶叶子沫小姐为妻,无论贫穷还是富有,一辈子……”

  “我不愿意。”

  主持人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陆子熠就相当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因为在婚礼开始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即便那个女人在故意躲避他的视线,也故意的往人流量多的地方去,也还是没办法让他忽视。

  既然原配回来了,那叶子沫便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何必再演下去。

  “哗——”

  全场不禁哗然一片,谁都没有想到陆子熠会拒绝。

  既然他不愿意的话,那为什么要举办这场婚礼呢?

  叶子沫当场就懵了,愣了好长时间后,方才皱着眉头道:“子熠你不要开玩笑了,你说好要娶我的。”

  “娶你的前提是告诉我乔安好的消息,可她都已经回来了,我为何还要娶你?”

  说话期间,陆子熠连看都没看叶子沫一眼,目光始终定格在某个人身上。

  “这怎么可能?乔安好她已经死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