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小乔乔见爸爸?”

  夏薇薇饶有兴致地盯着乔安好,摆明了是想看热闹。

  在乔安好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她也经历了很多事,甚至发现自己的孩子就是穆尘的。

  两个人当年阴差阳错睡在了一起,结果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好在夏微微并没有把孩子打掉,否则就谁也不知道真相了。

  这两人现在感情很好,他们生的是个女儿,一直希望跟小乔乔定个娃娃亲呢。

  “我不会让小乔乔认他的,他也不配当我孩子的爸爸。”

  乔安好的神情瞬间变的严肃,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见她如此,夏微微抿了抿唇道:“我总觉得你对陆总有误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说他一直都想让我死,你相信吗?”

  乔安好忽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夏薇薇,美眸中有着难掩的恨意。

  若不是她亲自听到那个录音,在发生火灾的车上捡到了陆子熠的手表,她绝对不会相信他想她死。

  可现实逼的她不得不相信,她再也不会相信陆子熠了。

  “安好,你们之间肯定是有误会的,我能够看的出来陆总对你的爱,他……”

  “不要再跟我提什么爱不爱的了,我这次回来,目的就是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没等夏薇薇把话说完,乔安好就冷冷的打断了她。

  虽然爸爸已经救出来了,也已经恢复了原来的职位,所有的一切好似照旧,可任何人都抹不掉她心中的伤痛。

  但凡那些人给她一点温暖,她也不至于怀着孕逃出国。

  乔安好沉重的闭上了眼睛,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声道:“薇薇,帮我发出消息,就说……”

  “我要进入演艺圈。”

  这是她老早就有的想法,因为在国外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那个毒舌导演。

  在得知她没有死之后,毒舌导演就一直在不停的找她,想让她担任他新剧本的女主角。

  以前没回来不予考虑,现在她回来了,倒是可以尝试一下了。

  “演艺圈?你这是在逗我吧?你可是乔氏集团的总裁哎,怎么能去演戏啊。”

  夏薇薇怎么也没想到乔安好会有这个想法,顿时惊呆了。

  “总裁怎么就不能演戏了?只不过是换一种生活方式罢了。”

  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她本来对商业就没有什么兴趣。

  当初之所以创立乔氏集团,完全是想多认识一些人,想办法把爸爸救出来。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实现了,那她就没必要再做那个总裁了,更何况沈凌做的也不错,交给他她也放心。

  “那就随便你呗,我只负责帮你放出消息。”夏薇薇撇了撇嘴。

  虽然还想劝说,但最终还是欲又止。

  乔安好明白她的意思,浅笑着道:“娱乐圈不会踏入很深,你放心吧。”

  不管是娱乐圈还是名媛圈,水都很深,这一点她心知肚明……

  e.s集团总裁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内,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男人斜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手上还握着一张照片。

  “咚咚——”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助理便直接推门进来。

  “总裁你让我查的我都查到了,夫人确实已经跟毒舌导演签了约,下个星期就会去剧组拍戏。”

  闻,沙发上的男人终于有了动静,寒眸微张,挑眉道:“她真的要拍戏?”

  “是啊,这个消息绝对是千真万确,网上都已经官宣了。”助理不停的点头。

  乔安好进入娱乐圈这个消息刚传出来,就引起了一阵轰动。

  毕竟乔安好的身份很特殊,她不但是乔氏集团的总裁,还是现任市-长的千金,她的身份简直比电视剧女主还要精彩。

  最最重要的是,她是陆子熠的前妻。

  陆子熠因为她的到来,直接在大婚之日抛弃了新娘,足以可见她的重要性。

  乔安好一旦进入娱乐圈,那绝对是话题与热度并齐,她压根不需要争,就已经是当红的流量了。

  “去把毒舌导演找来。”

  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声音一如即往的冷漠,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助理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反应了过来,笑着道:“总裁您是不是看中男主角的位置了?”

  “男主角?”

  刚听到这三个字时,陆子熠的神情忽然有了一丝变化。

  他只是想到要把这个电视剧的版权买下来,却没想到自己也可以拍。

  助理的话成功提醒了他,陆子熠薄唇微微上扬,语气轻快了几分:“偶尔换个爱好也不错,去把导演找来。”

  “好咧总裁,我立马去联系。”

  助理开心地笑了起来,他是真的太希望乔安好和陆子熠在一起了。

  之前他一直以为乔安好是真的死了,如今乔安好没有死,那他无论如何也要尽全力的撮合二人。

  乔安好回来以后,认识她的人都纷纷联系她,但能让她见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而这几个人,也是不好惹的人啊!

  乔安好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从头到尾都低着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而坐在她面前的,正是祈书羽和万阳。

  这两个男人都目光不散的看着她,显然是觉得被乔安好欺骗了。

  “我说乔大小姐,你能不能有点良心,得知你的死讯后,我足足一个月没有出门,结果你呢,你竟然骗我?”

  祈书羽愤愤不平的开了口,恶狠狠地瞪着乔安好,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生气。

  这件事情确实是乔安好理亏,她轻咳了一声,故意打趣着道:“那看来你是希望我死咯?”

  “呸呸呸,这种话怎么能瞎说呢,我只是讨厌你骗我们,不是希望你那个。”

  祈书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说到后面的时候连自己都急了,眼眶都不禁红了起来。

  在得知她去世的消息时,他就像疯了一样,整个一个月都把自己封闭了起来,谁都不见。

  如今知道她平安无事,他当然比谁都要开心,只是真的很讨厌乔安好的做法。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乔安好的眼眶隐隐泛红,内心深处似是有一股暖流在缓缓的流淌着。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