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安好终究还是逃离不了王海琴的魔掌,强行被收拾好了行李,强行被拉到了陆子熠跟前。

  “子熠啊,既然你们离婚协议没生效的话,那你们就还是夫妻,按规矩来说,她也该跟你回家。”

  不管陆子熠之前做过什么过分的事,王海琴始终还是向着这个女婿。

  闻,乔安好不禁翻了翻白眼,“妈你别这么偏心好不好?我才是你闺女。”

  “你是我闺女没错,可子熠也是我女婿,我当然要就事论事了。”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王海琴对陆子熠真的是十分满意。

  毕竟她不清楚乔安好跟陆子熠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没办法讨厌陆子熠。

  “妈说的没错,你就乖乖听话跟我回家。”

  陆子熠态度柔和,完全没有了以往盛世凌人的气场。

  每次听到陆子熠叫妈,王海琴心里都相当的高兴,笑容也越来越甜。

  当妈的不过就那点心思,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和女婿能够过得好。

  看到王海琴笑得那么高兴,乔安好忽然不想反驳了。

  自己这个当女儿的,一离开就是好几年,难得看到母亲这么高兴,她确实也不想扫她的兴。

  想到这里,乔安好挑眉道:“让我跟你回去也可以,但家里的大小事必须得听我的,别人不允许插手。”

  “只要你回去,连我也听你的。”

  陆子熠宠溺的盯着乔安好,眸光深情的好似不像是他了。

  许是听不惯他说这些,乔安好一脸的尴尬,低头轻咳了几声:“那现在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再停留下去,估计她妈妈得笑的抽筋,那可就是她和陆子熠的过错了。

  二人一同回到了陆家,叶如烟和叶子沫一直在家等他,见陆子熠回来了,叶子沫赶紧迎了上去,孰不知乔安好也来了。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子熠你现在是我老公,你不可以跟别人在一起的。”

  叶子沫顿时急了,赶紧围到了陆子熠跟前,伸手挽住了他。

  她的举动让陆子熠很反感,直接冷冷的甩开了她的手,低声道:“我没有跟你结婚,你被甩了。”

  “可整个临城的人都知道我们举行了婚礼,在他们看来你就是我老公。”叶子沫还在坚持着。

  刚被甩的时候,她对陆子熠充满了恨意,还想着要跟他讲道理。

  可当看到陆子熠把乔安好带回来的那一瞬间,她只想留住他,只害怕陆子熠真的不要她了。

  “谁说他是你老公了?如果陆子熠是你老公,那我是谁?”

  乔安好冷笑一声,没等叶子沫开口,紧接着又道:“既然人家都已经不要你了,那就不要再死缠烂打,识相点就滚远点。”

  “我为什么要滚远点,乔安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死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还要回来?”

  说到后面,叶子沫完全是在嘶吼,整个人像疯了一样。

  一提到死这个字,乔安好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美眸深处有着难掩的恨意。

  她正准备开口说话,结果就被陆子熠抢先了一步。

  “不管她回不回来,她都是我的老婆,你以后也不要过来了。”

  低沉醇厚的声音不容置疑,根本不给别人反驳的机会。

  话音刚落,陆子熠便牵着乔安好的手准备上楼,开始乔安好还想反抗,但终究还是抵不过他。

  “陆子熠你站住!”

  叶如烟可能是生气了,也顾不上其他的,大声叫住了陆子熠。

  闻,二人停下了脚步。

  乔安好转头看她,眼神忽然变得异常冷漠:“差点忘了你了。”

  她松开了陆子熠的手,慢慢靠近了叶如烟,可能是被她的气场吓到了,叶如烟不自觉得退步了几步。

  “我知道你希望叶子沫当你的儿媳妇,但是很抱歉,就算我不要陆子熠,我也不会便宜叶子沫。”

  乔安好说的很直接,好像完全就把陆子熠当成了一件物品。

  虽然她说的话很难听,但陆子熠也没有因此而生气。

  毕竟他给乔安好带来了太大的伤害,乔安好现在讨厌他也是应该的。

  “可他们毕竟举行了婚礼,他……”

  “但是被甩了不是吗?全国人民都知道叶子沫被抛弃了,难道你还觉得她是陆子熠的老婆?”

  叶如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乔安好给打断了。

  说来说去都在说叶子沫被抛弃的点,叶子沫气得牙龈都疼,每次想开口,可都欲又止。

  叶如烟被说得哑口无,早在乔安好进来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倒戈了。

  毕竟乔安好的父亲现在还是市-长,如果这两人复婚了,那她在太太圈就更抬得起头了。

  “安好说的没错,我其实也不是帮子沫说话,只是想知道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你们应该和……”

  “我跟陆子熠没有和好,我也跟你们说了,他是我不要的东西,但即便如此,我也不会便宜了叶子沫。”

  没等叶如烟把话说完,乔安好就很不客气的打断了她。

  她最讨厌这种没有骨气没有原则的人了,越是这种见风使舵的人,越让人厌恶。

  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人这么说,叶如烟心里很不是滋味,皱眉道:“你不能这么说子熠的。”

  “我就这么说他怎么了?”

  乔安好唇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弧度,扭头看向了陆子熠,“你有意见吗?”

  “我没有意见,你开心就好。”

  陆子熠完全就是宠妻狂魔,不管乔安好说什么他都附和。

  可能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陆子熠,叶如烟和叶子沫都非常的诧异,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这么低声下气。

  好像根本就不敢对乔安好大声,生怕一不小心就惹她生气。

  听到陆子熠的回应,乔安好得意的耸了耸肩,“听到了没有?这就是你儿子的回应,他都没有意见,你就不要再废话了。”

  叶如烟被怼的哑口无,现在看着陆子熠,完全就像是看陌生人。

  眼前的陆子熠就像换了一个人,根本就不是原本熟悉的他了。

  “安好啊,以前都是妈的错,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们一家人就好好相处好吗?”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