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

  低沉磁性的声音再度响起,即便没有看见他的神情,也能隐约听出他的不满。

  乔安好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努力平复了情绪后方才转身看他。

  “刚才的事情谢谢你,那些钱我也会还给你的。”

  她的声音异常的冷漠,跟陆子熠说话就像是在跟陌生人说话,甚至比陌生人还要冷漠几分。

  明明他帮了她,结果她却还像看到仇人一样,这让陆子熠心里很不爽。

  他大步走到二人跟前,皱眉道:“把钱还我就行了?”

  “要不然你还想怎样?”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这个地方竟然都能遇见他。

  这明明就是游乐场唉。

  陆子熠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会那么巧地出面帮她解围?

  “当然是希望你好好感谢我,毕竟你还有东西在我这里。”

  陆子熠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心思,也不想跟乔安好废话太多。

  闻,乔安好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我明天让人把钱送到你家,再见。”

  不过就是一点钱的事儿,她是真的不想再跟他纠缠不清了。

  话刚说完没几秒,乔安好就带着小乔乔离开,态度异常的坚定决绝。

  看着女人离去的身影,陆子熠神情复杂多变,生气的踹了一下脚下的石头。

  “总裁,夫人的包该怎么办啊?您可是好不容易从小偷那追回来的。”

  助理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不知道陆子熠刚刚跟乔安好见面了。

  闻,陆子熠扫了那包包一眼,低声道:“能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既然那女人并不怎么想要这个包,那他也就没必要把包还给她了。

  “可是总裁,这是您好不容易从小偷那拿过来的,真的不打算让夫人知道吗?”

  助理明显为陆子熠感到不值,感觉自家总裁所做的一切都白做了。

  但既然乔安好都不在乎这些,他告诉她又有什么意思?

  陆子熠眉头微蹙,相当烦躁的道:“没什么好让她知道的,别再多说废话。”

  他现在压根就不想听到那女人的名字,也不想再提起这件事。

  费尽心思的抓小偷想讨好她,结果呢。

  这女人就是这么对待他的?

  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与此同时,乔安好也感觉自己对陆子熠过于冷漠了,怎么说人家也帮她解了围,那样确实很不妥。

  可事已至此,她也没法再回头了,只能努力的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但是呢,总有人会提醒她。

  “妈咪,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钱还给人家?”

  小乔乔奶声奶气地开了口,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非常成熟。

  乔安好抿了抿唇,略有些尴尬的道:“有空就还给他。”

  “妈咪还是早点还给人家吧,我可不想欠别人什么东西。”

  这小家伙真的是人小鬼大,什么都懂,都知道不想欠人人情了。

  乔安好无奈的笑了笑,“放心吧,这个钱妈咪肯定会早点还给他的。”

  “那你知道他住哪里吗?”小乔乔扭头看着乔安好,表情相当的认真。

  听到小乔乔说的这句话后,乔安好瞬间明白了小乔乔的心思。

  这孩子就是想多了解一下陆子熠啊。

  表面上越是表现的冷漠,实际上就越是渴望见到他。

  乔安好忽然有些心疼小乔乔,鼻子也莫名变得酸涩,“妈咪知道他住在哪,下次带你去找他还钱,好吗?”

  “嗯,这种事就该男人之间来解决。”小乔乔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以前是从来不喜欢多管闲事的,如今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也只是因为陆子熠是他的爸爸吧。

  一旦确定了这个关系,不管小乔乔表面上有多么讨厌陆子熠,他还是打从心眼里渴望父爱的。

  这就是所谓的血缘,根本剪不断。

  “好,以后这种事情都交给你来解决。”乔安好笑着道。

  她的笑容逐渐变得苦涩,在那不为人知的眼底深处也闪烁着泪花。

  有些事情其实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就算她把全部的爱都给了小乔乔,也还是无法弥补那缺失的父爱。

  如今小乔乔知道自己有爸爸,甚至也见到爸爸了,他就没办法不放在心上了。

  “妈咪放心吧,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妈咪了。”

  小乔乔一本正经地握起了小拳头,漂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坚定和认真。

  有了小乔乔的这番话,乔安好瞬间不再多想其他了,心里相当的温暖……

  回到家里以后,乔安好忽然发现合同也在那个包里,都被小偷偷走了。

  “遭了……”

  这份合同只有两份,毒舌导演再三嘱咐她合同不能丢失,结果……

  就这么很不巧的被小偷偷了。

  无奈之下,乔安好只能赶紧打电话通知警察,让警察帮忙处理。

  “女士,您所说的那个小偷已经抓到了,但对方说包包并不在他这儿,已经被别人拿走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警察同志的声音,更是让乔安好心急如焚。

  “又被别人拿走了?那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我该怎么联系他?”

  乔安好是真的急了,她明天就要去剧组了,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处理这些事情。

  如果今晚还不能搞定,那就真的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联系方式应该有的,因为就是他打电话抓得小偷,不过您得来警察局确认一下情况,我们才能把电话号码告诉您。”

  “好,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电话以后,乔安好急急忙忙去了警察局,把小乔乔留在家里给保姆照顾了。

  毕竟警察局这种地方,小孩子还是少去为好。

  在警察局这边登记好了以后,警察同志方才把对方的号码给了她。

  “听那小偷说,抓他的人应该跟你认识,所以你最好打电话核实一下。”警察同志开口道。

  乔安好点了点头:“好,我问一下。”

  如果那个人认识她,那就再好不过了。

  她赶紧拨通了那个号码,没想到刚通几秒就有人接电话了。

  “夫人您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您找我是不是因为包包的事情啊?”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