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一旦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说不定就翻脸了。

  要是真的把包还给她,只怕之前的时间就全都被浪费了。

  乔安好眉头紧皱,已经在很努力的掩饰情绪了:“”我不会食。”

  “我也不会食,第三天肯定给你,包里的东西我也不会乱动。”

  两人都是一根筋扭到底的个性,谁都不会为谁妥协。

  乔安好冷笑一声:“我们没有办法复合是有原因的,既然你想把包包留着,那你就留着吧。”

  话还没有彻底的说完,乔安好就转身离开了,一秒钟都不想继续待下去。

  倒不是因为她不想要包包了,而是不想对陆子熠有太多的妥协。

  既然这招行不通,那只能想别的。

  乔安好前脚刚离开,陆子熠的脸色便有些难看。

  他低头看了一眼包包,若有所思的道:“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明明是想跟她有更多接触的机会,但现在看来乔安好明显是真的生气了。

  陆子熠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筋疲力尽的揉了揉太阳穴。

  “总裁,夫人怎么气呼呼的走了,你该不会又惹她生气了吧?”

  乔安好刚走没多久,助理就急急忙忙跑了进来,显然非常关注二人的感情。

  原本陆子熠就已经够烦了,如今听到助理的话更是俊脸阴沉,低声怒吼道:“滚远点!”

  额……跟我有啥关系?

  助理都是愣住了,虽然还有很多疑惑想要问,但因为陆子熠都开口了,他也只能乖乖的离开了办公室。

  从e.s离开以后,乔安好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上。

  自从她回来之后,去过最多的地方也就是乔家和陆家,至于乔氏集团,好像还真是一次都没去过。

  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最终还是决定开车去了乔氏集团。

  因为有工作人员的工牌,所以即便乔安好戴着墨镜和口罩,也还是能够进得去。

  她不想在自家公司引起轰动,也是真的想知道他们的现状。

  “你说我们总裁是怎么想的,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终止跟风氏集团的合作啊,我们两家不是合作的挺好的吗?”

  “就是啊,刚起步的时候靠着人家,现在集团做大做好了就把人家踹了,还有江南制药厂,我做这个项目都做习惯了,结果……”

  “能怎么办呢,这个乔氏集团早就已经不姓乔咯,我看啊迟早得改名。”

  “以前看沈总还挺好的,现在越来越觉得他人面兽心,一点都不比乔总好。”

  “……”

  因为现在是中间休息时间段,好多员工就在一起聊天。

  乔安好恰巧路过,没想到就听到大家在议论沈凌,最重要的是,他们所说的她并不知情。

  当初把公司交给沈凌时,乔安好千叮嘱万嘱咐,绝对不能跟风翊寒祈书羽和万阳解除合同。

  虽然不知道沈凌有什么苦衷,但这事做的还是让她很不高兴。

  乔安好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到门口的时候正准备敲门,便听见沈凌在打电话。

  “不要再闹了好不好?现在很多事情已经不受我们控制了,在闹下去迟早翻船。”

  不知道沈凌是在跟谁打电话,话语听着相当的无奈。

  对方可能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沈凌的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分贝。

  “我绝对不会再做对不起她的事,你也最好不要乱来,感情的事情自己努力,不要再耍阴招了。”

  “……”

  “总而之,我们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我们彼此互不干涉。”

  沈凌很生气的挂断了电话,这也是乔安好看到的他为数不多的生气的样子。

  等他打完电话后,乔安好这才敲门。

  “有什么事明天再找我,我今天没工夫处理其他事情。”

  房间里传来了沈凌淡漠的声音,听着倒是相当的陌生。

  乔安好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开口道:“是我,我找你有点事情。”

  “二小姐?”

  听出了是乔安好的声音,沈凌赶紧过来开门,神情复杂多变。

  “你怎么忽然来了?我还以为又是哪个助理过来烦我呢?”

  乔安好撇了他一眼,笑着打趣道:“看来总是有助理在烦你啊,我估摸着,她们应该是对你有意思。”

  “二小姐你就别打趣我了,你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可能是被说的不好意思了,沈凌挠了挠头,神情更加复杂多变。

  乔安好耸了耸肩,淡淡的道:“正好路过,顺便过来看看。”

  说到这里,她稍微迟疑了一下,接着又道:“听说你跟风氏集团解约了?”

  虽然她已经不是乔氏集团的总裁了,应该要尊重沈凌的想法,但还是想知道情况。

  沈凌显然没想到乔安好这么快就知道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道:“嗯,风氏集团的条款越来越狮子大开口,我们集团实在是吃不消了。”

  “那江南制药厂呢?这几年不是合作的挺好的吗?”乔安好又问。

  虽然这几年她都不在国内,可国内的很多情况她都了如指掌。

  就好像江南制药厂前不久刚上过热搜,她也都清清楚楚。

  而且江南制药厂上热搜不是因为坏事,而是因为生产链大规模发展,让更多的商家注意到了。

  这跟乔氏集团和e.s的共同努力是分不开的,所以她没想到沈凌会解约。

  “跟江南制药厂解决是因为你,你不想再跟陆子熠有关联,所以我就解约了。”

  沈凌的回答很敷衍,但仔细想想好像又不无道理。

  可尽管如此,好端端的也不能说解约就解约啊,这样太影响集团发展了。

  乔安好抿了抿唇:“在跟e.s商量商量吧,能不解约最好别解约。”

  “可是已经解约了,赔偿费我都已经付过了。”沈凌回应道。

  “这么快?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乔安好这回是真的震惊了。

  就算按照流程来,解决这件事情也得半个月左右,从她回国到现在也就个把星期吧。

  怎么就连赔偿费都能付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