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确实没来得及和你商量,也没想到陆子熠这么爽快就同意了。”

  沈凌苦涩的笑了笑,应该也是觉得这一切发展的太快了吧。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儿他们做的就是不对,有种过河拆桥的感觉。

  需要人家的时候就一直合作,不需要了就直接把人踹了。

  长久这样的话,以后还有哪个公司会全心全意的跟他们合作?

  乔安好无奈叹息了一声:“陆子熠向来不按常理出牌,解约了就解约了,风氏集团那边绝对不可以。”

  虽然放弃江南制药厂很可惜,但既然已经放弃了也没办法。

  现在唯一能挽留的就是风氏集团了,绝对不能再跟风翊寒解除合作。

  “风氏集团同意解约,我们现在正在沟通中,如果……”

  “这件事我来解决,只要没有敲定,那就什么都好说。”

  没等沈凌把话说完,乔安好就直接打断了他。

  陆子熠那边不好说话,但风翊寒那边还是可以商量商量的,如果是因为她们集团想要解约,那还有很大的劝说余地。

  “我好久没来公司了,你现在有空吗?有空的话就带我看一下。”

  乔安好成功的转移了话题,显然不想让沈凌觉得她是在怪他。

  既然放心的把集团交给他,那她就不应该插手其他的,只是无奈这几个集团对她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好,我带你去参观一下。”

  沈凌点头应声,紧接着就赶紧带着乔安好去参观公司了。

  这几年公司的变化不是很大,顶多就是变变装修变变风格。

  在路过财务部的时候,乔安好原本就直接路过了,可却发现财务部部长一直在盯着她,神情相当复杂。

  或许女人的第六感直觉都很强吧,她总觉得部长有什么话想要跟她讲。

  想到这里,乔安好停下了脚步,“沈凌你先去忙吧,我自己随便转转就好。”

  “没关系的二小姐,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我可以带你到处逛逛。”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看看就好。”

  乔安好笑着婉拒了他的好意,紧接着继续朝前走去。

  见她是真的想要自己去转,沈凌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调头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过去了。

  沈凌走后没多久,乔安好便装作无意间转了回来,不紧不慢的进了财务部。

  “乔总?”

  财务部的人都愣住了,显然没想到在门外看着的人真的是乔安好。

  乔安好热情的跟大家打个招呼,“好久不见,你们辛苦了。”

  “不辛苦的总裁,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大家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好像都非常渴望乔安好能够回来。

  这倒是乔安好有些始料未及的,没想到自己在大家的心目中,还是一个好总裁的形象。

  乔安好稍微有些感动,心里也像是有一股暖流在缓缓的流淌着。

  “暂时先不回来,你们安心工作,只要做得好,公司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好咧。”

  简单的跟员工们聊了一会儿后,乔安好便径直走到了财务部部长跟前。

  部长完全愣住了,好一会儿方才赶紧起身,宠若惊的看着乔安好:“总裁。”

  “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们总裁了,你可以平常心跟我说话。”乔安好笑着道。

  原本她以为公司的人早就忘了她了,如今大家的举动真的很暖心。

  部长点了点头,接着便坐了下来。

  她好几次看着乔安好,似是有话想要说,但最终还是欲又止。

  乔安好也是个敏感的人,很容易就发现了她的异样,低声道:“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跟我说,没关系的。”

  “确实有几件事情想跟你说,我这几天发现财务有好几笔资金流动,都是没有通过我这边审核的,好像……”

  说到这里,财务部部长显然还是很犹豫,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道:“是沈总私自操作。”

  “哦?”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乔安好是真的不理解沈凌的做法,为了不冤枉他,她亲自跟部长查流水。

  事实证明部长说的没错,有几笔账务流出一看就是沈凌操作的,甚至每一笔的金额都不小。

  最少的也是2,000万,最多的甚至高达八千万。

  如果是公司内部做账,或者是财务流动,这些对于乔安好来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如果是个人动用的话,那这真的是一笔不小的资金了,沈凌挪用这些钱到底是要干嘛?

  “这些是我后来对账发现的,一开始我没有发现得了,后来无意间看到沈总来过一次,我就着重关注了。”财务部长道。

  如果这些账务不早点弄清楚,越往后越难查,甚至很有可能查不出来。

  乔安好拍了拍财务部长的后背,忽然庆幸自己的眼光毒辣。

  将这一切都了解清楚之后,乔安好这才离开了财务部,重新去找沈凌了。

  沈凌此刻正在忙,乔安好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有敲门,随即转身离开了。

  账务的事情一直埋藏在乔安好心里,压的她晚上根本就睡不着觉,无奈只能醒来到客厅去喝茶。

  “砰——”

  外面忽然传来了重重的一道声响,吓得乔安好身子都颤抖了一下。

  她稍微怔了怔,一想到对面现在住的是陆子熠,便赶紧起身过去开门,发现陆子熠跌到在门口。

  “喂陆子熠,你这是怎么回事?”

  乔安好穿着睡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弄他,只能将杯子放了回去,努力将陆子熠扶了起来。

  他刚起来的那一刻,整个人就软软的趴在了她的身上,满身的酒味,明显是喝多了。

  乔安好嫌弃的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吐槽道:“你什么时候那么能喝酒了。”

  “天天都在喝,习惯了。”陆子熠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他的声音听着有些飘渺,就好像是在说梦话,而不是在跟她对话。

  “为什么要天天喝酒呢?我记得你以前没有这个癖好啊。”

  乔安好努力的将他搀扶到了对面,可因为有密码锁,压根就进不去。

  无奈之下,乔安好只能努力的跟他交谈:“密码是多少?”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