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你生日。”

  陆子熠迷迷糊糊地开了口,可能因为他说的太模糊了,乔安好只听到了生日两个字。

  她先是试了陆子熠的生日,然而密码不对,之后又试了叶子沫和穆子涵的生日,可最终都不对。

  把能想的几个人的生日都试了之后,没有一个人是对的。

  乔安好着实是无语了,皱眉道:“谁的生日都不对啊?到底是谁的生日?”

  “你的……”

  这两个字缓缓从陆子熠口中溢出,乔安好刚听到就怔住了,如同石化一样呆呆的愣在原地。

  她想了所有人的生日,但唯独没有想到自己的,可万万没有想到,陆子熠设置的密码竟然是她生日。

  事实证明他说的是对的,用了自己的生日之后,密码锁确实打开了。

  可是因为陆子熠的这个锁太高级,乔安好刚将他扶进去,就怎么也开不了门。

  “这是怎么回事,你家的门为什么开不了?”

  乔安好不停的拉着门把手,越是努力的想要打门,这个门就越是开不了。

  此刻的陆子熠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根本就没办法回复她。

  乔安好急得快要哭了,不停的嘀咕道:“完蛋了,我的手机也没带,家里只有小小乔乔自己呢。”

  因为她马上就要去剧组了,所以今晚特地给阿姨放假,让阿姨回去收拾东西。

  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她这是不是太倒霉了?

  “乔安好……”

  房间里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

  可能是因为门实在打不开,乔安好已经放弃了,只能垂头丧气的进了陆子熠房间。

  “没事干嘛要装这么高级的锁,早知道就不该管你。”

  乔安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话虽然是这样说的没错,但她还是在照顾他。

  整个一晚上,陆子熠不知道吐了几回,每一回都弄得乔安好措手不及,最后彻底吐在了她的身上。

  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乔安好实在是忍不住了,赶紧进浴室洗澡。

  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无奈之下只能先换上了陆子熠的,之后又在照顾他,生怕他又吐的满地都是……

  “乔安好……”

  迷迷糊糊中,乔安好听到有人在叫她,她强忍着困意睁开了眼,印入眼帘的就是陆子熠那张俊美到不可方物的脸。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努力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点。

  在确认是陆子熠时,这才懒洋洋的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醒什么?呵!怎么在梦里你都不能温柔一点。”

  陆子熠不由得冷笑一声,好像完全把现在当成是梦境了。

  “我为什么要对你温柔?你还是抓紧睡觉吧。”乔安好淡淡的道。

  她现在实在是困的睁不开眼睛,是真的不想再废话下去了。

  “不行,你必须要对我温柔。”

  陆子熠忽然起身,霸道的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着他。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把乔安好吓到了,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二人四目相对,眼底深处都有着异样的情愫。

  再次凝视着陆子熠的眼睛,她的心还是会忍不住的加速跳动起来,小脸也在微微泛红。

  乔安好咽了咽口水,努力的让自己恢复冷静,可下一秒她就被陆子熠紧紧拥在了怀里。

  “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他的声音听着有一丝哽咽,没有了以往的强势和冷漠,就好像受了伤的孩子,话语中有太多的委屈。

  再冷漠的人在听到这话时也该心碎了,更何况还是一直都深爱着他的乔安好。

  可一想到那场车祸还有录音,乔安好的头就剧烈的疼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他。

  “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再和好的,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放完狠话以后,乔安好根本就不敢在房间继续逗留下去,赶紧出去了。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乔安好红了眼眶,一滴眼泪也缓缓从眼角流下。

  她真的不想被陆子熠继续欺骗了,也不想再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女人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不会做‘爱情的依附品,更不会依附于某个男人。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心脏,自嘲的呢喃道:“你啊你,也太容易动心了。”

  只要是面对陆子熠,她就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更没有办法很好的完成表情管理。

  这样长久下来,她不但没办法报仇,反而会再度让自己沦陷。

  看来,她现在必须先针对叶子沫,要逃避陆子熠一段时间了。

  “呕……”

  房间内再度传来呕吐的声音,乔安好压根就来不及多想,赶紧开门进去……

  “砰砰砰——”

  房间外面不停的传来敲门声,声音大的好像要将门砸开。

  这个场面似曾相识,可乔安好却困得压根就不想睁开眼睛。

  “里面的人抓紧开门,我们是警察,再不开门的话我们就踹门了!”

  外面忽然传来一道爆喝声,吓的乔安好立马睁开了眼睛。

  警察?

  陆子熠难道犯了什么事吗?警察为什么要敲他们的门啊?

  乔安好是真的急了,赶紧推了推陆子熠,大声道:“你昨晚到底做了什么,警察为什么来找你?”

  “嘶——”

  陆子熠显然头很痛,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半醒半睡的睁开了眼睛。

  再看到乔安好的那瞬间,陆子熠也被惊醒了,俊眉微蹙:“你怎么会在这里?”

  “废话,还不是因为你昨晚醉酒倒在地上,我送你回来然后就出不去了。”

  乔安好敷衍的解释了一遍,紧接着连忙道:“外面有警察在敲门,现在怎么办?你昨晚都做了什么?”

  “你是说对你吗?我不知道,昨晚的事完全记不起来了。”

  陆子熠揉了揉太阳穴,满脸蒙圈,应该是真的喝断片了。

  “砰砰砰——里面的人抓紧开门!再不开门就真的要踹了!”

  外面再度传来声音,乔安好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也不指望陆子熠了,起身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

  她努力平复了情绪,这才开了门。

  “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我……”

  “妈咪~~”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