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应该是我谢谢你让我喜欢你。”

  女孩相当的娇羞,跟乔安好告完白之后就直接跑开了。

  “哎……”

  乔安好本来还有话想说,无奈女孩跑的太快,她确实是没机会把话说完。

  看着女孩离去的身影,乔安好在原地若有所思了片刻,小声呢喃道:“我的经纪人找到了。”

  艺人都是要有经纪人的,她刚开始还在想找谁当她的经纪人,现在当真是得来不费功夫啊。

  只是……

  这女孩叫什么名字?

  乔安好抿了抿唇,刚回到化妆间,就给毒舌导演打了电话。

  “跟你打听一个人,一个很腼腆的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穿着白色的裙子。”

  这是她对那个女孩最初的印象,其他的着实是不记得了。

  “你说的是小娜吧,这丫头是跟在我身边打杂的,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她是不是不小心惹到你了?”

  “她没有惹到我,我还挺喜欢她的,把她派来当我的经纪人吧。”

  既然导演知道这个人,那就省得她费心再去找人了。

  “原来你是想让她当你经纪人啊,可是她没有当经纪人的经验啊,我担心她做不好。”

  毒舌导演有些犹豫,毕竟乔安好是个大人物,他害怕出什么差子。

  “没关系,派她过来就好。”乔安好淡然道。

  既然已经认定了这个女孩,那不管以后会怎么样,她都认了。

  “成,那我通知她过去找你。”毒舌导演也是个爽快人。

  这件事情定下之后,乔安好难得的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那个女孩并没有离开,一直在乔安好化妆间外面徘徊着。

  她不停的看着手机,好像是在等什么人给她打电话。

  “嗡嗡——”

  “喂,导演。”

  电话响起来的那瞬间,女孩异常的开心,可好像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并不是非常的诧异。

  接完电话之后,女孩不知道又给谁打了电话,脸上的笑容瞬间被其收敛。

  “跟你预料的一样,她确实很喜欢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晚上的戏结束之后,乔安好就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回了酒店。

  虽然今天并没有拍多少戏,可因为要不停的试妆换装实在是太累,乔安好的胳膊都已经快要抬不起来了。

  刚回到酒店就躺在了沙发上,疲倦的没有一点精神。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属实是有点累。

  “妈咪,我们要出去玩,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迷迷糊糊中,乔安好明显听到了小乔乔的声音,可当她张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旁边并没有人。

  看来她真的太累了,已经累到出现幻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深夜十一点多了。

  “这么晚了。”

  乔安好小声嘀咕了一下,她揉了揉太阳穴,这才想起来小乔乔。

  她起身到了小乔乔的房间,原本以为小乔乔现在已经睡着了,可小乔乔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有人。

  “糟了!”

  难道之前的那个声音不是幻觉?

  小乔乔真的跟她说过话,也是真的出去玩了?

  “张妈,小乔乔去哪里了?谁带他出去玩了?”乔安好急得喊保姆阿姨。

  保姆阿姨现在已经休息了,听到乔安好的叫声赶紧出门。

  “小少爷被人给带走了,他们说是陆总带走的。”保姆阿姨回应道。

  “陆总?是陆子熠吗?”

  “应该就是他,要不然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你住这个酒店啊。”

  乔安好赶紧拿手机给陆子熠打了电话,可电话那头却迟迟无人接听。

  连续打了好几遍之后,方才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打了这么多电话?”陆子熠低声询问。

  乔安好来不及组织语,连忙道:“你是不是把小乔乔带走了?你把他带到哪里去了?”

  “我今天很忙,到现在都还没回去,没有见到小乔乔。”

  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很诧异,很明显陆子熠并没有撒谎。

  可如果小乔乔不是被陆子熠带走的,那还有哪个陆总?

  乔安好急得快要哭了,声音也因为情绪的变化哽咽了起来:“可是张妈说是被你带走的,你派人过来接的。”

  “这绝对不可能。”陆子熠果断否认。

  “怎么不可能了,其他人都不知道我住在这个酒店,只有你知道,除了你还能有谁把孩子带走?”

  不管是不是陆子熠带走的,乔安好都已经认定是他了。

  “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我真的没有带走孩子。”陆子熠的声音越发低沉,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如果孩子的事跟陆子熠没关系的话,那那个陆总到底是谁?

  乔安好已经急的跺脚了,声音中的哭腔越来越明显:“那我只能报警了,我现在联系不上他。”

  她刚刚已经找过了,小乔乔并没有把手机带出去。

  既然不是陆子熠把他带走的,她又联系不上他,那就只能报警。

  “你先报警,我马上回去。”

  陆子熠话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显然已经准备回来了。

  “张妈,准备一下跟我去警察局,你把具体情况跟警察说清楚。”

  “好的夫人。”

  没过多久,乔安好就带着张妈去了警察局。

  警察局里有好多都是孩子失踪的父母,整个审讯室里都传着悲惨的哭泣声。

  乔安好原本还抱有希望,可当看到这些人时,她忽然害怕了,害怕小乔乔真的被人拐卖。

  “警察同事,你们快点出警帮我找孩子,再晚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忽然有一个中年妇女冲了过来,哭哭啼啼的拉着警察同志的胳膊,直接冲着他跪了下来。

  警察同志显然也被吓了一跳,赶紧将女士搀扶了起来。

  “我们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最近坏人分子越来越多,我们已经在努力寻找孩子了。”警察同志耐心解释着。

  可丢了孩子的父母哪能听得进去,依旧还是又哭又闹的。

  乔安好呆呆的呆在原地,脸色早就已经因为担心害怕变得苍白,就连红唇都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色。

  “不要害怕,儿子会没事的。”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