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什么好瞒着你的,只是因为最近心理压力大,跟医生聊了一会儿,真的没有其他事情。”

  乔安好一直在重复同样的话,尽管她的语气很平淡,但已经略有些不耐烦了。

  在这种情况下,陆子熠也懒得多问,低声道:“那就回家好好休息,这几天也别想着拍戏了。”

  “我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可以拍戏。”

  毒舌导演因为她本来就降低了进度,如今她要是再三天两头有事,那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她不能总是触碰别人的底线,也绝对不可以这么不负责任。

  “心理压力过大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踏入演艺圈。”陆子熠皱眉。

  谁都知道娱乐圈是什么样的地方,也都知道只有大心脏的人比较适合。

  像乔安好这样的,压力过大,然后还带着孩子,倘若一旦踏入演艺圈,那自带的绯闻都能杀死她。

  正因为太清楚是什么样的后果了,陆子熠才不希望她做出这种决定。

  “我的压力不是来源于娱乐圈,是来源于你和你的家庭。”

  乔安好实在是不想听他废话了,直接将心里话告诉了他。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陆子熠,一本正经的道:“我希望你能放过我,不要再缠着我和孩子了。”

  再这样下去,她的心理压力只会更大,甚至还会担心陆子熠抢走小乔乔。

  因为在她的心里,她跟陆子熠永远不可能再成为一家人。

  继续接触下去,到最后小乔乔就只能在二人之中作出选择,这是她不想看到的。

  “你当真这么讨厌我?”

  沉默了一会儿后,陆子熠终于开口。

  他的声音极度的低沉,好像是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让人看出他心底的脆弱和悲伤。

  这个问题让乔安好沉默了,一时之间尽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她难道不应该讨厌他吗?

  他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伤的他那么深,她应该恨不得他被千刀万剐。

  可是……她内心好像不是这样想的。

  “既然如此,我也不会缠着你,我陆子熠绝不可能做舔狗。”

  许久没有听到乔安好说话,陆子熠只能强忍着痛苦再度开口。

  一路上,二人都没在说话。

  将乔安好送到了酒店后,陆子熠掉头就走,眼神相当的淡漠疏离。

  看到他离去的身影,乔安好叹息了一声:“罢了,这样最好。”

  她不停的在安慰着自己,可越是如此,心脏那里就越是疼痛,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不停的拔出来又放进去。

  每一下都揪心的疼,疼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乔安好不自觉地捂住了心脏的位置,想独自开车去找小乔乔,最终也因为身体难受而没去……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乔安好调整了一下情绪以后,赶紧过去开门。

  “小乔乔……”

  她以为是小乔乔回来了,开心的叫着他的名字,可打开门后,映入眼帘的却是陆子熠那张俊美的脸庞。

  “身体再不舒服也要记得吃饭。”

  陆子熠瞥了她一眼,将手上买的东西递给她之后,便又转身离开了。

  乔安好呆呆的愣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骄傲冷漠的陆子熠,什么时候专门出去给人买过吃的了。

  或许,他是真的有改变了。

  可是她却也是真的不会再回头了。

  “嗡嗡——”

  就是在出神之际,乔安好的手机响了起来,给她打电话的是陆老爷子。

  “爷爷,你们现在在哪儿啊,什么时候回来?”

  乔安好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想让陆老爷子早点把小乔乔送回家。

  “我们马上就到了,安好啊,我跟你爸妈一起过去,你打电话给陆子熠那臭小子,就是说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让他回来。”

  电话那头传来了陆老爷子的声音,老爷子现在显然很高兴,隔着电话都能听得出来。

  打电话让陆子熠回来?父母都在?

  难道是……

  乔安好心头立马有了不祥的预感,皱眉道:“什么重要的事情啊?陆子熠他好像有事儿要忙,我……”

  “什么事儿能比得过终身大事啊,你快点打电话让他回来。”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陆老爷子就直接打断了她。

  老爷子的话向来就是命令,就算乔安好有100个不愿意也只能照做。

  她挣扎了好长一段时间,组织好了语,硬着头皮给陆子熠打了电话。

  “喂!”

  电话刚打出去没多久,那头就传来了陆子熠低沉冷漠的声音。

  乔安好的心不由得怔了一下,听到他淡漠的话语,瞬间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可无奈陆老爷子已经吩咐了,她再不舒服也得说。

  “爷爷让你回酒店,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们商量。”

  乔安好的语气相当的平静,天知道她内心早就已经翻江倒海了。

  “我现在有事回不去,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陆子熠冷然拒绝。

  他现在的态度跟之前截然不同,显然是真的想通了,不想再缠着乔安好了。

  果然还是那个熟悉的陆子熠啊,翻脸比翻书还快,冷漠无情的像个刽子手。

  乔安好抿了抿唇:“那你自己打电话跟爷爷说吧,我不想跟他多解释。”

  “嗯。”陆子熠闷声回应,未等乔安好再开口说话,便直接将电话挂断。

  看着那冷冰冰的手机页面,乔安好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

  原来还是她高估了自己在陆子熠心中的地位,对他而,她跟那些女人应该没什么差别。

  没过多久,陆老爷子便带着小乔乔,以及乔父和王海琴过来了。

  大厅内瞬间变得异常的沉闷,安静的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很清楚。

  乔安好低着头沉默不语,隐约已经猜到了什么。

  “小乔乔是我的小小孙,是我们陆家的孩子,安好跟陆子熠那小子从法律上来说也没有离婚,既然如此,我觉得得给他们置办一场巨大的婚礼。”

  陆老爷子率先开了口,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虽然但是,乔安好总觉得是两家大人的想法,也总觉得他们早就商量好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