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兴趣演戏干嘛还要过来啊,还是说你是专门过来看夫人的?”

  助理一语说到了重点,说话期间,那小眼神还在不停的看着陆子熠。

  心思就这么被人戳穿,陆子熠的脸色更加难看,却是沉默没有语。

  自从来到片场之后,他的视线就没有从乔安好的身上转移过,可那个女人,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

  “总裁,我越来越觉得夫人跟二少爷很般配了,我估计这场戏播出来啊,得有不少人站他们的cp呢。”

  助理真的是完全不怕死,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试探陆子熠的底线。

  果然,陆子熠寒眸微眯,低声道:“看来你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不不不,我非常想要这份工作,总裁我错了。”

  助理连连挥手拒绝,立马就怂了,之后什么话都不敢再说了。

  虽然知道陆子熠不会真的开除他,但万一真的扣了他的工资,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既然你错了,那就必须得想办法弥补。”

  陆子熠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薄唇不禁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看到陆子熠这样,助理吓的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去打扰陆子华,让他ng。”

  话音刚落,陆子熠边转身离开,显然是已经看不下去了。

  助理抿了抿唇,看着陆子熠那离去的背影无奈的道:“总裁什么时候那么幼稚了,这越ng两人接触的越多啊。”

  打扰也不是,不打扰也不是。

  这可真是把助理给难为死了,完全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原本助理还以为陆子熠真的走了,可没想到人家去了离乔安好更近的地方,不过是在角落里,很难引人注意。

  因为乔安好一直背对着陆子熠,她压根就看不到他。

  威亚的力度越来越重,乔安好多次想开口调整一下,但又不想影响到进度,只能闭口不谈。

  “这条拍的不错,但是保一条,再来一条。”

  又是同样的话语,再来一条。

  这场戏已经开了十几遍了,原本还不是很熟的台词,现在也超级的熟悉。

  乔安好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即便已经没有力气再拍了,但也还是敬业的没有说任何抱怨的话。

  “对不起啊,都怪我连累了你,我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

  陆子华显然是过意不去了,特地过来找乔安好道歉。

  见二人靠的很近,陆子熠下意识的想要上前,但刚走几步就又顿住了。

  想到上次乔安好跟他说的那些话,她竟是如此的不相信他,他便完全没有想上前的冲动了。

  “再来一条,再来一条啊,开始。”

  伴随着导演的声音,背景音乐响起,所有工作人员都进入工作状态。

  乔安好对那几个打戏的动作已经特别熟练了,动作如云流水,一气呵成,可就在最后即将要收尾时,威亚忽然断了。

  “遭了——”

  “天哪,安好姐——”

  在威亚断掉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乔安好,犹如折翼的天使一样,快速落下。

  时间好像定格在了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可只有一个人,疯狂的朝着乔安好跑了过去。

  “砰——”

  乔安好重重地落地,砸到了陆子熠的身上,陆子熠紧紧的抱着她,两个人都重重的朝着前方倒去。

  “出事了,快点叫救护车啊!”

  “呜呜呜安好姐,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威亚好好的怎么会断掉?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

  周围乱糟糟的,什么声音都有,听的人脑子特别的乱。

  迷迷糊糊中,乔安好听到了好多哭声和叫声,她努力的想让自己睁开眼睛,但最终还是疲倦的睁不开来……

  医院。

  “嘀嗒嘀嗒……”

  偌大的病房内异常的空荡,除了床上躺着的人儿,就只有药水在滴答滴答的流着,格外的冷清。

  “好端端的怎么会想到拍戏,古装戏那么多打戏,她这个身体根本就承受不来。”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儿,祈书羽满脸的心疼,真想替乔安好承受这些。

  万阳在一旁沉默不语,视线虽然没有看向她,但余光却一直定格在她的身上。

  当初乔安好准备拍戏,他们谁都没想同意,但无奈那是乔安好目前想做的事情,他们也阻止不了。

  可是现在……

  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你们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了,安好都已经受伤了,还说以前那些事干嘛,快快快,到外面等着。”

  夏薇薇显然刚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面还带着两个护士。

  祈书羽和万阳无奈只能退到了一边,眼睁睁的看着病房的门被关上。

  “万阳你怎么跟没有心似的,乔安好受伤你就没有一丁点难过吗?”

  见万阳从头到尾神情都没什么变化,祈书羽忍不住开口询问。

  闻,万阳稍微顿了顿,低声道:“我为什么要难过?”

  “是么,那看来我是真的喜欢她了,要不然我的心怎么会这么痛呢。”

  祈书羽抿了抿唇,神情忽然变得复杂。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却依旧被万阳听到了。

  他的手下意识的捂住了心脏的位置,原来真的喜欢一个人,看到她受伤,这里是会痛的。

  “陆子熠呢?”

  就在二人沉默之时,有道尖锐的女声忽然传了过来。

  叶子沫和叶如烟急急忙忙的赶来,显然是得知陆子熠受伤住院的消息了。

  “陆总在另外一间病房。”祈书羽朝着对面那些病房指了指。

  “走吧姑姑,我们进去看他。”

  叶子沫拉着叶如烟就往病房过去,问完消息之后,连看都没看二人一眼。

  这两个女人刚进病房,祈书羽就瞥了瞥嘴,忍不住嘀咕道:“什么素质啊,这种女人还好意思追陆总。”

  “别人的事情我们管不着,不要说了。”万阳开口提醒。

  这世间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得罪了女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我为什么不说,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陆总跟乔安好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