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你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陆子熠他到底怎么了?”

  乔安好目不转睛的盯着叶子沫,眉宇之间有着难掩的怒意。

  连叶子沫都紧张了,那就说明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她必须要搞清楚才行。

  “好啊,你不是很想知道么,那我就告诉你,你失踪的那几年,陆子熠每天喝酒,喝到胃出了问题,每周都要去医院检查,这下你满意了?”

  见实在是瞒不下去了,叶子沫这才开口说出了实情。

  闻,在场的人皆是沉默,乔安好更是呆呆地愣在原地。

  她不是不知道陆子熠经常喝酒,可没想到竟是如此的频繁。

  怪不得总能在医院看见他,原来他每周都要到医院复查啊。

  乔安好越想越内疚,如果车祸和录音都是假的,都跟陆子熠没有关系,那她就大错特错了。

  “陆总他现在还没有醒,等他醒了你再过来看他吧。”

  祈书羽最先反应过来,拉着乔安好就准备回她自己的病房。

  可却被乔安好甩开了,她看着他,神情相当的坚定:“不行,我要陪着他。”

  “你还要不要脸了,把子熠害成这样,还赖在这里不走?”

  叶子沫气急,动手将乔安好推了出去,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砰——”

  房门被关上的那瞬间,乔安好觉得心里好痛,心脏那里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不停的拔出来又放进去。

  每一下,都疼得她痛不欲生。

  只要想到自己冤枉陆子熠的那些画面,她就无比的自责和心痛。

  那时的陆子熠,应该有多失望啊。

  口口声声的说爱着他,可却不相信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误会他。

  乔安好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拼命的摇着头。

  “你没事吧,你这样不行啊,得抓紧回病房休息。”

  一旁的祈书羽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搀扶着她到了病房。

  可能是因为想的太多,忧心过重,没过多久乔安好就昏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乔安好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了。

  “小乔乔?”

  她刚醒来,就发现小乔乔躺在自己的旁边,两只小手紧紧抱着她的一只胳膊,完全把胳膊当成了枕头。

  看到儿子的那瞬间,乔安好心都化了,唇角也不禁微微上扬。

  “安好你醒啦。”

  可能是乔安好的举动有点大,虽然没有吵醒小乔乔,但把夏薇薇吵醒了。

  夏薇薇揉了揉眼,吸了吸鼻子道:“小乔乔非嚷嚷着要来看你,我也没办法,就把他带过来了。”

  “是啊,这件事儿确实瞒不住他,这小家伙实在是太聪明了。”

  乔安好特别理解夏薇薇,连她都瞒不住那小家伙,更何况夏薇薇呢。

  “我现在是真的有点看不懂你了,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好端端的非要演戏,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爱好呢。”

  夏薇薇终于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也是真的觉得乔安好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谁都知道拍戏容易受伤,进入演艺圈,心理压力会更重。

  很多人进入娱乐圈是无奈之举,要么为了成名,要么为了赚钱。

  可乔安好这两者都有了,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踏入进去。

  乔安好抿了抿唇,笑着解释道:“就是想换一份工作罢了。”

  “那你现在受伤了,得休养一段时间,还准备继续拍吗?”夏薇薇道。

  “当然要拍啊。”乔安好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她已经耽误了毒舌导演那么长时间,要是再爽约,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夏薇薇原本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也只能撇了撇嘴,什么都不说了。

  接连几天时间,乔安好都在医院休养,小乔乔和夏薇薇一直陪着她。

  她偷偷地去看过几次陆子熠,可因为叶子沫一直在里面,乔安好也就没有进去过。

  看到陆子熠为自己受伤,乔安好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不进去啊?”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着实把乔安好给吓到了。

  她下意识的想要离开,然而刚转过头,病房内就传来了声音。

  “进来。”

  低沉磁性的声音略显虚弱,但却充斥着强大的气场,不容置疑。

  乔安好稍微愣了愣,只能硬着头皮进去,陆子华紧随其后。

  “我没有让你进来。”

  看到陆子华也来了,陆子熠抬头看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似是没想到陆子熠那么冷漠,陆子华尴尬的摸了摸头,干笑着道:“那我先出去了。”

  “你先回家吧,这边有你嫂子照顾我。”陆子熠淡淡的道。

  听到嫂子两个字时,乔安好的心还是波动了起来。

  不管时隔多久,听到这些称呼,她还是会想到曾经的一切。

  陆子华的神情有些复杂,在那不为人知的眼底深处,也有一抹忧伤在无声无息的徘徊着。

  陆子华走了之后,病房内只剩下了乔安好和陆子熠两人。

  很难得的,叶子沫不在。

  “没想到,叶子沫还会有不在的时候,我还以为……”

  沉思了一会儿后,乔安好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让她回家了。”

  乔安好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子熠就打断了她,漆黑深邃的寒眸不停的在她身上扫视着。

  许是被他看得不自在了,乔安好别过了视线:“你不应该救我的。”

  “为什么不应该?”陆子熠反问。

  炽热的目光不停的盯着她,似是要把乔安好看出花来。

  他越是这样看着她,她越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他还像前几天那样对他那么冷漠,也希望他能够坐视不理,没有出面救她。

  “乔安好,我们都不是小孩子,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陆子熠忽然很认真地开了口:“我没做过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背锅,你说的那几件事情,我都会调查清楚。”

  “我已经让人调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乔安好点了点头。

  她当初真是被恨意蒙蔽了双眼,倘若那个时候就调查清楚,就不会有后续那么多事儿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