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转身,迅速跑上了楼,进了卧室。

  ……

  卧室。

  夏夕绾坐在床边,她脑海里都是刚才陆寒霆和华容从草坪上走来,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低眸浅笑的样子。

  舒爽的凉风轻轻拂过,华容的裙摆甚至卷过了他的黑色西裤,看着亲密又暧昧。

  今天,他竟然带了一个女人回家。

  那她算什么?

  那个女人是他的情人么?

  夏夕绾纤白的手指绞着自己的衣裙,心里又气愤又难受,这种感觉让她快要喘不上气了。

  这时卧室门被推开,陆寒霆走了进来。

  他来了!

  夏夕绾抬眸看着他,“陆先生,你回来了?”

  陆寒霆刚才在草坪上就看到了她,不过她快速的跑上楼将自己躲在了房间里,陆寒霆不禁勾唇,“今天我带了一个客人回来,华容,我们公司的公关总监。”

  原来是公关总监啊,听说搞公关的都是美女,经常跟男人打交道,特别会笼络男人的心。

  “哦,我看到了。”

  “你觉得怎么样?”

  “脸蛋漂亮,身材还不错的样子。”说着夏夕绾顿了一下,语气佯装轻松,但手指快要将自己的衣裙给绞坏了,“怎么,陆先生想让这位华总监转正,从情人变成女友?”

  陆寒霆挑了一下英气的剑眉,然后叹息一声,“你看我年纪也不小了,你一再的跟我划清界限,说不定哪一天夏家的事情处理完了,你就打包跑了,我身边总不能没有个女人吧?”

  夏夕绾哼了哼,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了么?

  “而且,你也说了奶奶年纪大了,又一心想要重孙,我需要一个女人给我生儿子。”

  他这个理由倒让夏夕绾无法反驳,为了祈祷早日抱上重孙,奶奶已经去寺庙吃斋念佛了。

  夏夕绾垂下纤长的羽捷,有点不开心。

  陆寒霆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闷闷的小脑袋,然后伸手去捏她的小脸,“怎么了?”

  夏夕绾躲了躲,不让他捏脸,“你别碰我。”

  “究竟怎么了?”陆寒霆低笑出声,指尖隔着轻纱轻轻的捏到了她的小脸,20岁不到的女孩小脸水灵嫩弹的能掐出水来。

  手感极好。

  夏夕绾想要将他的大手给打落,但是这时华容就出现在了门边,“寒霆,你…”

  华容一脸的笑意直接一僵,因为她看到了夏夕绾。

  此时夏夕绾坐在床边,更像是负气的小女孩,陆寒霆高大英挺的伫立着,单手抄裤兜里单手捏她脸,那专注的眉眼里染着宠溺缱绻,很像是骨子里劣根的男人在逗弄着自己喜欢的女孩。

  华容彻底一僵,她认知里的陆寒霆是高高在上的商场上位者,生杀予夺,沉稳强大。

  她从来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敢想象他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陆寒霆收回了自己的手,深邃的狭眸落在了华容的脸上,“找我有事?”

  刚才他对女孩的宠溺逗弄仿佛一瞬间都退去了,又恢复了平日里高冷疏离的样子,看着她的目光里也没有丝毫的暖意。

  华容扯了扯红唇,“寒霆,这位是?”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