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人走了进来,开始打扫卫生,替换垃圾桶里的袋子。

  夏夕绾看着垃圾桶里那一堆被揉成了褶皱的白纸俏脸迅速一红,她当即上前道,“这个放下吧,待会儿我自己来。”

  那个女人收回了手,“好的,那我进沐浴间打扫。”

  沐浴间门被推开,那个女人走了进去,开始收拾昨晚换下来的衣服,夏夕绾抬头看的时候,只见那个女人低着腰,宽大的领口暴露了一片春光,那么多衣服她没拿,先伸手拿了陆寒霆换下来的…内裤!

  夏夕绾迅速上前,伸手就将那个内裤给抢下了,“今天这里不用你打扫了,你先离开吧。”

  那个女人看着夏夕绾,虽然有点留恋不想走的意思,但碍于夏夕绾陆太太的身份,还是离开了。

  ……

  很快陆寒霆就回来了,他身上是手工版的白色衬衫黑西裤,被熨烫的没有丝毫褶皱,优雅矜贵,今天他的心情是肉眼可见的不错,整个人英俊卓尔,神采奕奕,像块磁铁般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进来的时候先看了一眼大床,床上已经没人了,她起床了,陆寒霆四周看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她的人。

  “陆太太。”他开口叫了一声。

  没人回应他。

  不过,沐浴间里发出了水流的声响,里面有人。

  陆寒霆走进去,果然看到了那道纤柔的身影,夏夕绾站在盥洗台边,正在洗衣服。

  她不知道洗了什么,两只小手洗洗搓搓的,弄了一手的泡泡。

  陆寒霆来到她的身后,单手抄裤兜里从后面轻轻的推了她一下,“陆太太,你怎么不理人?”

  “哼!”夏夕绾动了一下,那意思是别碰我!

  陆寒霆觉得奇怪了,他勾起薄唇嗓音低醇的笑道,“陆太太,你过分了啊,昨晚你还往我怀里钻,现在下了床就不认人了,我应该没有得罪你吧,你怎么好像生我气了?”

  夏夕绾贝齿咬了一下红唇,“我怎么敢生陆总的气,陆总是谁啊,陆氏集团的总裁,逼格就是跟人家不一样,就连清洁阿姨都能甩出了人家几条街!”

  她阴阳怪气的话里可是溢满了醋味,这个小醋坛又打翻了。

  陆寒霆不明所以,“陆太太,你说的哪个清洁阿姨?”

  “就是那个肤白貌美,胸器能跟霍璇有得一拼的清洁阿姨了,陆总,难道你不清楚?人家可是惦记着你呢,伸手就来拿你的内裤!”

  陆寒霆还真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个清洁阿姨,他这个休息室确实是有人来打扫的,不过这都是生活助理在全权安排。

  陆寒霆伸手抱住了她纤软的腰肢,“那你真的让她拿走了我的内裤?”

  “没有,幸亏我眼疾手快抢下来的!”说着夏夕绾拎起了他的内裤,“没看到我正在洗吗?”

  陆寒霆刚才没看出来她在洗他的内裤,也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给他洗内裤。

  “陆太太,昨晚去超市给我买牛鞭汤,今天跟一个清洁阿姨抢我的内裤,你怎么好意思的?”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