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夕绾的眼眸里全是他英俊的剪影,唇上痛痛的,他的指腹带着男人特有的砂砾般的摩挲感,让她只想躲。

  甚至她有一种错觉,好像他用手指在亵玩她的唇。

  夏夕绾绝色的小脸迅速覆上了一层醉人的晕红,但是她还有理智,没有被他给蛊.惑到,这男人做错了事,竟然不道歉,反而趁火打劫,夏夕绾也是服了他了。

  啪!

  夏夕绾伸手将他的大掌给拍落了,然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不要!”

  “哦,那算了。”

  陆寒霆没有勉强,他站起了身,然后走去点燃了树枝,火花带来了一室的暖意。

  此刻是夜晚,陆寒霆挺拔如玉的身躯隐在半明半暗里,那火花将他一张俊脸都镀出了几分瑰丽,夏夕绾看着他,只觉得口干舌燥。

  她本来就是一个正常人,现在完全被他这副上等的男色给诱.惑到了。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这时夏夕绾起身,很生气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她伸出小脚,将点燃的树枝给踢灭了,“你是故意的吧,我已经很热了,你还点火取暖。”

  陆寒霆看着她娇蛮的样子,突然道,“我受伤了。”

  什么?

  夏夕绾突然想起有一只狼咬住了他的右臂,他的右臂好像受伤了。

  “那你快点给我看一下,我帮你处理伤口。”

  “行。”

  陆寒霆两条长腿立在那里,然后拇指和食指撑开扣上了腰间的皮带上,“嗒”一声,皮带应声而开。

  陆寒霆将衬衫从西裤里抽了出来,衬衫慵懒随性的垂下来,男人英挺的肩胛线和精硕的胸膛在薄衬衫下流动着迷人的弧度。

  夏夕绾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一系列的操作,他在干什么?

  他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来撩人?

  男人和女人本质上都是动物,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同样,女人也想扑倒英俊迷人的男人。

  夏夕绾扑闪着羽捷,“你…你干什么,一不合就脱衣服?”

  陆寒霆看了她一眼,“夏夕绾,你心里有颜色,所以看什么都是有颜色的,纯洁一点,我不把衣服脱下来,你怎么看我手臂上的伤?”

  他,他竟然说她不纯洁?

  他还真是振振有词了!

  夏夕绾看他分明是亲自上阵了,用自己上等的男色来诱.惑她。

  夏夕绾咬了一下舌尖,想让自己保持住理智,但是身上真的好热,她飞奔着过去,一把抱住了男人精硕的腰身,纤柔的身体扑进了他的怀里。

  陆寒霆顿了一秒,然后迅速伸手,他用力的将夏夕绾推到了墙壁上。

  纤柔的后背撞上冰冷的墙壁又凉又疼,她还没有站稳,男人挺拔高大的身躯以一股强势的姿态笼罩了下来,“夏夕绾,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骨节分明的大掌穿梭进女孩的长发里扣住了她的后脑勺,陆寒霆强势的堵上了她嫣红的菱唇。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