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招娣一口血差点喷出来,她闹?

  她闹什么了?

  究竟是谁将这个家闹得乌烟瘴气的?

  但是柳招娣心里就算再气,也不敢再发疯了,陆司爵是这个家的主人,他说了算,她只有听话的份儿。

  柳招娣不甘心的松开了鞭子。

  陆寒霆和陆子羡身上都挂了彩,陆司爵看向门边的女佣,“叫家庭医生过来,给两位少爷包扎。”

  门边的女佣已经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了,得到陆司爵的命令,女佣插着翅膀就飞远了,去叫医生了。

  ……

  家庭医生赶过来了,夏夕绾用剪刀剪开了陆子羡身上的衬衫,他身上无数道伤口,被打的皮开肉绽,现在衬衫都黏在了他的血口上。

  医生迅速进行处理,陆子羡一张俊脸煞白,额头出了一层冷汗。

  夏夕绾迅速拿着手帕给他擦汗,细声轻语的问道,“子羡,疼吗?”

  陆子羡摇了摇头,“没事。”

  这时一道幽怨的目光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陆寒霆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他冷眼看着夏夕绾围着陆子羡转的殷勤模样。

  同样是受伤,她关心的只有陆子羡!

  那他算什么?

  他身上这道伤可是为了保护她的!

  这时一个美女护士走了过来,伸手去解陆寒霆衬衫的纽扣,“陆总,我帮你先把衬衫脱下来。”

  美女护士小脸红红的看着陆寒霆,伸出了手。

  这时陆寒霆抬头,一个阴冷犀利的目光向那个美女护士扫了过去,威胁的意思你敢碰我试试看?

  那个美女护工脸色一白,人也僵住了。

  这时陆寒霆一抬腿,直接踹翻了一张椅子,椅子上的东西“哗啦”一声全部摔在了地毯上,他不悦的抿唇道,“夏夕绾,你眼睛是不是瞎了,我也受伤了,快点过来给我包扎!”

  陆寒霆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大家的目光“刷”一下都集中了过去,夏夕绾也看了过去。

  只见陆寒霆这位帝都商界第一贵胄像个怨妇一样坐在沙发上,怨气冲冲的看着夏夕绾,求安慰求关注。

  夏夕绾,“…”

  陆寒霆见夏夕绾站着不动,脸色更加难看,“夏夕绾,你不但眼睛瞎了,还耳聋了?你再不过来,我就当众揭发你的罪行!”

  罪行?

  他指的是…她中药的时候将他给强了?

  他…

  他究竟要脸不要脸,这里全是人,他要把这个说出来,他要怎么说,说他被一个女人给强了?

  很好,夏夕绾完全接受了他的威胁,她走过去,来到了陆寒霆的身边。

  陆寒霆像个大佬一样坐着,用目光指了指自己的衬衫纽扣,命令道,“先帮我把衬衫脱了。”

  夏夕绾咬了咬牙,没有帮他解衬衫纽扣,而是直接上了剪刀,把他身上的衬衫给剪开了,她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小声道,“陆寒霆,你不要太过分了!”

  陆寒霆看了她一眼。

  夏夕绾继续道,“你最好不要乱说话,如果你在陆子羡的面前将那晚我们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去刺激他,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