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看了陆司爵一眼,不以为然。

  陆司爵看着自己的儿子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还是太年轻啊!

  这时夜老走了过来,“陆总,人已经到齐了,我们开始婚礼吧。”

  陆司爵低眸看了一下腕表。

  这时陆寒霆抬头环视了一下全场,“等一下,有人还没有到。”

  厉君墨不动声色的看着身边的这对父子,他们都在等人,他们在等谁?

  “陆少指的是谁,我看人都到齐了啊。”那些老总困惑的出声道。

  陆寒霆看向大门,嗓音低沉磁性的将一个名字说了出来,“夏夕绾。”

  夏夕绾还没有到!

  嘶。

  听到这个名字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也难怪,最近夏夕绾的名号实在是太响了,现在有谁不知道夏夕绾,他简直是从外星球来的。

  有人失声道,“陆少的意思是…夏夕绾会来参加这场婚礼?”

  “怎么可能?夏夕绾已经消失五天了,我看她是躲起来了,她怎么还敢出现在这场陆夜婚礼上,她怎么敢?”

  陆寒霆将薄唇勾出了一道浅浅的弧线,“她会来的!”

  他是无比笃定的语气,他知道夏夕绾会来了。

  她已经消失太长时间了,他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忍不住将她给抓出来。

  五天时间,这是他给她的自由,他也想看一看她究竟想干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轰”一声,大门突然被打开了,有人来了!

  “刷”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然后大家的瞳仁都在收缩放大,是…是她,夏…夏夕绾来了!

  她真的好敢啊!

  夏夕绾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厉老夫人!

  厉老夫人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毛毯,她脸色红润,看着精神矍铄的样子,夏夕绾在后面推着轮椅,和厉老夫人一起进来了。

  “你们快看,夏夕绾来了!她还带着厉老夫人来了!”

  夜滢和厉嫣然都看到了,她们面色大变,迅速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老夫人不是…不是一直躺在病床上,还没有苏醒吗,那这个脸色红润,精神矍铄的老婆子是谁?

  还有夏夕绾,时隔五天,她终于露面了!

  她不是偷偷摸摸的露面,而是如此高调的出现在了陆夜大婚的婚礼上!

  夏夕绾还是一身黑衣,一头清纯的乌发低低的束着马尾,她好像与平时没什么不同,但就是觉得哪里都不同了。

  夏夕绾推着厉老夫人走了过来,她目不斜视,气场淡定从容,众人莫名有一种错觉,好像女王亲临,让人双腿发软,忍不住的想要膜拜。

  夏夕绾将厉老夫人推了过去,厉老夫人的目光落在了夜老阴沉不定的脸上,然后笑道,“夜老,你孙女大婚,我不请自来,应该没有叨扰到你吧。”

  夜老看到夏夕绾露面就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是碍于厉老夫人的面子,他只能扯了一下嘴角,“哪里的话,老夫人能过来我万分欢迎。”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