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文点头,“对了少主,有一件事需要向你汇报,你不是让我盯着厉君墨那里吗,他那里有动静。”

  陆寒霆挑眉,“什么动静?”

  他早就让崇文盯着厉君墨那里了,想跟他抢女人,门都没有!

  “少主,厉君墨那里很奇怪,这两天他的私人管家拿着两根头发去鉴定科做了一份dna亲子鉴定。”

  什么?

  崇文话音刚落下,陆寒霆抽烟的动作直接一僵,他看向崇文,“dna亲子鉴定?厉君墨跟厉嫣然的?”

  崇文点头,“应该是的。”

  陆寒霆十几岁就驰骋商场,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瞬间警觉,他没有想过厉君墨竟然去做了一个dna亲子鉴定,难道…厉嫣然根本就不是他的女儿?

  那谁是厉君墨的女儿?

  陆寒霆突然想起了这段时间厉君墨对夏夕绾的关注,就在刚才,厉君墨还亲自打了一通电话给夏夕绾,难道?

  天哪!

  陆寒霆手里的烟头直接掉进了烟灰缸里,他从办公椅上弹站起身,然后双手叉腰在落地窗前转了几圈,天哪天哪,他都做了些什么?

  崇文疑惑的看着陆寒霆,“少主,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没出什么事情,只不过…他落到厉君墨的手里了!

  陆寒霆完全是被嫉妒蒙了心,他以为厉君墨对夏夕绾有什么不耻的想法,所以一直将他视为劲敌,但是谁知道厉君墨根本就不是他的情敌而是…他的岳父大人!

  陆寒霆快速的想了一下他是怎么得罪厉君墨的,没错,他在他面前放过狠话,就在刚才睡了人家女儿还大不惭的说要给岳父长大介绍点乐子消遣,现在陆寒霆的心真的是崩溃的。

  怎么办?

  他该怎么办?

  陆寒霆觉得自己要镇定下来,他可以补救的!

  ……

  陆寒霆回了房间,夏夕绾已经睡着了,他伸手抱住她覆在她耳畔说话,“绾绾,醒醒。”

  夏夕绾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她像个小奶猫一样往陆寒霆的怀里钻,嗓音惺忪软糯,“不要吵,我好困,我要睡觉。”

  “绾绾,待会儿再睡,你有你妈咪的照片吗,给我一张。”

  “有啊。”夏夕绾伸出小手在床柜上摸到了自己的包包,然后从里面的夹层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张照片,“这是我跟我妈咪唯一的一张照片。”

  陆寒霆迅速拿走了照片,“照片借我一下,我会还给你的。”

  “你要我妈咪的照片干什么?”夏夕绾迷惑的问。

  陆寒霆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去哄一个人。”

  夏夕绾觉得他神秘兮兮的,不知道想干些什么,她叮嘱道,“那你不许把照片弄丢了或者弄坏了。”

  “放心吧,这张照片可是我的保命符,我还指望岳母大人保佑我呢。”陆寒霆将照片放好,然后垂眸亲吻她的额头,“睡吧。”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