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点击打开,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有一男一女在床上翻滚,借着月光,可以隐约看到男人挺括的背,是陆寒霆。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厉嫣然娇媚的声音,她紧紧的攀着男人,“寒霆哥哥,你好棒啊,我好喜欢。”

  “叮”一声,厉嫣然又发来了一段文字:今晚寒霆哥哥让我很满意,血已经送到,你保命吧。

  夏夕绾的瞳仁骤然收缩,这么一刻她的心已经痛得蜷缩了起来,她直接将手机扣在了盥洗台上,不愿意再看。

  他已经不是她的陆先生了。

  这时“叮铃”一声,她的公寓门铃响起了,有人在外面敲门。

  谁?

  外面传来了一道熟悉入骨的低沉嗓音,“绾绾,开门,是我!”

  陆寒霆。

  是陆寒霆来了!

  “绾绾,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点把门开开,我要进去!”

  他的声音持续传来,夏夕绾迅速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陆寒霆身高腿长的伫立在门外,他不停的敲门,但是夏夕绾没有来开,她不想给他开门。

  她已经将他拒之门外了。

  “绾绾,你知道的,一扇门根本挡不住我的,快点过来把门开开,我现在就想见你。”

  里面寂静无声。

  夏夕绾没有过来开门。

  陆寒霆抿了一下薄唇,然后向后退了一步,两个黑衣保镖迅速上前,不一会儿就将公寓大门给打开了。

  陆寒霆走了进去,整个公寓里很安静,静到一点声音都没有,让人心慌。

  “绾绾!”

  陆寒霆从客厅,厨房找到了卧室里,但是都没有找到那道纤尘绝丽的身影,夏夕绾不见了。

  “绾绾,你在哪里,你是不是藏起来了,快出来。”陆寒霆敢肯定她在这里,但是她藏起来了。

  没有人回答他。

  她人呢?

  陆寒霆那双犀利如鹰隼般的狭眸在房间里扫了一圈,然后定格在一个窗台上,那里有窗帘挡着,看不到后面。

  陆寒霆伸手,拉开了窗帘。

  很快他就看到了夏夕绾,夏夕绾坐在窗台上,伸出纤臂抱着自己的双膝,蜷缩成了一小团。

  她将小脸埋在自己的膝盖里,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整张小脸,她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

  陆寒霆缓缓走上前,然后伸出一只大掌去碰她,指腹触到了她的肌肤,她身上很冷。

  像寒冰一样,冷的毫无温度。

  陆寒霆的眼眶里一点点的落上猩红,骨节分明的大掌探过去,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他将她的小脑袋轻轻而用力的摁在了自己温暖而精硕的怀里,“绾绾,没事了,我来了。”

  夏夕绾没有抬头,就这么静静的给他抱着,“陆寒霆,你走吧,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你放心,我会把自己治好的,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没有找到我妈咪。”

  像是有一把锋利的刀扎入了他的心脏里,然后残忍的翻搅着,绞的他血肉模糊,痛彻心扉,陆寒霆知道了,此时的夏夕绾已经萌生了去意。

  “绾绾,你是不是想离开这里回家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