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干什么?

  她现在一点都不愿意跟他亲密,而他疯了一样抱着她又亲又咬的,陆寒霆感觉自己的尊严又被她给狠狠的践踏了一次。

  健硕的胸膛上下喘了两下,他猩红着眼眶哑声吼了一句,“滚!”

  滚!

  冰冷而杀伐的一个字。

  夏夕绾迅速睁开了眼,几分茫然的看着阴晴不定的他,他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这时陆寒霆伸出大手扣住了她的纤臂,动作粗鲁的将她从办公桌上给扯了下来,像丢垃圾一样丢到了地毯上。

  夏夕绾一下子跌坐在了地毯上,她觉得自己的屁股要摔成两半了,无比的狼狈。

  陆寒霆已经动作快速的系好了自己的皮带,又恢复了那个衣冠楚楚的模样,他面无表情的抽出了几张纸巾,用力的将自己的薄唇给来回擦拭了几遍,然后将纸团丢到了她的脚边,“脏死了!”

  他说她脏死了。

  夏夕绾澄澈的瞳仁倏然一缩,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因为他觉得她脏。

  因为刚才吻过她,他还拿纸巾擦了嘴巴。

  夏夕绾看着丢在自己脚边的那团纸巾,已经被揉的皱巴巴的了,无比的可笑,就像是她的自尊一样。

  夏夕绾以最快的速度整理了身上这件无袖小黑裙,然后起身,她想飞快的离开这里。

  但是这时总统套房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了,姗姗娇滴滴的声音响起了,“陆总,人家等你好久啦~”

  夏夕绾抬头,姗姗走了进来,她已经洗过澡了,长发湿漉漉,身上就一件吊带红色丝绸裙。

  丝绸顺滑的面料将姗姗前凸后俏的曼妙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姗姗身材十分火辣,声线又是陆寒霆最爱的那种娇滴滴的一挂的,现在的姗姗散发着无尽的诱.惑。

  夏夕绾没想到姗姗会进来,她一僵。

  姗姗看到夏夕绾过来也愣了一下,不过她快速的走到了陆寒霆的身边,整个人黏到了陆寒霆身上,大概想跟他做个连体婴,“陆总,你不是让人家在房间里等你嘛,人家都洗香香了,你怎么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啊,她来做什么?”

  夏夕绾转身看向陆寒霆,什么,他已经让珊珊在房间里等他了吗,那他还把她带过来干什么?

  陆寒霆伸手搂住了珊珊柔软的小蛮腰,薄唇勾出一道邪肆的弧线,“怎么,吃醋了?”

  他当着夏夕绾的面在跟珊珊调情。

  珊珊当即锤了陆寒霆一下,“讨厌~”

  夏夕绾转身就走,她不想在这里再多呆一秒了。

  这时陆寒霆抬头,看向夏夕绾那道纤柔的俏影,“站住。”

  他叫她干什么?

  夏夕绾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扭头看向他,“陆总,你还有什么吩咐?我可以带着我的朋友离开帝皇会所了吧?”

  陆寒霆挑了一下英气的剑眉,“当然可以,不过在离开之前,你要替我办一件事。”

  夏夕绾直觉这不是一件好事,她问,“什么事?”

  “你也看到了,待会儿我要跟珊珊在一起做点娱乐项目,不过,我这里没有安全措施,所以麻烦夏小姐到楼下的前台那里去给我拿两盒…套。”陆寒霆将最后一个字吐了出来。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