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夏小姐应聘到了幼儿园去当幼教老师了,我觉得夏小姐是…刻意接近小少爷的,小少爷好像很喜欢…夏小姐。”

  陆寒霆没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时“叮”一声,崇文将短信发过来了。

  陆寒霆点击打开,崇文发来了一张照片,是夏夕绾和陆宸奕的照片。

  在金黄而炫目的阳光里,夏夕绾蹲着身,无比柔软的往陆宸奕的小脸上比了一个笑脸,一向冷如冰山的小奕奕好像退去了冷漠,小手里握着那个大大的笑脸,有点羞赧又有点喜欢的看着夏夕绾,阳光镀了他们一身的温暖。

  陆寒霆看着照片里的母子俩,来回看了好几遍,他有多了解自己的儿子,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奕奕。

  记忆的奕奕有着不符这个年纪的老沉和成熟,他冰冷而尊贵,拒人千里之外,但是照片里的奕奕很柔软,羞赧欢喜里好像又透着不知道该怎么与夏夕绾相处的局促不安,这样的奕奕才像一个才三岁的小孩子。

  陆寒霆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森冷的弧线,他没有想到夏夕绾竟然敢这么大胆,已经在他眼皮底下接触到奕奕了。

  她知道不知道奕奕是她的亲生儿子?

  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陆寒霆勾出一抹冷笑,她又是这样,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她这是想要打破他们父子宁静的生活了。

  陆寒霆收了手机,进了别墅。

  ……

  别墅里。

  陆寒霆回到了主卧,身高腿长的伫立在房间里,他抬起修长的手指将白色衬衫的纽扣给解开了,衬衫敞开,露出他精硕的男性胸膛。

  拇指和食指分开撑在了腰间的黑色皮带上,他准备抽开皮带去沐浴间冲澡,但是这时耳畔响起了赵婶的惊呼声,“小少爷,快开门,让赵婶给你洗澡!小少爷!”

  刚解开一半的皮带“刷”一下又给系了回去,陆寒霆英俊的五官都沉着,薄唇里溢出一声低咒,小兔崽子,又给老子惹事!

  他心里是有气的,这三年他又当爹又当娘的将他拉扯大,现在夏夕绾一回来,不过就是送了他一个廉价的笑脸,他的魂儿好像都被夏夕绾被勾走了。

  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刚才在车上将他当成司机,有本事在你娘面前也这么ceo啊!

  陆寒霆拔开长腿出了房间门,来到了陆宸奕的房门边。

  “先生,小少爷不让我给他洗澡,还锁上了房间门。”赵婶焦急道。

  陆寒霆骨节分明的大掌搭上了门把,想开门,但是里面反锁了。

  单手叉腰,他伸舌舔了一下干燥的薄唇,低沉的嗓音透着一股威严凌厉,“陆宸奕,快开门,是不是要我把你的门给踹了!”

  里面没开。

  他妈的!

  陆寒霆抬起遒劲的右腿,“轰”一声踹上了房间门。

  巨大的声响传遍了整栋别墅,带着无比冷厉的怒气和强大的气场,让人心尖发颤。

  客厅里一些年轻的女佣偷偷的向上看了一眼,楼上复古雕花的栏杆,香槟金的水晶吊灯,入眼皆是低调而奢华的装潢,彰显了主人无比尊贵的身份和地位。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