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又不敢拒绝,怕惹怒他,他又将奕奕给带走。

  夏夕绾拧着秀眉,承受着他的亲吻,这一次他没有粗暴的啃咬她,但是吻的依然不温柔,狂风暴雨般洗涤着她的口腔,蹂躏着她娇柔的唇瓣。

  “陆寒霆,好了…奕奕和赵婶待会儿就下来了…”夏夕绾小手抵着他精硕的胸膛,开始小力的挣扎。

  陆寒霆觉得她的声音娇滴滴的,有点欲拒还迎,这三年他照着她的样子去寻找女人,那些女人声音都娇滴滴的,但就是不好听,那刻意的娇嗲让他厌恶。

  只有她,从骨子里溢出来的柔软如水,娇柔芬芳,让他觉得活色生香。

  陆寒霆抱着她亲吻,大手落在了她的小蛮腰上,上下摸索了一下,然后蹙眉哑声问,“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

  “穿的什么衣服,手都伸不进去…”

  夏夕绾瞳仁一缩,没想到他在自家客厅里就这样为所欲为了起来,而且上一次在帝皇会所他不是嫌她脏,不想吻她的吗?

  那现在抱着她亲吻的男人又是谁?

  这时楼上传来了脚步声,还有赵婶的声音,“小少爷,体温计在这里,走,我们下楼吧。”

  赵婶带着小奕奕下楼了。

  夏夕绾整个脑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她当即用力的推搡他,“陆寒霆,儿子来了…”

  她这声“儿子”流露出了一股自然而然的亲昵,陆寒霆眸色沉了沉,有力的健臂如铁箍般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依然亲吻着她。

  “小少爷,你是不是很喜欢夏老师啊,夏老师今晚留下来陪你,你一定很开心吧。”

  楼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赵婶和小奕奕已经转弯下楼了。

  情急之下,夏夕绾张嘴,用力的咬了一口陆寒霆的唇角。

  陆寒霆吃痛,迅速松手。

  下一秒赵婶就带着小奕奕出现在了视线里,小奕奕快速的跑了下来,将体温计递给了夏夕绾。

  夏夕绾觉得自己的脸一定都烧了起来,看着小奕奕什么都不懂的眼眸,又想起陆寒霆刚才对她的恶劣,她就没有办法淡定了。

  这时小陆宸奕抬头,伸出小手指指了指陆寒霆的唇角,疑惑的问道,“爹地,你唇角怎么了?”

  陆寒霆已经站起了身,他高大英挺的伫立着,单手抄裤兜里,刚才夏夕绾咬了他一口,虽然没咬破,但是也留下了一个齿印。

  陆寒霆的眼风扫到夏夕绾那张通红的小脸,随口答了一句,“刚才被一只不听话的小狗给咬了。”

  说完,他拔开长腿直接上了楼。

  赵婶正从楼梯上下来,她早已经在两个人的身上看到了猫腻,她虽然没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但是两个人好像仓促之中分开的样子,夏夕绾低着脑袋,那小脸都红的跟个煮熟的大虾一样了,而陆寒霆脖间的领带松松垮垮的系着,狭长的眼梢里都是成熟男人的风情,再加上他唇角那暧.昧的齿印,整个人有一股说不来的欲。

  纵然赵婶已经是过来人了,但是看到这样的男主人,赵婶都老脸一红,没眼看了。

  小陆宸奕是最单纯的那一个,他迷惑的看了看客厅,没有爹地说的小狗啊,他看向夏夕绾,“仙女老师,刚才我爹地被一只小狗给咬了,你有看到那只不听话的小狗吗?”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