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心一沉,他这是要管控她的人生自由吗?

  他要管她要哪种地步?

  刚才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已经令夏夕绾心惊了,她看着陆寒霆那双幽沉的狭眸,他眸子像渲染开的墨汁,丝毫反不出光,让人看不穿他在想些什么。

  “陆寒霆,你不要这样,就算我可以不去幼儿园上班,但我也有别的事情做啊…”

  “哦,”陆寒霆冷冷的打断了她,他勾着薄唇似笑非笑,“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人要陪?”

  “…”

  陆寒霆来到她柔软的腰窝上用力的掐了一把,“我都忘了,你很快就要去华西州见苏希了,苏希在那里等着你了吧,那里可能…还有你们的孩子,所以你白天不能就陪着我儿子陆宸奕,晚上也不可以陪着我一个男人,是吗?”

  他果然将她和苏希的谈话都听了进去,他知道她要去华西州。

  夏夕绾尽量忽略他这么刻薄讽刺的话,她垂下纤长的羽捷,“我是要去华西州,我去那里有很重要的任务,反正…除了我,你身边有很多别的女人,我们在一起你也会很快就睡腻我的…啊!”

  夏夕绾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寒霆就箍紧了她纤软的腰肢将她轻松的一转,让她面对着他。

  夏夕绾感觉自己的美背抵上了冰冷的流理台,她想动,但是陆寒霆两手撑在流理台上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他脸色阴鹜狰狞的笑道,“夏夕绾,你好像很期待我能睡腻你,你是不是已经在祈祷今天晚上我就将你给踹了,让别的女人爬上我的床,这样你就能逃离我了,对吗?”

  夏夕绾迅速拧起了秀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先放开我,赵婶和奕奕很快就会进来了…”

  看着她排斥抗拒的样子,陆寒霆直接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森冷的弧线,他低头,狠狠的欺上她的红唇。

  这一次他吻得很凶悍,狂风暴雨一样急着宣泄,夏夕绾迅速呼吸不了了,她感觉自己的新鲜空气都被他给掠夺了去。

  夏夕绾难受的将两只小手抵上他精硕的胸膛,她张嘴,又想咬他。

  但是这一次陆寒霆先一步察觉到了她的动作,他伸出大手,用力的捏住了她绝色的小脸蛋,“夏夕绾,你敢咬我试试看!”

  夏夕绾的小脸都被他给捏的嘟了起来,她澄亮的翦瞳羞愤的看着他,无声的抗拒。

  陆寒霆看她的唇鲜红鲜红的,娇艳欲滴,他伸出拇指,用力的按压上她的红唇,看着她的红唇在他的指下一遍遍的失去颜色,等他手指离开后,那鲜红的颜色又饱满水嫩的弹回去,这让他的眸子里跳跃出了猩红的火苗。

  两个人已经做过很多亲密事了,夏夕绾当然知道他现在想要干些什么,三年后再次相遇,他那方面的需求变得很旺盛,一个32岁的男人,在她的面前毫不克制他对她的欲.望。

  就比如现在,夏夕绾觉得他已经用手指将她的红唇给亵.玩了一遍。

  陆寒霆幽幽的看着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想要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他伸手抱她,想将她抱坐在流理台上。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