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蹙了一下英气的眉心,他找夏夕绾,但是那端的人在那里啰嗦了一大推,茶里茶气的,绿茶的茶。

  陆寒霆没有任何的耐心,他直接掐断了电话。

  “喂,奕奕爹地,你还在听吗…喂,奕奕爹地…”那端的宋菲菲在焦急的呼唤着。

  ……

  枫林别墅。

  已经是晚上了,赵婶紧急拉开了别墅大门,“先生,你回来了?”

  陆寒霆回来了,他在玄关处换了鞋,然后往楼上看了一眼,“陆宸奕呢?”

  “先生,小少爷已经睡下了。”

  “恩。”陆寒霆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他解开了衬衫衣袖的纽扣,将衣袖往上叠了两道,露出结实的手腕和名贵的钢表,“夏老师呢?”

  “先生,夏老师在客房也睡下了。”赵婶答道。

  “知道了。”陆寒霆说了这句话然后上了楼。

  陆寒霆回到了自己的主卧,快速的冲了一个冷水澡,然后他穿着黑色丝绸的睡衣出来了。

  用毛巾擦拭了一下湿漉漉的短发,很快就将毛巾给丢开了,他打开主卧的房门,进了客房。

  客房里,台灯开着,昏黄的灯光洋洋洒洒的镀了下来,柔软的大床上蜷缩着一小团,夏夕绾已经熟睡了。

  陆寒霆来到了床边,他看着她熟睡的小脸,因为睡意,她绝丽的小脸蛋粉扑扑的,娇俏又可爱。

  她还真睡得着!

  陆寒霆的手指穿梭进了她的乌发里,垂眸嗅了一口她身上的香气。

  好香。

  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少女体香。

  陆寒霆凸起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两下,直接吻住了她的红唇。

  睡梦中的夏夕绾迅速拧起了秀眉,她感觉一块大石头压在了她的身上,让她喘息不了了。

  好难受。

  蝴蝶蝉翼般的羽捷不安的颤了颤,夏夕绾快速的打开了澄眸。

  下一秒,一张英俊倨贵的容颜在她的视线里无限放大。

  陆寒霆。

  夏夕绾脑袋一白,有点惺忪和茫然,她没有想到陆寒霆今晚回来了,还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他在干什么?

  他吻着她的红唇,用牙齿啃噬她,蹂躏着她娇软的唇。

  夏夕绾觉得难受,真的好难受,她抬起柔白的两只小手抵上了他强健的胸膛,想将他给推开。

  她醒了。

  陆寒霆打开了一条眼缝看着身下的女孩儿,她的苏醒点燃了他所有的热情和沸腾的血液,他当即这个吻里攻城陷地。

  “唔!”

  夏夕绾用力的咬着牙齿,不肯张嘴。

  陆寒霆缓缓松开了她。

  夏夕绾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她一张巴掌大的柔美小脸已经难受的胀红,腻白的眉眼生出了水一样的媚人,声音也染着初醒的细细软软,“陆寒霆,你干什么,你快点放开我。”

  陆寒霆用指腹来回的按压着她已经红肿的唇,“把嘴巴张开。”

  “不要…”

  陆寒霆捏住了她的小脸,性感的薄唇勾出了一道漫不经心的弧线,“夏夕绾,你住在我这里我可不是把你当天女一样供着的,我是一个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有生理需求,如果你不能满足我,可以跟我明说,你立刻搬离这里,以后不许再见陆宸奕,我会找其他女人来满足我。”

  也许他羞辱的次数太多了,夏夕绾的心都已经痛到麻木了,“陆寒霆,我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交易,只是,都说你不会跟同一个女人上第二次床,我都做好了准备,想想办法让你为了我破例,但是我还没有施展拳脚,你每天晚上就急哄哄的跑过来,好像…这三年都没有见过女人一样。”

  她说什么,她竟敢嘲笑他!

  没错,这三年他是没有碰过女人!

  她呢?

  陆寒霆的脑海里窜出了一个画面,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

  一股阴寒的戾气从胸膛那里蔓延开,陆寒霆直接堵住了她的红唇,还张嘴狠狠咬了她一口。

  嘶。

  夏夕绾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她纤柔的身体也疼的蜷缩了起来。

  “放开!”夏夕绾开始挣扎。

  陆寒霆清醒了一些,松开了她的红唇,身下的女孩儿被他弄惨了,清纯的乌发缠在她绝丽的小脸和腻白的粉颈里,唇角被他咬破了,沁出了鲜红的血液。

  敛了敛俊眉,压下了心头那股戾气,只要想到她曾经承欢别的男人身下,他的情绪就有些失控。

  他不说话,直接动手扯她身上的睡衣。

  “陆寒霆,不要,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小日子来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