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并没有离开这个总统套房,而是进了沐浴间,他在大大的浴缸里放了满满的冷水。

  水液打湿了他身上的西裤,但是他根本就没有在意。

  “陆寒霆,你是不是又生气了,对不起,对不起…”夏夕绾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就往他的俊脸上亲。

  陆寒霆没回应,他还躲了一下,但是依然被她亲了好几口。

  现在她再多的热情也不会让他开心,因为他心里清楚的明白这只是一场交易,他赢了,让她低头来找他,让她主动的示好求和,甚至让她主动的献上自己的身体,但是他并没有成功的喜悦。

  “陆寒霆,你怎么了,你不喜欢我啦~”

  夏夕绾纤柔的身体像八爪鱼一样黏在他的身上,见他态度冷淡,她贝齿一咬红唇,缓缓吻上了他凸起的男人喉结。

  她记得,他这里很敏感。

  以前她吻过,他反应很热烈。

  陆寒霆快速的敛了一下俊眸,刚才消散的那几分情愫再次卷土重来,他狭长的眼梢都染上了猩红。

  他恨她,但是他更恨自己。

  他恨自己拒绝不了她,只要她向他勾勾手指头,他就会像条哈巴狗一样乐颠乐颠的跑过去,只要她主动一点诱.惑他,他的身体就会给予最诚实最忠诚的反应。

  他好像已经中了她给的毒。

  夏夕绾自然感觉到了他慢慢灼热的体温,这时她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陆寒霆已经将她打横抱起了。

  夏夕绾当即内心窃喜,她觉得陆寒霆已经上勾了,“陆寒霆,我…”

  夏夕绾想说话,但是下一秒陆寒霆手一松,咚一声,她直接跌落进了大大的浴缸里,冷水从四面八方蔓延而来,瞬间将她淹没。

  啊

  夏夕绾毫无防备的被丢进了浴缸里,她手脚并用的在冷水里扑腾了好几下才将小脑袋给露了出来,现在她无比的狼狈,就像一个落汤鸡。

  “陆寒霆,你干什么?”夏夕绾胡乱的抹了一把小脸上的水珠然后震惊的看向浴缸外面的男人。

  陆寒霆身高腿长的伫立着,他冷眼睨着她此刻的恼怒和狼狈,然后掀了掀薄唇,“清醒了么?”

  “什么?”

  “我不想跟一个酒鬼上.床,夏夕绾,难道现在你跟我在一起都需要喝酒助兴了吗,你想麻痹自己?”陆寒霆那双鹰隼般的狭眸无比犀利的盯着她看,好像已经看穿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上都挂着晶莹的水珠,现在羽捷颤动,她那双澄眸里露出了几分心虚。

  没错,她不想跟他做那些亲密的事情,每一次他都会将她给弄伤,她觉得好痛。

  而且他有过那么多女人,就在昨天晚上他才跟那个宋菲菲在大床上滚过,只要想到这个,她就想吐。

  她必须将自己喝醉了,必须先麻痹自己。

  陆寒霆已经从她的脸上得到了答案,他精硕的胸腔里迅速翻涌出了滔天的怒火,不过他竭力压制着,“夏夕绾,我可以让你先见陆宸奕。”

  “真的?”夏夕绾完全没有料到陆寒霆不但没发怒,还这么好心的让她先见奕奕,他肯定是有什么条件。

  果然,陆寒霆接着道,“见完奕奕,我希望你在我身下不是一根木头,我不喜欢奸.尸,明白我的意思吗?”

  夏夕绾小脸一白,她明白了,本来陆寒霆就表达的很直接。

  几秒后,她点了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陆寒霆懒得看她,直接转身出去了。

  ……

  夏夕绾已经醒酒了,她快速的收拾了自己,然后走进了房间,陆寒霆不在房间里,不过他速度很快,崇文已经将小陆宸奕给接过来了。

  两天没有看到小陆宸奕的夏夕绾迅速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小奶包,“奕奕,夏老师终于见到你了,夏老师好想你哦,你有没有想夏老师?”

  “恩,我也很想仙女老师哦。”小陆宸奕点头,嗓音稚嫩还带着几分奶气。

  “奕奕,你终于会说话啦。”夏夕绾惊喜万分的看着小陆宸奕,她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下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