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小妻霸道宠夏夕绾 第1095章 抵抗不了媚术

小说:天降小妻霸道宠夏夕绾 作者:夏夕绾陆寒霆 更新时间:2020-09-14 16:2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们兰楼先祖听到鲛人族公主这样的咒,当即仰头大笑,先祖将上古利器轩辕剑一点一点的从自己的心脏里拔了出来,然后用力的插入了兰楼古国的地基里,兰楼古国的大门从此封闭,这抵挡了华西州千军万马的屠戮,但也因此消亡在了海上,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间。”

  “先祖在身亡的最后一刻,以自己的鲜血为誓,并留下预,百年之后兰楼有女,必当绝艳天下,狼之铁骑再现世间之时,就是华西州灭国之日。”

  “先祖带着滔天的怒恨,死在了那个血气冲天的夜晚。”

  夏夕绾听着那段惊心动魄的往事,关于华西州,兰楼古国和鲛人族之间沉封的那段过往,原来兰楼古国的消失之谜就是这样的,兰楼古国消失在了华西州和鲛人族的联手屠戮里。

  兰楼古国的先祖不愧是一代传奇女性,她一身被鲜血染红的红裳,手执轩辕剑,亲手斩断了兰楼古国的地基,封锁了兰楼古国的大门,为兰楼古国留下了世世代代繁衍不息的根本。

  不过,夏夕绾也从这段故事里听出了兰楼先祖对华西先祖刻骨铭心的仇恨,其实从她在兰楼苏醒,她就已经感觉到了兰楼子民心里种下的对华西州的仇恨种子,这种子也在世世代代的繁衍和传承,恐怕这两国永远不会有和解的那一天。

  夏夕绾巴掌大的绝色小脸上并没有什么情绪波澜,不过她站起身,来到了窗外,看着窗外的月色。

  “绾绾,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你跟陆寒霆?”林水瑶开口问。

  夏夕绾点了点头,“恩,陆寒霆身上流淌着赤子之血,璎珞阿姨应该就是当年那个跟上官腾一起出生的公主,只不过后来逃亡时,被一个丫鬟带去了帝都城。”

  其实二十多年前林水瑶和柳璎珞成为闺蜜的时候,并不知道柳璎珞就是华西州主君上官腾的皇妹,后来陆寒霆拥有赤子之血的事情曝光,林水瑶很容易就猜到了这一切。

  苏希手里掌握着天下要事,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秘密,这些小秘密就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武器,想知道华西州的王宫密事并不难。

  在夏夕绾来华西州之前,苏希就选中了王蓉,所以这一战直接告捷。

  自古以来,玩弄人心,是最厉害的。

  林水瑶也看向窗外的月色,“绾绾,我们兰楼和华西有着太深的仇恨,你如今贵为兰楼公主,很快就要成为新一代女王,你有你的使命,有你的子民,所以如果陆寒霆君临天下的话,你们永远不会有在一起的那一天。”

  “我知道。”夏夕绾点头,“所以,我并不想让璎珞阿姨和陆寒霆知道他们的身世,这样就挺好的。”

  “你璎珞阿姨性情清冷,不会在乎这些身外名,知道或者是不知道,对她没什么区别,就是陆寒霆那里…”

  林水瑶顿了一下然后道,“刚才阿希已经送来了消息,你璎珞阿姨的那个假生母现在在上官旭的手里,绾绾,你怎么看那个上官旭?”

  夏夕绾道,“上官旭作为华西州的第一猛将,有勇有谋,当下的时局他看得很清,游走之间却不想参与,很明显,他对皇权并没有觊觎之心,他一直在审时度势,一直在等,既然他拿捏了那个丫鬟,就说明上官旭一直在等一个人,等他的主人,等这华西州真正的主人,上官旭再找陆寒霆!”

  林水瑶点头,“是的,这个丫鬟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我试探过了,你璎珞阿姨肯定是要见这个假生母一面的,现在假生母在上官旭手里,恐怕人家已经守株待兔了,只要你璎珞阿姨去赴约,身世立马曝光。”

  夏夕绾想了一下,“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

  林水瑶见自己女儿淡定从容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已经有了思量,只是从上官旭的眼皮底下将这个丫鬟给弄出来,这个很不容易。

  “绾绾,明天要不要阿希出手?”

  “不用了,现在还不是苏希哥哥出场的时候,苏希哥哥太耀眼了,反而会惹来一大堆的麻烦。”夏夕绾果断的拒绝了。

  林水瑶就没有再说话,关于权谋,夏夕绾这个女儿比她更出色。

  母女俩站在窗前,林水瑶轻声道,“绾绾,鲛人族公主对华西州世世代代的主君都下了咒,他们都逃脱不了鲛人族的媚术,纵然当年华西州先祖与我们先祖曾经情深似海,依然中了媚术,血洗兰楼,刺杀了我们先祖。”

  “这个上官腾这些年对婳妃盛宠不衰,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婳妃在鲛人族里是什么样的地位,地步越高的人,媚术才越厉害,但可以肯定的是,上官腾也中了媚术。”

  “陆寒霆拥有赤子之血,是华西州下一任真正的主君,绾绾,你说他能抵抗得了媚术吗?”

  夏夕绾看着天边那轮圆月,现在局势有点复杂,婳妃,上官蜜儿,上官凯,很明显都是来自于鲛人族。

  当年兰楼先祖率先狼之铁骑,千里追月,踏平了鲛人族,但是鲛人族公主和很多族人在颠肺流离里生存了下来,这个婳妃还潜伏在了上官腾的身边,那现在鲛人族躲藏在哪里,她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夏夕绾嗓音清丽的出声道,“妈咪,你问我陆寒霆能否抵挡鲛人族的媚术,这个我不知道,多少缱绻深情抵不过繁华的诱.惑,曾经的海誓山盟转头即成空,不过…”

  林水瑶看着夏夕绾,“不过什么?”

  此时窗外的清风拂动了进来,吹散了夏夕绾一身的白裙轻纱,她伫立窗前,整个人翩然欲仙,额头那鲜红的三瓣花在这么一刻好像活了过来,绝色风华。

  夏夕绾轻声道,“不过,当年鲛人族在先祖的手下苟延残喘了下来,这一次她们就没有那么幸运,定有一日,我会继承先祖遗愿,拔出轩辕剑,复兴兰楼,再度率领狼之铁骑出征,踏马平川,让她们消失在这个世间。”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