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小妻霸道宠夏夕绾 第1110章 陆寒霆说,笨蛋!

小说:天降小妻霸道宠夏夕绾 作者:夏夕绾陆寒霆 更新时间:2020-09-14 16:2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什么?

  那位神秘低调的大boss现身了,只是为了不让人在这里拍照,为什么呀?

  赵总十分的为难,真是两边都不敢得罪,他赔笑道,“九凌王,兰楼公主,你们看这真是…”

  上官旭松开了夏夕绾,夏夕绾站直了身,“九凌王,要不今天就算了吧,不要让人为难。”

  上官旭点头,“行,这里虽然不能拍照,但是风景不错,而且听说早晨的云海是最美的,我们可以留下来住一晚。”

  夏夕绾看着这里的美景,今晚也不打算走的,难得出来放松一下,“好。”

  ……

  夏夕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这时“叮”一声,她的手机来短信了。

  点开一看,是陆寒霆发过来的过来,到我房间来。

  夏夕绾羽捷一颤,上一次在王宫外,他要带她回家过夜,这一次在云海,他要她去他房间,他的脑袋里除了这些没有别的了吗?

  夏夕绾没有回,她才不要去!

  另一个房间里,陆寒霆没等到夏夕绾的回信,她明明已经看到短信了,但是装死,拒绝的意思很明显了。

  陆寒霆将薄唇勾出了一道浅浅的弧线,然后他发送了一条短信出去陆宸奕,给你半个小时,速来云海。

  两分钟后,手机安安静静的,小陆宸奕竟然也没有回他!

  “…”陆寒霆就纳闷了,小陆宸奕这个高冷的性格是像他呢,还是不回他短信的性格随了他妈咪?

  陆寒霆又补了一条短信你妈咪在云海。

  下一秒,“叮”一声,小陆宸奕的回信瞬间就来了马上就到。

  陆寒霆,“…”

  ……

  总统套房里,夏夕绾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牛奶玫瑰浴,但是她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将额头撞到了磨砂玻璃门上,额头破了。

  她穿上睡衣,光着雪白的小脚丫站在梳妆台前,伸出纤白的小手处理额头的伤口。

  额头的伤口有点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现在还觉得疼。

  房间里医药箱,夏夕绾拿出了医药箱,准备再处理一下。

  这时“叮铃”一声,房间的门铃响起了。

  有人敲门。

  是谁?

  夏夕绾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门。

  “仙女老师~”小陆宸奕直接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夏夕绾的小腿。

  “小奕奕,你怎么来了?”夏夕绾完全没想到小奕奕会过来华西州,她双眼一亮,迅速伸手摸了摸小奶包的额头。

  “仙女老师,我跟我爹地一起来的哦,有没有很惊喜?”小陆宸奕奶声的笑道。

  这时耳畔响起一道沉稳的脚步声,夏夕绾抬眸一看,陆寒霆信步走来了。

  他换了衣服,身上穿了一件手工版的白色衬衫,下面黑色西裤,男神的经典搭配,额头的刘海被推上去,露出他英俊如雕琢的五官轮廓,他从红毯上走来,动作优雅的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他竟然也来了?

  刚才发短信让她去他房间的人,现在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陆寒霆走了过来,他幽深的狭眸看了一眼她的小脸,然后落在了她腻白的额头上,英气的剑眉倏然一蹙,他沉声问道,“怎么受伤了?”

  夏夕绾刚洗过澡,湿漉漉的长发挂在肩头,衬的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越发绝色如画,她的肌肤像剥了壳的鸡蛋白,白嫩莹玉的没有丝毫瑕疵,现在她美人尖的额头上多了一道血口,看着十分刺目。

  他一眼就看到了她额头的伤。

  夏夕绾下意识里伸出小手挡了一下额头的伤口,“没事。”

  “仙女老师,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小奶包表示很生气,“谁欺负你了,你将这个人告诉我爹地,我爹地可是很厉害的哦,我爹地会帮你报仇的。”

  夏夕绾心里“恩?”了一下,她怎么觉得小奕奕开始向她推销自己的爹地了?

  但是看着小陆宸奕稚嫩又天真的小脸,里面溢满了对她的担忧,夏夕绾又觉得自己多想了。

  “爹地,”小奶包一把拽住了陆寒霆的西裤,稚气的问,“你来告诉仙女老师,你会保护仙女老师的对吧?”

  陆寒霆幽深的目光落在了女人这张巴掌大的绝色小脸上,没说话。

  夏夕绾就觉得他的目光有点深有点热,她迅速避开了他的目光,“小奕奕,谢谢你。”

  “不用谢,以后我和爹地都会保护仙女老师的哦。”小陆宸奕郑重的说道。

  “…”

  夏夕绾心头一软,看着小奶包粉雕玉琢的小脸,夜明珠般曜亮的黑眸,她露出了柔软而温暖的微笑。

  她好喜欢小奕奕。

  这时陆寒霆拔开长腿走进了房间,嗓音低沉磁性道,“进来,我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

  夏夕绾本能的拒绝,“不用了…”

  但是下一秒,什么鬼?

  她扭头看向男人,陆寒霆已经身高腿长的立在了她的房间里,那自然而肆意的姿态好像这里是他的房间!

  她好像拒绝了他,不让他进来的吧?

  他怎么就进来了呢?

  “仙女老师,我们进房间吧。”这时小奶包一把拉住了夏夕绾的小手。

  夏夕绾,“…”

  ……

  房间里。

  夏夕绾坐在了柔软的大床上,陆寒霆立在床边,骨节分明的大掌拿着沾了酒精的棉签帮她处理着额头的伤口。

  嘶。

  夏夕绾疼的抽吸了一声。

  陆寒霆停止了动作,现在他站着,她坐着,他很容易就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锁定着她,“很疼?”

  “有点。”

  陆寒霆就用棉签戳了戳她的伤口。

  他在干什么?

  她已经很疼了,他还戳她的伤口。

  夏夕绾被他疼出了一眼的泪花,抬着小脑袋瞪向他,没好气道,“陆总,你故意的,这样恶作剧很好玩吗!”

  陆寒霆勾着唇角,几分轻嗤,“笨蛋!”

  “…”

  夏夕绾心头一跳,男人压低的嗓音将这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竟然让她产生了一种被疼爱的错觉。

  笨蛋!

  夏夕绾的目光有点呆,但是白皙的眼眶因为疼痛而红红的,密梳般的羽捷上还沾着一点湿润的水珠,多么楚楚可怜,陆寒霆觉得心动,不禁柔了嗓音,“真疼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