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了,门外传来了管家福伯的声音,“少爷。”

  陆寒霆淡淡的掀了掀薄唇,“进。”

  福伯推门而入,“少爷,少奶奶…怎么处置?”

  陆寒霆英挺的伫立在床边,男人一米八七的高个,身上最简单的白衬黑裤,但那昂贵的布料像是手工版的,衬的他颀长如玉,气质卓然。

  陆寒霆垂着眸,手指娴熟的翻转着衬衫衣袖上的那颗熠熠发亮的银扣,他漫不经心的看了夏夕绾一眼,“你还不知道吧,幽兰苑后院养了两头狼,不如…将你丢进去喂食?”

  夏夕绾心头一紧,这门婚事是老一辈订下的,海城四大豪门,陆,顾,霍,苏。

  陆家少主只手遮天,传说是最年轻最俊美的一代商界大佬,不过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相当神秘。

  幽兰苑地处偏僻,一看就不是豪门,夏家派人调查过幽兰苑,只调查出幽兰苑里有祖孙俩,这孙子还就是传说里的这位病入膏肓的鬼夫。

  李玉兰最大的心愿就是将两个女儿嫁入海城四大豪门,幽兰苑这个结果,李玉兰真是恨不得刨开夏家的祖坟问一问老一辈当初怎么订了这门鬼婚。

  李玉兰不想让女儿嫁,但是夏振国为人封建孝顺,不愿意违背老一辈订下的婚约。

  她的女儿不可以嫁的,李玉兰就想到了夏夕绾,所以将她接了回来替嫁冲喜。

  所以在夏夕绾的认知里,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但是此刻她疑惑了。

  眼前这个男人举高投足都散发着高高在上的睥睨感,从骨子里流露出一股冷贵优雅,就像是发号施令的王,让人忍不住膜拜。

  他还在后院里养狼,狼,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消遣的娱乐。

  夏夕绾想说话,但是这时男人突然将两手撑在了桌面上,他轻敛俊眸,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管家面色大变,迅速道,“少爷,我现在就去叫医生来!”

  夏夕绾澄亮的眸子往下移,他撑在桌面上的两只大手已经青筋暴跳,像是发病的征兆。

  他有病?

  而且,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

  这时夏夕绾就撞上了男人一双猩红的狭眸,陆寒霆扭头看着她,话是跟管家说的,“让她滚!”

  管家迅速道,“少奶奶,你快点走吧。”

  夏夕绾知道自己不能走,这一次她带着目的回夏家,需要幽兰苑新娘这个身份。

  夏夕绾眸光澄亮的看向陆寒霆,没有丝毫的闪躲,“你有病,什么病?我略懂医,善针灸,可以给你治病。”

  陆寒霆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森冷的弧线,几乎从喉头里滚出一个字,“滚!”

  夏夕绾不但没有滚,还走近他,“刚才我嗅到你身上有百合,茯苓,天麻等名贵药材的味道,这些都是治疗…失眠的中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患有睡眠障碍,夜不能寐。”

  管家震惊的看着夏夕绾,“少奶奶,你…”

  夏夕绾一双澄亮的翦瞳落在陆寒霆英俊的面上,“你的睡眠障碍到达什么程度了?睡眠障碍一旦进行到深度,会严重影响人的精神状态,身体疲累到了极致却得不到休憩和放松,这会让你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自己,那个自己阴郁,暴躁,可怕,近乎病态。”

  陆寒霆狭长的眼角越来越红,英俊的眉心已经覆上了一层阴郁之气,他伸手,一把掐住了夏夕绾的脖子。

  少女的粉颈十分细嫩,只要他轻轻一捏,她就没命了。

  “少奶奶,你不要再刺激少爷了!少爷,快点放开少奶奶吧!”管家急的就差冲上来了。

  能呼吸到的新鲜空气越来越稀薄,夏夕绾一张小脸慢慢的胀红,不过她小手一转,快速的将一根银针刺进了陆寒霆的穴道里。

  陆寒霆手一松,坐在了沙发上。

  夏夕绾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一次回来她还不想将命丢在这里,刚才她也是怕的。

  眼前这个男人太危险,不说他神秘的身份,就单是睡眠障碍就可以随时将他从一个优雅矜贵的男人变成一个怪物。

  不过,她没有退路了,只能放手一搏。

  夏夕绾调整了一下呼吸,来到了他的身后,然后抬起纤白的手指放在他的太阳穴上,帮他按摩。

  陆寒霆阖上英俊的眼眸,掩去了眸里的猩红,“你的治疗就是帮我按摩?”

  “心里乐着吧,你可是我按摩的第一个男人。”

  “说的好像你不是第一个有幸给我按摩的女人一样。”

  “…”

  没法聊天了。

  “留下我,我们和平相处,你不过问我的私事,我帮你在奶奶面前演戏,还可以帮你治疗失眠,怎么样?”

  陆寒霆没有说话。

  当夏夕绾将一根细长的银针推进陆寒霆脑部穴道时,陆寒霆闭上了眼,脑袋倒进了沙发里。

  夏夕绾迅速伸手,轻轻而温柔的接住了他倒进来的俊脸。

  他睡着了。

  一边的管家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别人不知道自家少爷的身份,他岂能不知,他家少爷可是陆家少主,天之骄子,十几岁玩转商界,一手缔结陆氏神话。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自家少爷…谈判,更何况还是一个女孩。

  这些年能有幸见到少爷的女孩全都是两眼冒粉红泡泡,思慕,爱恋,恨不得扑到少爷怀里。

  眼前这个少奶奶这么的特别,即使在发病的少爷面前也冷静,坦然,聪慧。

  更惊奇的是,少爷竟然睡着了!

  少爷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给少爷治疗失眠的大师可都是世界top榜上的,可都没有用,但是少爷在少奶奶的手心里睡着了!

  “少奶奶…”管家出声。

  夏夕绾将手指贴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噤声手势,“出去吧,这里有我。”

  不知道为何,管家竟然觉得这位少奶奶身上有一股让人心安的力量,他听话的退了下去。

  ……

  房间,寂静无声。

  夏夕绾让他在自己的手心里休憩了片刻,等他进入深度睡眠,她才将他放进了沙发里,又给他盖上了被子。

  做好这一切,夏夕绾合衣上.床,进入了梦乡。

  这时,沙发上的陆寒霆缓缓睁开了眼,醒了。

  陆寒霆起身来到床前,伸出修长的手指去揭夏夕绾脸上的面纱。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