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从床上坐起了身,她将他的回信来回看了三遍,最后颤抖着指尖发给他:流氓!

  看到“流氓”两个字的陆寒霆挑了一下剑眉,喉头里溢出了低低而愉悦的笑声。

  她性格聪慧从容,很少有生气炸毛的时候,他知道他将她给惹急了。

  陆寒霆慢条斯理的回了一个骂我?回去再收拾你!

  ……

  夏夕绾又躺回了床上,她现在整个人就像是煮熟的大虾,他最后那句“回去再收拾你”简直让她无法直视。

  用力的闭上眼,夏夕绾将脑海里陆寒霆那张可恶的俊脸给甩掉了,然后开始考虑正事。

  很明显苏希这一次回来就是跟她作对的,他现在是海城四大豪门,有权有势有地位,很难对付。

  这种情势对她十分的不利。

  还有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苏希说她脏了,还说她是别人穿过的破鞋?

  夏夕绾跟叶翎聊了这个话题,叶翎变态希在放p,我家绾绾还是处呢。

  夏夕绾可是他为什么这样说?

  叶翎去问他。

  夏夕绾觉得十分有道理,自己在这里猜来猜去是没有用的,她要找机会当面问清楚。

  叶翎绾绾,说真的,变态希没有那么难搞,他喜欢你,对待男人,如果你愿意,你就可以。

  夏夕绾没有再回,她当然明白叶翎是什么意思,对待喜欢自己的男人,其实有很多办法可以化被动为主动的。

  ……

  夜晚,苏希将夏小蝶带到了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苏希刚洗过澡,身上披了一件白色浴袍,他往高脚杯里倒了一点红酒,优雅的抿了一口。

  这时沐浴完的夏小蝶从后面抱住了他,“苏希哥哥,你说我爸是不是很爱夏夕绾的妈咪,这么多年都念念不忘?”

  苏希看着落地窗外的霓虹灯,勾了一下薄唇,“怎么这么说?”

  “我知道我爸的皮夹里一直放着夏夕绾妈咪的照片,那张照片他宝贝的很,从来不让别人碰,而且这么多年了,我爸不许任何人说夏夕绾妈咪的坏话,今天我妈说了,我爸就像变了一个人,他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绝对不会在公开场合让别人看笑话的,但是他竟然在酒店外面就打了我妈一巴掌。”

  苏希脑海里浮现出一张绝丽的容颜,淡淡道了一句,“夏夕绾妈咪是一个传奇女子。”

  夏小蝶没有见过夏夕绾的妈咪,十年前夏夕绾妈咪去世了,这个女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很难再听闻她生前的那些消息。

  夏小蝶也想过,想要在这座四九城里抹去一个人全部的信息,这需要多大的一只手,多么强悍的力量。

  每当想到这里,夏小蝶都觉得害怕。

  “苏希哥哥,我妈有一点没有说错,夏夕绾勾引男人的本事真的好厉害,她嫁到幽兰苑去冲喜,又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小白脸,现在又跟帝豪酒店扯上关系,她不知道有过多少男人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