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这么一吼,夏夕绾吓得躲进了墙角里,一双黑漉的澄眸水汪汪的盯着他看。

  陆寒霆喘了一下呼吸,强忍着精硕胸膛的上下起伏,“别拿一副你知道你做错了事,但是我凶你就是我不对的眼神看着我,我不会可怜你的。”

  夏夕绾两只纤白的小手扒着墙面,“对不起陆先生,我承认我故意没有接听你的电话,也是故意不回你信息的,请你以后…不要对我好了,我怕我还不清,我不想欠你的。”

  陆寒霆薄凉的勾了一下唇,“你将你和我分的这么清?”

  夏夕绾点头,“我是我,你是你,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陆寒霆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他引以为傲的自律在她面前一再的破功。

  她手误的一张限制级照片将他勾的昼夜不分,风尘仆仆的赶回来,她突然的冷漠和疏离让他觉得心口郁结,烦躁,几乎失控。

  什么时候起她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心智?

  陆寒霆从喉头里发出一道低哑的笑声,无情的嘲笑她,“小缩头乌龟。”

  夏夕绾扒紧了墙面,没错,她就是小缩头乌龟,她不敢将自己的真心交给他。

  陆寒霆话锋一转,英气的剑眉挑了上去,“好啊,既然你分的这么清,那我今天救了你,你是不是该表达你的谢意?”

  夏夕绾眨了眨纤长的羽捷,“我不是谢过你了么?”

  “你再跟我装糊涂?女人向男人表达谢意的方式你真的不懂?你身无长物,唯一能让我看得上眼的东西也只有…”

  夏夕绾迅速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许他乱说。

  四目相对,他们在彼此的眼底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满满的都是彼此。

  陆寒霆亲了一下她柔软的手心。

  夏夕绾只觉得被亲过的手心被火烧了一样,她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小手。

  这时视线里一黑,陆寒霆低眸就吻了下来。

  铺天盖地的吻,从她的面纱钻到了里面。

  夏夕绾有些眩晕,他身上那股干净清冽的男人味特别的好闻,让人忍不住沉迷。

  她一直戴着面纱的,可是上一次尝到了甜头,他就这么无赖的吻法,钻进去亲吻。

  夏夕绾迅速抵着他精硕的胸膛想将他给推开,但是他如铜墙铁壁般纹丝不动。

  纤白的手指蜷了起来,指尖拽到了他身上的黑色西装,上等的布料带着商界成功男士的迷人质感。

  很快,她就将那块的布料给拽成了褶皱。

  陆寒霆放开她,将自己的俊脸贴在了她清纯的长发上,深深的嗅着她发上散发的香气。

  夏夕绾双腿发软,牛奶白的肌肤上都染上了樱花的粉润之色。

  陆寒霆阖了阖俊眸,掩下眼梢的猩红,“那个苏希是你以前的未婚夫?”

  病房里灯光昏暗,他将她堵在墙角里,夏夕绾努力贴着墙壁,不去靠他,“恩。”

  “你需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不管如何你现在都是我的陆太太,跟所有男人保持安全距离,你敢跟谁勾搭上,我先灭了他再来收拾你,听懂了么?”陆寒霆话里带了一股威胁的意思。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