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抬头,撞上了陆寒霆那双狭眸。

  陆寒霆坐在牌桌的主位上,身上是精良的黑色衬衫黑西裤,他在抽烟,修长的两指里夹着猩红的火苗,吞云驾雾。

  霍西泽喊的时候,陆寒霆刚抽了一口烟,然后他抬头看向了夏夕绾,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俊颜,不过隐约看到他英气的眉心微微蹙了起来,几秒后将嘴里的一口烟雾缓缓吐了出来。

  夏夕绾被强推了进来有些尴尬,现在撞上陆寒霆,更尴尬了几分。

  “霍少,这个小美人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你们1949最漂亮的姑娘还不在这里,霍少你太不够意思了,竟然藏着掖着。”有老总笑道。

  很明显这些男人将夏夕绾当成这里陪酒的姑娘了,对此霍西泽打量了一下对面陆寒霆的面色。

  陆寒霆已经收回了目光,将手里的一张牌给丢了出去,神色深沉淡漠。

  这是什么意思?

  吵架了?

  冷战了?

  装不认识了?

  霍西泽悄咪咪的笑了,太好了,他又可以看八卦了,而且他是看戏不嫌事大,直接招呼夏夕绾,“你,快过来给我们倒酒,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呢?”

  有一个油腻的老总伸手就拽住了夏夕绾的纤臂,“小美人,你脸上戴着面纱干什么,看你身材这么好,脸蛋一定也不差吧,摘下面纱让大爷们看一看啊。”

  油腻的老总直接去揭夏夕绾脸上的面纱。

  夏夕绾敏捷的避开了这只咸猪手,秀眉轻拧,“我看你们是搞错了,我不是这里陪酒的小姐,快放开我!”

  “小美人,你知道这里都是些什么人么,你是不是这里陪酒的小姐你说的不算,我们说了才算!”

  夏夕绾想起刚才那个经理千叮万嘱的事情,说这里都是海城的大人物,她得罪不起。

  夏夕绾也不想惹上这些麻烦,但是今天运气太糟糕了,竟然被推进了这个局里。

  “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赌这个小美人摘下面纱后,究竟是貌丑无颜,还是貌似天仙。”

  “好啊,这个有趣,我就赌貌丑无颜吧,如果她貌似天仙早就摘面纱了,要知道美貌可是女人最大的武器。”

  “我赌貌似天仙,因为这个小美人的身材真的是…好的让人忍不住啊哈哈哈。”

  这种场合里男人的谈话总是荤素不忌,夏夕绾被困在里面,成为了男人间的话题。

  今天夏夕绾穿了一件小香风裙子,流苏的裙摆在膝盖下方,乖乖的,她骨架纤柔,不是那种很夸张的s曲线,而是少女娉婷的曼妙,透着几分禁忌的纤尘。

  哪怕她什么都没有露,这豪华包厢里穿着清凉的美女们早就被她给压了下去。

  夏夕绾看了主位上的陆寒霆一眼,男人敛着眼睑在抽烟,身边有美女相伴,没有再看她一眼。

  现在的他高高在上,薄冷无情。

  就算她深陷困局,他也不会出手相助了。

  他将她当成了陌生人。

  虽然这就是她希望的,彼此划清界限,但是夏夕绾依然觉得心里很疼。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