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酒杯递到了他的唇边。

  陆寒霆一手托着她纤柔的腰肢,缓缓将她喂来的红酒给喝了下去。

  他喝酒的时候还拿眼神看着她,夏夕绾俏脸更红,总觉得自己跟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时霍西泽鼓掌道,“好,这酒我二哥是喝下了,但是这三千万怎么算啊?”

  霍西泽带头一起哄,众人纷纷附和,

  就是啊小美人,这三千万可不是小数目,不然你让陆总帮你还了?

  虽然陆总随便玩一玩都不止三千万这个数,但是陆总也不能白白花了这三千万啊,所以小美人,你也要拿出什么东西跟陆总做交易。

  霍西泽笑道,“我们1949的陪酒小姐可都是有价格单的,什么价位对应什么服务,来啊,把价格单拿出来看看。”

  迅速有人将价格单送到了夏夕绾的面前,这三千万已经够买1949当红头牌一个晚上了。

  夏夕绾迅速将价格单合上了,她感觉自己上了贼船,这些人都是故意的。

  她想要起身。

  但是陆寒霆扣着她柔软的纤腰不许她乱动,将她霸道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夏夕绾,我是不是太惯你了,让你在我怀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夏夕绾抬眸看着他,“要不然呢,今晚我是跟你在这里现场表演,还是跟你回酒店?”

  陆寒霆将薄唇勾出了一道邪佞的弧线,“你选择,我都可以。”

  “你!”

  陆寒霆的目光从她盈亮的翦瞳落在了她的面纱上,“都不选也可以,你把面纱摘了。”

  他想要她摘面纱。

  以前有几次他也想要摘她的面纱,不过她拒绝了,他就没有再勉强,这一次不同了,他一定要她摘面纱。

  夏夕绾看到了他眸里不容置喙般的强势,她不禁勾唇,冷笑道,“陆总确定看一眼我的脸就值三千万,如果我真的貌丑无颜呢,你岂不是亏惨了?”

  陆寒霆挑眉,染上了几分笑意,“我花我的钱我都没心疼,你在心疼什么,你不是不想做我的陆太太了么?”

  夏夕绾语结,然后道,“你想看,那我就摘给你看。”

  她同意摘面纱了。

  陆寒霆看了霍西泽一眼,霍西泽迅速赶人,“走了走了,都出去,不要留在这里碍眼。”

  所有人都被赶走了,霍西泽自己没走,夏夕绾从小就戴着面纱,他也很好奇夏夕绾究竟长什么样?

  是貌丑无颜,还是貌似天仙?

  但是很快陆寒霆就一个眼神杀了过去,霍西泽一溜烟的走了,“我走我走,二哥你看了之后告诉我哈,我先走了,给你们把风。”

  所有人都走了。

  耳畔清净了,夏夕绾抬起纤白的小手,缓缓摘下了自己的面纱。

  陆寒霆第一次看到了她的俏脸。

  两蹙柳叶眉,盈亮夺目的翦瞳,秀琼如管玉般的小鼻翼,下面是唇线无比姣美的菱唇。

  这些精致清丽的五官拼凑在一起,说不出的纤尘绝色。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