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停止了笑声,那对精致的柳叶眉往上一挑,澄眸水汪汪闪亮亮的,然后拉住他的大手,放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

  陆寒霆眸色暗了几个色调,挣脱她的小手就要解她衣扣。

  “陆先生,很抱歉,我小日子来了。”夏夕绾出声道。

  什么?

  陆寒霆一僵,“你在说什么?”

  “我小日子来了,所以刚才将你的裤子给弄脏了。”夏夕绾看着他重复道。

  陆寒霆一张俊脸都黑了,有力的健臂伸过去就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夏夕绾,你来小日子还敢这么撩我,我看你真是皮痒了!”

  夏夕绾觉得他是真生气了,也不敢老虎头上拔毛,迅速将他的大手又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我的小日子真来了,今天你不为难我的话,我也不会撩你,你别生气,我肚子有点不舒服。”

  听她说肚子不舒服陆寒霆只能忍了忍脾气,他的大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来回按摩了几圈,“疼么?”

  “不疼,就是胀胀的,不舒服,陆先生,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

  “说。”

  “能不能给我买一包…卫生棉?”

  卫生棉?

  陆寒霆迅速蹙眉,他从来没有买过这种东西,所以拒绝道,“我不去。”

  夏夕绾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坐起了身,用雪白的小脚丫踢了踢他,“陆先生,真的麻烦你了,你快去嘛,不然很快就要将你的床单给弄脏了。”

  陆寒霆也坐了起来,她踢的一点不疼,像小奶猫的爪子盯着他的大腿挠,他一把拽住她纤细的足踝,“你再踢我?”

  夏夕绾迅速抽回自己的小脚丫。

  怕她冷,陆寒霆将她的小脚丫塞进了被子里,然后起身,先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然后去买卫生棉了。

  ……

  顾夜瑾出差去了,连夜回来,刚到1949酒吧。

  霍西泽迅速迎了上来,还将今天包厢里发生的八卦讲给顾夜瑾听,然后好奇的问,“夜瑾哥,你说这位替嫁二嫂究竟是貌丑无颜还是貌似天仙啊?”

  顾夜瑾还没说话,这时陆寒霆从外面回来了,他里面换上了白色衬衫,外面罩了一件连帽的大衣,格外的年轻俊俏。

  陆寒霆手里还拎了一个袋子。

  “二哥,你出去买什么了,怎么不让手下去买?”霍西泽问。

  陆寒霆没说话。

  顾夜瑾看了袋子一眼,幽幽道,“这是女人的卫生棉吧?”

  霍西泽张大嘴巴,“什…什么,二哥,你给谁买卫生棉啊,我艹,二哥你怎么能去买这种东西呢?”

  顾夜瑾的多嘴让陆寒霆有些不悦,于是他就看了顾夜瑾一眼,“这么熟悉,你给女人买过?”

  这下顾夜瑾不说话了。

  陆寒霆上了楼。

  “夜瑾哥,二哥可是吵完架后才来这里住两天的,现在是什么情况,二哥自己生了两天闷气就自己好了,这大晚上还给二嫂去买卫生棉,我看二哥真的是被这位二嫂给吃的死死的了。”

  ……

  陆寒霆回了总统套房,夏夕绾已经进沐浴间洗澡了。__100